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茶

有一天离经叛道

【维勇】Lullabies 01

校园paro

中篇,连载,ooc有。

 

 

正文:

 

风雨欲来,黑云压城。

他低下头在怀中熟睡的人额上落下一吻。

像曾经无数次渴望做的一样,抱紧了他。

《Lullabies/摇篮曲》

 

明明还不到落日之后的夜晚时分,整个学校灯火通明。

先前还明媚的阳光此刻不见了踪影,天空凝结成一片浓重的墨黑色,暗沉的云压在城市上空,把日光遮去,竟与黑夜无异。空气中凝结着浓郁的水汽,远处似乎有雷鸣隐隐响起,昭示着一场大雨的到来。

变天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手下翻过一页书本,好像窗外的天气变化与他没什么关系,和他正在做的习题,或是在这之后计划的自主预习并没有关系,那么现在就不应当去想关于那些的事情。再者自己出门前看了天气预报,便带了雨具。如果放学时雨下起来,他打伞回去就是了。如果雨下得太大呢,那便等一等再回去。

他总是这样平平稳稳的,对一切事情计划好了,安排好了,做起来便游刃有余,无论是学习也好,学生工作也好。

分针指向了数字六。

教室里许多学生按耐不住,在座位上坐着,伸长了脖子向窗外看,低声的讨论在教室里嗡嗡作响。

“这天气还真是古怪。”

“真是倒霉极了,我没带伞。”

“喂喂,放学后一起回去吧……”

坐在讲台后的老师低头批改着作业,没有理会下面学生的窃窃私语,她不过是来代课的,没想着管太多。

维克托转了下笔,后背突然被人碰了下,后桌伸手递给他一样东西。

是一个折叠起来的纸条,维克托拿到摊开的书本上拆开。入目便是幼圆的字体:“带雨伞了吗?我这里有一把可以借给你用哦。”署名是座位离自己不远的一位女生,简短的两句话里加了好多个颜文字和表情符号。维克托没有提笔在上面回复,直接转头看过去,隔着几个座位用口型说:“不用了,谢谢你。”

他拒绝得温和有礼,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女生只好红着脸悻悻然把目光移开了,扭头便向邻座的女生比了个拳头,责备她给自己出的主意。

“我就说会被拒绝的嘛!”

“哎呀,总是要试试啦。”

 

外头起了风,势头越来越猛,从开着的窗户里灌入教室,吹得桌面上的试卷和课本翻飞,呼啦啦响成一片,没来得及按住的纸张便被强风吹落了一地,引起几声惊呼,前后的几扇窗户立刻被大力地合住,发出砰砰的碰撞声。

这时候教室里是很混乱的,急忙关窗户的、弯下腰去捡起自己掉了的东西的、趁乱接头交耳的,还有开着盖子的水杯被碰到了的,连讲台上的老师都弯身去拿被吹掉了的讲案。

有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维克托用余光扫了一眼,然后把视线从面前的课本转移到他身上去。

只见那个人没去看周围的任何人,双手空着,什么也没拿,径直向教室的后门走去,神态无比自然,仿佛他在上课时间一言不发地走出去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教室内的一片混乱和他没有丝毫关系。

整个教室里好像只有维克托暂时地,在这个时间内,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他悄无声息地穿过喧嚣的教室,开门,出去转身又合住。就在门即将关闭的时候,却抬头向维克托看过去。

镜片后的清澈双眼眨了眨,他带着一丝腼腆笑了一下。

与门框碰撞的细小响声被淹没在人群的嘈杂中。

黑板上挂着的时钟分针咔嚓一声指到了九。

 

课间里,负责学生会工作的指导老师找到维克托,让他下节课帮忙去图文部取份文件。

作为学生会的主席,维克托当然是备受同学和老师们的喜爱的,他站在办公室里答应道:“好,我知道了。”指导老师又向他问了些最近的几个活动安排,向老师道别之后维克托出了办公室。

维克托没急着去图文部,靠在走廊的墙上停了下来。

图文部要从教学楼走出去,穿过小半个校园才能到。他抬头看了眼窗外的天,明确地感受到比刚才更阴了。等了一会儿看见路过了个眼熟的人,维克托走上前去问能不能帮忙去图文部拿下指导老师要的文件。那学生也是在学生会里工作的,除此之外,维克托根本不清楚他在几年级几班,甚至是叫什么名字。

他从来都无暇过多关注周围的人的事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看上去是个无比优秀的学生,这个高中男神级别的存在,似乎和人人都能打成一片。然而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维克托的朋友没几个,能够交心的更是十个手指数的过来。

对自己的生活要求算不上严格,却有着自己的一套待人接物的标准。

可是即使维克托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还是成功地将去图文部取文件的任务拜托了出去。

 

维克托还不想回教室去,他觉得有些口渴了,于是出了教学楼,在校园里晃了一圈,想喝的水商店缺货了,和门岗的大叔打了个招呼,便光明正大地在上课期间到了学校外面去。

天气不好,这场雨随时都有可能下来,维克托也没心情闲逛。自动贩卖机就在街边靠近学校围墙的边上,他弯腰正要拿起来出货口的瓶子。

一道黑影从眼前掠过,维克托站直了身体,眼前的人穿着一件卫衣,戴着黑色的兜帽背对着他,显然就是刚从围墙上翻过来的人。他看着这背影眼熟,还没开口说话,那人便转过头来。

“看什么看——”金发隐没在帽檐的阴影里,翠绿色的眸子不耐烦地回望过来,语气恶狠狠的说道。然而当他看清了这边站的是谁之后,立即接着说:“秃子,你在这干什么?”虽说用词简单粗圌暴,语气却比刚才稍稍减轻了些。

维克托不急不慢地拧开手中的水:“听说有位学弟要翻圌墙逃课,我来看一看。”

“你先明白自己现在也是站在学校外面再说吧。”尤里·普利谢茨基毫不示弱地瞪了维克托一眼,接着抬头对着上头喊了一句:“喂,快点!怎么婆婆妈妈的?”

 

有水滴从天空飘落,雨下起来了,渐渐又变得紧急而细密。

学校的围墙就两米多点高,尤里喊完围墙上便翻上来一个人,维克托看过去,不是别人,正是上节课趁教室里乱成一团走出教室就没回来的那位。

他刚翻上来,半蹲在墙头上,语气不急不忙地解释了句:“这块地方翻得不太熟练。”然后目光移转瞧见下面还站着个人,他像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又碰到维克托,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

风有些大,吹得他的上衣贴在了身上,显出腰部好看的线条。黑发被水汽有些打湿了,他抬手向后抹了一把,露出光洁的额头。维克托看他平时戴着的那副蓝框的眼镜不知道收到哪里去了,摘下眼镜来显得他年龄更小,清秀的脸庞透着书生气,还有点稚嫩感。

不过他身手利落地从墙上跃了下来,平稳地落地。校服依然在身上好好穿着,袖口卷起来了些,大概是方便翻圌墙。这会儿和连校服都不穿的金发少年站在一起,尤里卫衣上印着什么,他自己认为非常酷的豹纹,看起来倒像是不良少年拐带老实学生逃课干坏事去一样。然而尤里年纪低他们一级,除了身高有些差距之外,倒是看不出是高二生。

只有亲眼见到了才会知道这个看上去老实的学生翻圌墙的动作有多熟练,就会明白他做这些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维克托自打高二转学过来还没多久,升入高三又分了班,两人虽是同班同学,平日里却没什么交集。关于对方的认识仅仅局限在姓名还有初印象,没在班级内担任委员,好像也没有参加什么学生工作,是个不怎么引人注意的学生。

维克托在心底默念他的名字。

胜生勇利。

 

雷鸣声愈来愈响,似乎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街道被阴沉的湿气所笼罩。维克托问尤里:“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风灌进帽子里,尤里扯了下兜帽,戴的更加结实些:“和你没关系吧。”

维克托说:“从年纪上看你叫我学长,从亲戚上看你应该叫我表哥。我的关心不是毫无理由的哦。”

扯什么亲戚,远方亲戚远到都不知道绕了几道了,最后勉勉强强落个表兄弟的称呼,尤里嗤笑一声,不想和这个所谓的“表哥”在这儿继续浪费时间,“得了吧老头子,下雨了,赶紧回去吧。”

说完尤里就揣着兜转身走开了,胜生勇利还站在原地看着维克托,好像有点纠结要不要把他和尤里干什么去告诉维克托。

维克托没有继续追问,也看着胜生勇利,两人一时间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站着。

尤里走出几步远外回头吼道:“赶紧跟上!一会儿在路上要下大了!”

勇利扭头哎了一声,重新看向维克托,一本正经地向他道别:“呃,那么……再见。”

维克托笑起来,说:“嗯,再见,勇利。”

胜生勇利转身向尤里离开的方向跑过去,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

天色昏暗,雨下得更大了,地面很快被雨水全部打湿,来不及流走的水在低洼处汇成一潭。

维克托捏着水瓶返回学校,全身被突然下大的雨浇了个透,他终于忍不住感叹一句。

真是糟糕的天气。

 

 

tbc.

 

 

 

 

躺尸的我终于开正文了,可喜可贺(× 最近一段日子时间和状态都不太好,希望各位能够大力鞭策我!!不然我很有可能重新颓回去,没人看的话也想跑路了啊呜呜呜。

还有感觉我被僵尸粉包围!(惊恐.jpg

旋转跳跃式求关于这篇的观感!!!谁也好满足我的心愿啊啊啊!!ToT

这篇文中两人的设定,是对应动画里已经在成长路上的勇利和还没有得到“L”的维克托。

然后是我们自封的催更大队队长 @川一 ,还有 @九本 亲亲~

 

评论(20)
热度(123)
©卷茶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