卷茶

有一天离经叛道

【恋与】818那个X众口碑app上服务1颗星的Souvenir

*论坛体 ooc属于我

*这是下篇


如果你没看过上 → 戳我


1479L 楼主回复

哇我真是谢谢你们了,还贴心地来叫我去领失物。今天太晚了,照老板的脾气现在肯定关门了。啊不对,说不定今天根本就没有开门营业过。

虽然这个视频的转发量和评论量非常多,还在持续增长,很火爆的样子。我想大概老板的作风不会有任何改变。这种人肯定是一直我行我素!以后也会继续这样吧!

尽管我真的不太想再踏入暴君的城堡半步,不过好像我的绿萝给老板添了很大麻烦的样子,我……我明天还是到Souvenir去一趟看看吧……

谁知道能不能碰上它营业呢,唉,麻烦麻烦。不过要是……能再吃一顿饭也不错……

今天就到这里了!明天我从Souvenir回来之后再更帖子,大家晚安!


1520L

完了我看清楼主了楼主这个吃货没救了88

 

1543L

顺着关键词搜到帖子的萌新报道啊啊啊Souvenir的老板又酷又神秘!说不定还是个帅哥啊!!

 

1685L

这个帖子明显留言的人变多了都是搜souvenir找到这里的吗hh

 

1798L

这都第二天中午了!楼主咋还没动静!

 

1840L

我从吃完早饭等到现在  吃完午饭楼主再不来就要换台了

 

1901L 楼主回复

我回来了!现在就更帖子,这次有很多新的收获。

你们留言的热情让我感到了一点点害怕,要是Souvenir的老板发现了这个帖子可怎么办??

今天上午我踩着10点钟到了Souvenir,看到店门时开着,我内心不是惊喜,是惊悚。

难不成他们昨天刚对我发了通告让我拿走绿萝今天就开着门等着我来吗??这也太可怕了!

我进了店,一颗莫名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没有出现流氓老板一手拎菜刀一手拎着我的绿萝坐等我上门的情况。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落地窗开了小半扇,风从窗钻进来又穿堂而过,门口的铃铛清脆地响,在渐渐炎热起来的夏天里竟感觉有些凉爽。进了门,我没看到蔡老先生在哪里,倒是看到了一个妹子坐在我上次坐的那桌,正低着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她听到了我进来的声音,抬头望过来,我认出她好像就是上次我路过souvenir,那个在门口背着包的妹子。

别问我为什么就认出来了,人们对好看的人或事物总会多看两眼的。

有点尴尬的是我和她正好对视上,她笑了一下,站起来说:“上午好,欢迎光临Souvenir,请随便坐吧。”

我:“诶?嗯嗯好……”

妹子说完就去壁橱拿了茶壶,很快地泡好茶倒了一杯放到我面前的桌上。刚来就如沐春风,我差点就稀里糊涂地坐下来喝茶了,猛地记起来自己是来干嘛的。

我连忙摆手:“谢谢,不用了,我是来取走我的绿萝的。”

妹子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落了两盆绿萝在店里的人呀,李……蔡老先生念叨了好久呢。”她的眼睛微微睁大,又随着笑容弯起来,“您在这儿稍等一下,喝杯茶吧,我去后头拿。”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厨房的隔帘后,我忍不住捂住了脸,其实我在心里早已泪流满面,千疮百孔。

为什么我丢了两盆绿萝都要世人皆知,还被我敬爱的导师蔡老先生惦记,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们Souvenir的人啊!!

 

1910L

哇新发现!Souvenir有妹子,难道是新的服务生吗?

 

1915L

啧啧啧楼主不要被美色诱惑啊

 

1937L 楼主回复

我只好坐下来等,茶水都倒好了,不过喝倒是没法喝,夏天里给顾客泡杯热气腾腾的茶水,怎么也得等它晾凉了才能喝。和你们说的一样,我猜这妹子可能是新来的服务生吧,有点粗心。

正这么想着,多日未见的蔡老先生突然出现了,一如既往的悄无声息,他手里拎着的正是我那两盆绿萝,我手一抖差点把茶杯碰倒了。

老先生:“好久不见,先生,上午好,这是您的失物。”

我:“啊,谢谢。”既然拿到了我的绿萝,它们看上去还挺好的,几天没见长了好一截儿,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在这里待着了,拎着绿萝就要站起来往外走。

老先生在我身后问:“茶不喝了吗?”

这是想让我留步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作多情,好像刚泡的茶我一口没动就这样扔了也不太好,而且我对茶稍有点研究,闻味道看颜色,是很好的茶叶。可我也不想在这里干等着一杯滚烫的茶水凉下来啊!

我犹豫了一下,厨房的隔帘被掀开,妹子跑出来,看到我拎着绿萝要走的样子,说道:“这就要走了吗?不坐下来吃顿饭再走吗?”

老先生笑着问她:“您和老板谈完事情了吗?”

Souvenir的老板??!我敏感地竖起耳朵。

妹子似乎有点生气,眉毛微微皱起,脸上还有尚未消退的红晕:“他……他就那个脾气了。”

老先生劝她:“老板也是为了您好,不必……”

妹子沉默了一瞬,再度说话时声音又轻快起来:“谢谢您,我知道的。”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聪慧的头脑和善于发现的眼睛给了我一个猜测。

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

……老板娘!!

 

1948L

多亏了楼主“聪慧的头脑和善于发现的眼睛”,我开始被楼主带跑偏也觉得这个新出现的女孩子是Souvenir的老板娘了,或者是准·老板娘。

 

1965L

…………楼主这是怎么猜测出来的?我只能猜到妹子是新来的服务生或者老板的亲戚,比如三姑家的二闺女啥的。

 

1988L 楼主回复

我相信!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的。

等下次楼主去Souvenir再帮你们打探一下。

 

1993L

???楼主你??【截图.jpg】【截图.jpg】【截图.jpg】是谁说再也不要迈入souvenir半步了!?是谁!

 

2117L

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楼主这个毫无节操的大py子,不仅自欺欺人还又扔下我们跑路了。

 

2402L 楼主回复

我可能病了。

或者是疯魔了。

我又坐在了Souvenir的店里。

就现在。

Souvenir居然连着两天都开门营业了,这让我很震惊。

首先说好,我是真的路过,正好在附近买点东西,就看到Souvenir的店门大开着,上回见到的那个女孩在浇花。

她手里那个熟悉的水壶顿时唤起了我噩梦般的记忆,她身后也没有蔡老先生督工一般地看着,这让我有一点点羡慕嫉妒,从门外看去店内只有她自己在。

我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她浇完一盆起身,把垂下来的发丝撩到耳后去,余光一瞥,又是很巧地看到了我。

她说:“你好!又见面了,要进来喝下午茶吗?”

我停在门口,要进去吗?我想,万一那万恶的资产家老板没有在店里,蔡老先生也没在,那我岂不是可以趁机再享受一下Souvenir的美味。

午饭没怎么吃,的确有些饿,我方向一转,直接进了Souvenir。

现在正坐在店内,等着女孩拿今天的下午茶菜单给我。

我摩拳擦掌,开始祈祷:柠檬塔柠檬塔柠檬塔……出现吧!

 

2410L

碰巧??楼主你还说你不是抖M!别解释了,我们都看透你了!

 

2415L

我就看看楼主吃完之后结账的账单是什么【吃瓜.jpg】

 

2548L 楼主回复

别闹别闹!

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给你们直播!

虽说现在的姿势略微猥琐,把桌上的餐盘往前推一推,手机放在盘子后面。桌上摆着的花瓶可以完美地模糊遮挡我低下头时的神情。

我之前来的时候见过焦糖布丁,有些想尝尝味道,却在菜单上没找到,不过也正常,谁让Souvenir每天的菜单都是不一样的呢。

我选择向看上去很正常的服务生还是老板娘询问。我就称她为Y吧。

Y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说:“你也喜欢焦糖布丁吗?这是Souvenir里我最喜欢的。是不是很好吃?”

我说我还没吃过,这不想问一下什么时候还会有吗。

Y说:“我也不知道,等下我帮你问问老板。”

我:“嗯好的。”

老板??

我像是会遇到洪水猛兽,下意识地就想站起来离开。

这时候很不幸的,蔡老先生从后厨的位置走了出来,他说:“很抱歉先生,”我心里咯噔一下,我走还不行吗!我现在就走!!

他又说:“焦糖布丁以后不会再供应了。”

我:“……”

……不就是个布丁吗,没有就不吃了。

我身体的重心又落回到了椅子上,天知道我的手都伸下去要提我的绿萝了。

Y眨眨眼睛,很不解的样子:“怎么会?不是吧,我去看看。”

蔡老先生:“老板让你在他备菜的时候没事就不要进厨房了。”

于是Y又重新坐回到了她的位置上,又拿起了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只是下笔的力度有点大。

 

2559L

Souvenir的老板怎么对妹子也这样的!应当受到谴责!

 

2690L

老板要是出来哄她楼主可要帮我们看一看老板的庐山真面目啊

 

2784L 楼主回复

Y在本子上不知道写了点什么一小会儿,就没事了。

不得不说感觉这妹子脾气真好。

蔡老先生已经端上来了我点的玫瑰柠檬冰沙,是的,今天的下午茶菜单有柠檬,虽然没有柠檬塔。

我咬着吸管,看见蔡老先生从我面前经过,托盘上是一个暖黄色的陶瓷杯。疑似印着……印着小鸭子图案?还是小鸡什么的。这么萌的画风突然插入,和一场奢华热闹的舞会上突然播起来育儿启蒙动画,效果是一样的。

陶瓷杯放到了Y面前,Y一看就开心起来,眉眼都是笑意,对蔡老先生道了谢,拿勺子挖了一块,金黄色的……布丁?在勺子上糯糯地躺着。

我怎么感觉……

这就是焦糖布丁。

凭什么我没有啊摔!

又很快地想到了Y看起来在Souvenir有着与众不同的地位,焦糖布丁不对外供应了,但没说不对内供应啊。

我看向Y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2796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Y果然就是老板娘!楼主的目光不是意味深长吧,怕是看着布丁幽怨。

 

2809L

楼主你懂啥!Souvenir老板有这么可爱的陶瓷杯那叫反差萌!

 

2887L 楼主回复

焦糖布丁开小灶就算了,就在我还咬着吸管的时候,蔡老先生又给Y端去了一盘。

他对Y说:“这是老板给您做的草莓柠檬塔。”

我一口老血哽在喉间:“……”

这就过分了啊!柠檬塔就柠檬塔!还加了草莓!

Y想纠正蔡老先生对她的称呼,说叫她xx就好了,不要再称呼她“您”。

蔡老先生慈眉善目地说好,看Y的目光欣慰地就像看自己的儿媳妇。

总之直到我吃完离店,神秘的美食帝国暴君也没出现。蔡老先生在前厅晃了一会儿就不见了,趁着这个机会,我赶忙拎起绿萝,准备速度结账逃出去,以免再次被留下来浇花。

我问Y:“我的账单是什么?”语气中还带着一丝焦灼和紧张。

Y愣了一下,“账单……是老板定……”她反应过来,“啊,你付xx元就好啦。”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我瞬间感动了!

多么想握着她的手,亲切地感谢她,饱含热泪地喊一声大妹子!你可真善良,是我们dang和人民的好同志!

我付了钱就立马溜了,Y送我离开时说:“欢迎下次再来呀。”

Souvenir有了这样一位老板娘,我的心窝都是热乎乎的。

 

2896L

草莓柠檬塔,我也心动了【流口水.jpg】

 

2897L

楼上醒醒,你又不是老板娘

 

2912L

妹子真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2922L

看完那期节目更想去souvenir体验一下了。

 

2939L 楼主回复

老板娘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你们也不要随便听信啊。目前关于Souvenir没有什么新内容好八的了,我也还没有胆量和时间精力天天去Souvenir。

这次我提前告知大家一下,帖子就更到这里吧。大家有缘再见!

 

*

女孩送走了客人,返回来时看见阳光斜着倾泻,屋檐投射下的影子遮住了店门的一角。旁边的花在阳光下有些蔫了,没精神地垂着脑袋,把花盆往里移了移。

她在门前站了一会儿,恋语市的街上最不缺的就是花,高处的花朵重重叠叠,好似灿然的雪砌在枝头。风带着花香在街道海浪般起起伏伏,吹过长椅上小憩的橘猫,吹响门口挂着的铃铛,吹动女孩的翩翩裙角。

“傻站着干什么。”

懒腰刚伸到一半,就听见煞风景的话。悠然只得转过身去,摆出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李泽言揣着兜,面目表情地站在前厅里看着她。天气越来越热了,刚才在厨房做甜点为了透气,他衬衫的扣子从上头解开两颗,没有了领带的束缚,下颌骨到锁骨延伸的线条隐于微微敞开的衣领之下,少了几分凌厉,添了几分家居气息。

“我去收拾桌子。”

“你……”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不过悠然先一步说完,甚至脚都迈出了半步。似乎要急忙赶去收拾两张桌上的空餐盘。

李泽言眉头皱起来,问她:“你的策划案写完了吗?”不等他叫,Souvenir的唯一服务生蔡老先生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前厅,仍是温和地笑,也不说话,便开始收拾餐桌。

这边李泽言还在说,“你天天往Souvenir跑就是打杂?难不成每天把这里当消遣娱乐的地方?”仿佛和刚才只说了个开头的话无缝衔接上了。

悠然站在原处,手下不自觉地绞紧了衣角,小声嘀咕一句:“……又来了又来了。”

李泽言:“嗯?”

悠然又说:“我是想帮你的忙嘛,再说我也有在写策划案啊……”

男人明显不信:“你今天都写了点什么?拿来给我看看。”

“看就看,反正我写了好多了。”悠然毫不犹豫地拿了笔记本给他。

纸张翻动的声音没响一会儿便戛然而止,“给我解释一下,”李泽言说,悠然带着疑惑抬起头看去,“这是什么?”

夭寿了……悠然心头咯噔一下,完全忘记了本子上还有这个了!

李泽言的手里捏着悠然的笔记本,打开的一页上是那会儿悠然愤愤不平时顺手在本上画下的涂鸦,各式各样的抽象小人胸前全都挂着领带,张牙舞爪。如果是这样还好说,要命的是自己手贱地在旁边注上了字,正是面前这位黑脸总裁的大名。

悠然看看本子,看看李泽言,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不觉得很可爱吗?”

李泽言半晌才说出一句:“完全不觉得。”

“喔,”悠然被他堵得不知道说什么,干巴巴地试图为自己辩解几句:“怎么会呢,我觉得很可爱呀。”

李泽言没搭理她。

“既然你不喜欢……那、那你把本子还我。”

悠然伸手要拿回自己的笔记本,想着赶快把这页纸焚尸灭迹,却见李泽言把手抬高了,慢条斯理地把那页涂鸦撕了下来,折叠了几下放进了衬衫的口袋里,接着把笔记本还给了她。

悠然:“???”

李泽言毫无压力地和悠然对视,悠然再一次先败下阵来,却不甘心白白被李泽言抓住又一个把柄:“你要是想要,我给你重新画一个好不好?”

“不是觉得可爱吗?”李泽言看了她一眼,“策划案明天开会之前给我看。”扔下一句话就转身往厨房走。

悠然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不是周四才交吗?”

落地窗外两只鸟呼啦啦飞过树梢,颤得又有些许花瓣晃悠悠地落下来。微风带着夏天暖烘烘的清香,悄悄钻过窗,穿过走廊。

头也不回走着的男人嘴角悄悄抿起一个弧度,一贯冷冽的眼眸似乎也跌落进了带着芳香的花。在他身后的女孩在原处收起了脸上有些恼怒的神情,趁他转过身去才把目光落在男人的背影上。

一旁收起餐盘的老先生依然静默不语。蔡老先生早已对两人的相处模式见怪不怪,在他看来,年轻人的情情爱爱非要你进我退,在试探中寻找对方的真心。

他看到两人的眼里都有着彼此,这就够了。

 

5289L 楼主回复

好久不见,大家新年好啊!

在我没有更新的几个月里,我到Souvenir吃过两……三、五次饭吧。这么看来我好像也算是个常客了?

不过这期间一直都没能窥探到Souvenir老板的真面目,店里蔡老先生是常在的,Y有的时候会不在,不过每当Y在店里的时候,我总能近距离地吃到狗粮。

像之前说到的老板给Y做店里不卖的好吃的,这样的情况我已见惯了。我就挑几件给大家分享一下吧,毕竟有狗粮要大家一起吃嘛。

我去Souvenir吃饭的时候,有三次都遇见了一个打扮很奇怪的男人。

每次见到他,他都戴着口罩墨镜和帽子。现在冬天了还好,夏天的时候我到Souvenir吃饭看到他也是这个打扮,这大热天的还不得捂出汗来啊。

只能从帽檐下看到露出来的一点金发,墨镜一架半张脸都挡没了,进门的时候必定戴着口罩,十分可疑。

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心想这墨镜口罩的可怎么吃饭,没想到他居然能一直坚持到菜上齐,才把口罩扒下来一些露出嘴来吃饭,墨镜仍旧纹丝不动地坚挺在鼻梁上。

我服。

不过看起来他和Y认识,并且关系挺好的样子,大概也是Souvenir的常客吧。为了方便,就叫他Z好了。

有一次Y和Z一块来的店里,我刚到店没多久,还在看菜单。Y先是对我笑了笑,然后和Z一起坐到了另一桌。

Y问Z想吃什么,Z好奇地问她:“感觉你对souvenir很熟悉的样子诶,是不是偷偷自己来吃过好多次了?”Z还叫Y薯片小姐。

关系这么好的嘛!昵称都叫的这么亲切,我暗搓搓地记下来。

说不定结账的时候给老板打小报告可以减轻任务。

Y立刻摆手说:“没有啦,我怎么能不叫你一起来吃呢。”

哇撒谎不眨眼!我又记住了!

Z仿佛松了一口气,好像自己没有受到Y的背叛似的,欢快地和Y讨论起了菜单。

难道一起在Souvenir吃饭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吗?可能Y已经背叛你好多次啦!我在心里拿着大喇叭对着Z喊。

后来上菜的时候,蔡老先生又给Y端来了焦糖布丁,Z还疑惑地对蔡老先生说:“老爷爷,我们没有点布丁。”

呵,又开小灶,我不动声色地继续吃我的饭。

蔡老先生说:“这是老板赠送给Y小姐的,请慢用。”

Z已经把口罩扒到下巴上了,听到这话向Y投去了羡慕的目光,别问我为什么Z戴着墨镜我还能知道他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如果Z忍不住的话,他的口水可能都要一落三千尺了。

Y有点过意不去,试探地问Z:“你要不要吃呀?”

Z说:“我不吃,薯片小姐你吃吧。”我好像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

Y又说:“我最近有点嗓子痛,不太能吃甜的,你不吃吗?”

Z举起了手中的勺子,对Y送去了关切的问候的同时就挖了一块布丁,还说:“好久没吃布丁了,老板怎么都不在菜单写了。”

我:“……”

你发现的是事实,我还从来都没吃到过焦糖布丁!

后来Y和Z吃了一会儿饭就被老板传唤了,蔡老先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小姐,打扰您了,老板叫您……”他顿了一下,“去后厨倒垃圾。”

我还想说演啥演呢你们都一家人了,听到后面的话我差点笑了。老板这醋吃得牛!

然后Y就起身走了,跟在蔡老先生身后有一种奔赴刑场的萧瑟决然。Z托着大大的墨镜抬起脸目送Y离开,似乎十分同情她。

不过Y没一会儿就回来了,脸上红扑扑的。

我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专注地吃着剩下的饭菜,老板的手艺真好,我什么都没有联想。

 

5292L

这帖子沉了五百年了,收到提醒的时候我都惊了!奶奶你关注的楼主更新啦!

 

5308L

这特么都一月十三号了楼主你给我讲新年好,还能再晚一点吗??

 

5316L

哇哇哇哇新的人物出现了

 

5351L

墨镜口罩帽子,还是金发……思考……

 

5568L 楼主回复

不要计较时间早晚的问题,我这不还是出现了继续更帖子嘛。继续说继续说。

还有一次我去的时候店里已经坐了一桌客人了,是两个小女生。Y当时在店里,拿了菜单和本子端端正正地立在那两人桌前,在等她们点餐。

其中长发的女生指着菜单说:“来一份这个蛋包饭,可以用番茄酱在上面写字吗?”

Y愣了一下:“写字?”

女生又说:“就是拿酱在表面写字啦,或者可以画个图案也可以!”短发的女生在一旁兴奋地应和她:“对对,很简单的。”

Y明白过来,温柔地说:“没问题,要写点什么呢?”

长发女生说:“写……写“LOVE”可以吗,末尾再加个爱心。”

对不起我的耳朵又悄无声息地竖了起来。

Y没有表现出来任何意见,认认真真地在本上记下了要求,然后在一旁一边等两个女生点餐一边和她们聊起了天。

“你们这儿最好吃的是什么呀?”

Y说:“我觉得是焦糖布丁!但是已经好久不供应了呢,真是太可惜了。”

你不要港这种话,上次我来你还当着我的面吃了一整个焦糖布丁。

那两个女生闻言也露出了很遗憾的表情,Y忽然略带哀伤地感慨了一句:“唉,最近的生意不好呀。”

这句话引起了女生们的注意力,她们开始说自己的经历:“我们是在网上看了那期节目,啊题目是‘美食帝国的暴君’的那个,果然很难等到开门。”

“怎么会生意不好,节目播出之后没有更多的人来吃饭吗?”

Y说:“我们店的生意全要看老板心情怎么样,”她压低声音,流露出几分无奈,“老板他呀……最近心情很差很差!”

长发女生说:“我知道我知道,账单和菜单全是看老板心情制定的,好酷啊。”

Y:“……”

Y:“他这个人其实脾气本来就不太好,遇上心情不好的时候,那简直……”

“果然和节目里说的一样诶!”

“更想见到真人了,老板是不是在厨房做饭,他会出来吗?”

原来是Souvenir老板的迷妹!还是那种粉丝滤镜贼厚的迷妹。

Y仍然不放弃说:“因为老板心情太差,年终奖到现在都没发。”

“哇你们还有年终奖啊,待遇这么好。”

Y凄惨一笑:“你们知道年终奖是什么吗?”

Y:“两袋大米,连桶油都没有。”

我:“……”

我被Y的飙戏投入感震惊到了。

Y说:“老板经常克扣我的工资,洗完的盘子没按顺序摆就要罚钱。”

“他还一意孤行,平日里就不开门工作,对内还要饿死我们员工。”

Y要为她们揭秘:“为什么我们店的老板给客人开账单这么刁钻?”

“他说特别享受玩弄人于股掌之间的感觉!”

……滔滔不绝,字句发自肺腑,说得两个女生脸色越来越差,甚至都要拎包走人了,看Y的目光里都带了一丝同情。

最后长发的女生特别嘱咐Y说:“蛋包饭上不要写字了,随便挤点酱就行。”

我麻木地吃着眼前的饭菜,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5575L

看不出来大家都是飙戏的好手

 

5597L

楼主有没有想过知道的太多是要被……

 

5601L

Y这个小姑娘了不得 了不得

 

5613L 楼主回复

5597L你别想吓唬我,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想到过,但我的帖子都顽强地存在了这么久了。毕竟网络这么大,不一定会被Souvenir的人看到的。

总之在Souvenir,老板和Y从没在我眼前同框过,没有在我面前大摇大摆地秀恩爱过。我这个人路人甲却总能猝不及防地被塞一口狗粮,仰望天空,默默流泪。

说起来我记得更帖子还是因为今天路过了Souvenir。天色渐渐暗下来,街上的路灯亮了起来。

店内还没有开灯,也看不清楚有没有人在。从窗户外边能隐约看到店里挂了好多灯串,悬空交错,只有一两串闪烁几下又熄灭。

我想了一下今天不是任何节日,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Souvenir里有了与平常不同的装扮,不知道这样大张旗鼓是要庆祝什么事情。

恋语市到了这个季节,我这样怕冷的人在户外根本散漫地走路。只能加紧脚步,赶快奔向目的地,逃到开着空调热风的房间暖和一下。

没走几步就看到一辆货车停在路边,车厢上印着本市很有名的一个糕点品牌,几个师傅行色匆匆地在往下运东西。用的是那种拉货用的推车,整整齐齐地堆满了……蛋糕?

我向开着门的货厢看去,里头满满当当地全是系着丝带的蛋糕盒子。

有上百个……几百个的样子。

我停下脚步,随着师傅走去的地方转过头,蛋糕被小心翼翼地放在推车上再推向的地点是Souvenir。

原来,有钱人过生日要买这么多蛋糕。

原来,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先前看到的彩灯这时全都有了答案,我的内心竟然毫无波澜,好像souvenir发生什么事情也我不会惊奇了。

 

*

开门没有想象中的礼炮响起,也没有彩带扬扬洒洒地扑人个满怀,牵着李泽言的手,悠然觉得有些尴尬,不过更让她尴尬的还在后头。

李泽言被她拉入Souvenir的门内,看到天花板上拉起来的灯串和装饰物,就明白了悠然非要他来是做什么。又想到前些天收到的那封粉红色的邀请函,他的嘴角微不可察地弯了一下,接着往里走,打算看看这个笨蛋能给自己的生日准备些什么。

“……”

华锐总裁作为商业界的风云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都能冷静沉着对待动动笔就能投资上几个亿,这时却被墙边摞起来的盒子震惊到了。李泽言刚进来时没仔细看还以为墙边的橱柜和挂画全被移走了,现在才看清这是拿白色的方盒子摞了一堵墙出来。

他不得不再次承认,面前这个女人总能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自己对她的认知。

悠然注意到他的视线,连忙说:“不不不,这些不用在意。”

“……是什么?”

“蛋、蛋糕……”

李泽言似乎有点无语:“……不心疼钱吗?”

悠然的声音更小了:“刷你的卡买的。”她仔细看着李泽言的神色,想看出他会不会生气,可为了完成任务她不得不买来一车蛋糕,趁着夜色朦胧再放到Souvenir店内。

李泽言一脸云淡风轻,微微低头看她,天花板上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暖黄的光柔和了他原本锋利的五官线条。

他说:“那你做的呢?”

悠然愣了一下,“在、在厨……”想到李泽言怎么能知道自己还给他做了蛋糕,又生硬地打住之前的话问:“你怎么知道?”

“是你自己在卡片上写的,”李泽言的脸色顿时有点不好看,虎着脸问悠然:“难道你忘记做了?”

“哦哦对!我做了做了。”悠然想起当初为了写邀请函耗费了好半天时间,吭哧吭哧填了几遍都显示发送失败,最后一怒之下填了“我为你做了蛋糕,不来也没有表”,表白的白字还没打好就手滑发出去了。现在想想李泽言收到这样没头没尾的邀请函居然也能同意来,真是大慈大悲。

悠然握了握藏在袖子里的手:“要要要现在吃吗?”

“怎么成了个小结巴,”李泽言的眼里带了细微的笑意,拉开椅子坐下,“去吧。”

得到答复的女孩一路小跑去了厨房,她站在料理台前,听见心抑制不住扑通扑通地跳。他会不会觉得我太傻气,一紧张就容易重复是我本身的毛病,而不是悠然的。他会不会觉得蛋糕不好吃,可这就是我能做到最好的样子了,悠然会比我做得更好吗?

无数的疑问如同黑暗中的潮水向她漫延,敲打在边缘溅出的水像在她心上的岩浆浇了一把油。

她垂下头,伸出手端起那个小小的蛋糕。

世上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他,哪怕和悠然比。

她转身推开厨房门口的隔帘,向外走去。

 

没有了事先拜托的助攻,只他们两个人在,Souvenir的前厅实在是有些冷清。悠然把蛋糕端上了桌,心想要不要往留声机放一张自己准备好的生日快乐歌,可已经来不及了。

李泽言一手拿着叉子端详面前的蛋糕,虽然个头不大,但卖相还不错。

悠然站在他旁边,不小心看得入迷,他的眼睛在暖黄的灯中像是盛了一盏火光,等李泽言已经切了蛋糕,叉起一小块放到嘴里才如梦醒般说:“不要许愿吗?”说完后,攥紧了衣角等着李泽言的话。

“我不做这种无聊的事。”

“你来替我许吧。”

她便把自己已在心里想过无数次的愿望,再次虔诚地默念了一遍。

愿我所爱,平安喜乐,岁岁长安。

悠然睁开眼睛,下意识地就去寻找李泽言,想知道他有没有满意,两人的视线却在空中碰撞到一起。

她知道李泽言会问:“许了什么愿?”

悠然说:“不能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啦。”也顾不上微赧的脸,转头跑回厨房端来做好的菜,一盘接一盘摆了一桌。路过留声机的时候顺手放上带来的唱片,调皮欢快的女声伴随着悦动的爵士乐倾泻而出,足以应对两个人面对面会出现的尴尬状况了。

“你准备的?”李泽言皱起眉,“还真是不懂音乐,用这台留声机放是暴殄天物。”

我可不知道你的留声机是几几年的要多少钱……还以为这样的音乐能烘托一下气氛,果然被说了,“那我去关掉好了。”悠然说着就要转身,手腕却被抓住了。

她有点诧异,回头看向李泽言:“怎么……”

“蛋糕有了,菜有了,酒有了,音乐也有了,”李泽言慢条斯理地说着,仿佛把悠然拉住的不是他,边说着边站起身,“最后一样呢?”

“什么最后一样?”悠然抬头看着男人。

李泽言问:“‘表’是什么?”

“……”悠然没想到李泽言能抓着邀请函不放了,“呃,是手表。我忘记带来了。”

李泽言仍握着她纤细的手腕,专注看向别人时仿佛能看透对方的内心:“真的吗?”

“真……真的。”大不了就咬咬牙回去给总裁买块好表作生日礼物。

“嗯?”

李泽言温热的气息离她越来越近,头顶的灯串还在有节奏地一闪一闪,留声机上的唱片不停转动着,无法控制的是她的心跳得太快了,雷鸣般击打着胸腔。

我可以不必做悠然,哪怕就是这一刻。

这个念头看似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在脑海里,并且逐渐清晰强烈。她本来就不是悠然,此刻李泽言就这样站在她面前,她为什么不能说。爱意和欲望交缠,在内心迅猛地增长。

她抬起头,用尽全部的勇气,清清楚楚地说:“我喜欢你,李泽言。”眼角却是悄悄地红了。

灯光明亮,李泽言看得真切,拉着她的手一使力,他低头吻住了女孩的唇。

不是浅尝辄止,他的吻带着侵略性,时间的指针戛然停止,延绵了灯光下的亲吻。

他轻声呢喃:“我一直都知道。”

窗外深深的夜色如墨,车水马龙,喧嚣熙攘,全都化作静寂。

李泽言用手指揩去她的泪水,“我也是,”他说,“你是我最好的礼物。”

 

 

5622L

我劝楼主话不要说得太圆满

 

6450L

又是好几天过去了,楼主要再次消失不见了吗?

 

6970L

楼主实在对不起!!!坐在床边刷手机,不小心被他看见帖子了,真的是我的错,我的错,向大家道歉!!抓紧时间留个言,谢谢楼主记录下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以后也欢迎常来Souvenir做客!只收正常账单!TAT

 

6971L

发生什么了?!世界末日要到了!?

 

6975L

不是吧没人冒充的话,6970L是老板娘本人出现了??

 

6986L 楼主回复

我还想再活五百年【泪奔.gif】

 

6992L 恋语社区论坛管理员

接到上级通知,本帖由于违反论坛规定,作封贴处理。

本帖已不可再回复。

 

 

Fin.

 

 

*

想写代表玩家的女主,只是名字借用了设定,大家各自体会就好~




评论(18)
热度(146)
©卷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