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R18】半步之遥 3/完结

*商战 双巨头设定

*年龄操作 33岁×29岁

*现代都市架空

 

Summary: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心爱之人胜生勇利被绑架了。


前文:1  2


 

布置得美轮美奂的大厅里,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们聚在一起,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这里正在举行一场宴会。

 

维克托漫不经心地摇晃着手里高脚杯中的液体,盛午的阳光勾勒出他的侧面轮廓,深邃的眼眸内一片平静,然而周身挥之不去的低气压让想要上前搭话攀谈的人们望而却步。维克托也不避开人群,身形挺拔地站着,与满堂欢声笑语显得格格不入。

 

一笔很大的生意,双方的协议在来自A国的客户要求下一再更改,直到满意。临到签约,他竟然扔了协议,转头跟了胜生家的公司合作。

 

客户的理由是另一边的待遇更让他心动。

 

维克托不懂自己公司给出的条件要比胜生公司的好上许多,客户却和胜生公司合作的原因是什么。

 

说曹操到曹操到,胜生勇利和他的助理从侧廊走进来,在宽大明净的窗户下站定了,离着人群远远的。小助理与胜生勇利说了几句话又匆忙地出去了。胜生勇利没动,仍旧在原处一个人站着,手上也没端杯酒。周围有不少遮掩着的、或是明目张胆的视线向他那边看过去,不少人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欧陆商界的新兴势力,看向他的视线免不了带着猜测和疑问。

 

维克托竟从他的身影里看出几分可怜来,又拿了杯酒,便向勇利走过去。

 

“来一杯吗?”

 

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勇利抬头看向来者,一双褐色的眼睛里有些朦胧的雾气。他本是茫然着的,反应了几秒钟后才换到应酬场上的标准微笑。维克托注意到自己叫他名字的时候,他的身体小幅度地颤抖了下,勇利像是没想到会有人过来和他说话似的,下意识地问道:“你说什么?”

 

原来他刚才在走神,在公众场合就这么旁若无人地走神啊。维克托仍旧笑着:“不知道勇利有没有兴趣与我喝一杯酒?”

 

他怎么这样称呼我,有点奇怪……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勇利回道:“乐意之极。”从维克托手中接过酒,捏着杯壁的指尖微微发烫。

 

两人寒暄了几句,一杯酒过后,维克托提议:“还想再来一杯吗?”

 

勇利怀疑自己喝完下一杯之后还会有新的一杯在等着他,他对自己的酒品心知肚明,只得说:“抱歉,我的酒量不太好,不能再喝了。”

 

“这样啊,真是可惜。”维克托体贴大度地作出让步。

 

 

 

之后的某一天,维克托再次提起这个话题:“为什么勇利酒量不好呢?”

 

他将手放在对面的男人后背上,顺着他的腰线往下游走,落在凹陷进去的,弧度优美的腰窝处,来回抚摸着,流连于那处紧实柔韧的触感。

 

勇利抬手拿了床边圆桌上的高脚杯,“原因你最清楚……”他含了一口酒,俯身同维克托接吻。宽松并不合适的白色衬衫套在勇利身上,扣子解开几颗,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唇舌舔舐,气息纠缠,来不及吞咽下去的酒红色顺着下颚滴到维克托的胸膛上去。

 

那个宴会上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维克托想。

 

白桦金黄的叶子铺了一地,傍晚时分,天色昏暗,维克托将手从衣兜里抽出来,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这天是E大的校庆日,校园里挂起来了灯盏,到了这时候刚亮起来,从远处看,灯光汇聚成的一片海洋在半山上闪烁。维克托作为校友代表出席了活动,他让司机把车停在下山道旁,自己走了一段路下来。如果他坐车从校内停车场走,照他在学生内受欢迎的程度来看,定然不是现在这个时间就能动身离开的了。

 

维克托坐到车内,吩咐好司机到哪里去。便直着下巴,靠在车窗边。心想这段路和自己在校的时候比一点变化也没有。

 

车子突然刹车,司机发出一声惊呼。维克托转头向前方看去,一个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的黑发青年冲到了道路中央,直直地挡在了他们的车前。司机皱眉,隔着车窗示意让他走开。青年没动,向车内看过来,目光却直接越过了前排的司机。

 

维克托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司机紧接着也下来,有些紧张地盯着他们两人看,生怕这个陌生的年轻人会对维克托做出什么不利举动。

 

维克托主动问:“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夜幕降临,青年一双褐色的眼睛明亮,他张开双臂,像只飞鸟一样扑进维克托怀里,紧紧地抱住了维克托,用日语叫着:“维克托!是你!”

 

维克托身体僵硬了一瞬,随即放松下来,任由青年抱着自己,他闻得出他喝了酒,身上带着酒气。

 

司机在一旁张大了嘴巴,额头冒汗,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上前把这个青年拉走。

 

“你终于来了!我知道你回来,我等你很久了,我没去参加校庆的派对。”青年打了个嗝,“我一路跑过来的,跑得鞋子都要飞出去了,我一直都在等你来。”他语无伦次,有些句子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在英语、俄语、日语之间来回毫无章序地切换。

 

但是他的快乐是真的,维克托看见他因为兴奋而染上绯红的脸颊,明亮的眼睛,水润的唇一开一合,不停地说着。

 

“嗯,我知道你。”维克托看见他衬衫口袋处别着的胸牌,照着上面念他的名字,“你是勇利。”

 

勇利的笑容更大了,他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维克托身上,说了许多话,最后竟在维克托怀里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维克托低头看他眼睛下有不浅的灰黑色,对早已僵化在风中的司机说:“开车,调头回去。送他回学生寝室楼。”

 

胜生勇利想,他第一次见到维克托不是在那个宴会上。

 

从他的少年时代起,新闻报道里的那个年轻的天才理财家就是他的偶像。他追随着他的脚步考上了E大,满心欢喜地以为在学校可能见到维克托。然而维克托到了三年级的时候就几乎从未在出席过学校的课程或活动,好吧,这是学校特批给他的,渐渐地勇利便放弃了有哪一天能在学校偶遇维克托的想法。

 

踩着落叶地漫步,毫无目的地,于是初来乍到的勇利便在这所偌大的学校内迷路了。他迈进一栋楼内,刚转过拐角,便看见了熟悉的身影。维克托从办公室出来,手中拿着牛皮纸袋。勇利躲在墙后面,看着维克托同导师告别。

 

维克托要走了。勇利靠在墙上想。楼道又静下来,空荡荡的。他的心也是。

 

 

 

勇利闭着眼睛,他的喉咙火辣辣地疼,呼吸带起鼻腔里疼痛,脑袋也疼,胃部却再次静了下来。空气降温了,他缩了缩脖子,打了个颤。

 

黄昏的落日透过工厂墙上宽大的窗口洒落余晖,笨重庞大的机器、斜斜歪歪的铁架都安静了。周遭静悄悄的,风也停了,好像连藏在角落里的虫鼠都不见了。

 

勇利又咳嗽起来,他咳得厉害,身体的震动带动身后的铁铐哗啦啦地响,回荡在这座废弃的工厂内。但是他好像又听见了脚步声,是刚才的人又回来了吗。

 

不对,不是,那脚步是飞快地跑着,从楼梯一路跑上来,像有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穷极浑身力量,只要赶快到达。

 

脚步到了勇利所在的这一层,没有停歇,还在跑着。勇利止住了咳嗽,喘息着靠在铁架上。

 

“勇利——”

 

他的声音像是鸣雷,炸开在昏暗的环境内。大风又刮起来,吹得破旧的机器猛烈地吱呀作响,虫鼠乱叫,窜到更深的地方去。

 

维克托险些被歪倒的铁架绊倒,他跑得太快了,大腿撞在机器的边缘上,他像是没了痛觉一般被弹开,接着向里面跑过去。

 

勇利抬起头,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又在流淌了,心又在跳动了——他重新活过来了。

 

“勇利、勇利、……”

 

维克托一遍遍叫着勇利的名字,他的声音明明很温柔,却因为哽咽透着嘶哑。

 

他半跪下来,膝盖压在尘土里,抬手将蒙在勇利眼上的黑布解开,他的手颤抖得厉害。

 

勇利终于看见维克托了,男人的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鼻头发红。

 

他唇角动了动,浮现出一丝转瞬即逝的弧度:“维克托,是你……”

 

“你终于来了……”他眼底通红,积了一层水膜,似乎碰一下就会流淌出来。

 

维克托来了。勇利恍惚地想,疲惫地合上眼帘。世界又静下来,他的心满满当当的。

 

 

 

胜生勇利是在下着雨的午后时分醒过来的。

 

临近病床一边的窗户开着条窄窄的缝隙,湿冷的空气透着雨水和泥土的味道随着风钻进来,像是睡了沉沉的一觉,没有任何梦境光临,却足够舒适,醒来时勇利听见雨滴敲打在窗户上,在外面落到树叶上的簌簌声。

 

维克托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一直在这儿守着。护士推来屋内的椅子让他坐,维克托一动不动,认准了那张小凳子。他说这样他离勇利的距离更近。长腿缩在凳脚旁,垂着眸子专注地削苹果,一条完整的果皮垂落下来。

 

忽然他的余光瞥见了旁边,手下那条已经很长的果皮便咔嚓一声断了,啪嗒一下掉到了垃圾桶里。

 

躺在床上的男人看着他,瞳孔仿佛被水洗过一样湿润,眼中含着笑意。如同以往每一个清晨他在他身旁醒过来的时候,也不出声叫他,只拿眼睛看着他,直到时间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叫他起床。

 

维克托将那颗苹果丢进放在桌上的盘子里,把水果刀放下,也顾不得擦下手上的汁液,呼啦一下站起来,盯着勇利瞧。勇利还没开口说话,他眼里竟然闪着泪光,好像下一刻就能流出泪水来。

 

勇利开口喊他:“维克托……我想喝水……”

 

“水,哦,水在这儿。”维克托手忙脚乱地转身拿桌上的水壶倒了温水。

 

勇利从床上坐起来,凑近了维克托手中的玻璃杯喝了几口水。

 

维克托的心还在发疼,低声问:“勇利觉得有哪里不舒服吗?”

 

勇利摇摇头:“我没事。”他抬起头微微眯着眼睛打量这个房间:“我的眼镜丢了。”

 

“我吩咐人去取新的来了,一会儿就到了。”

 

维克托俯身,拉过勇利的手,同他十指相扣,掌心贴合着。

 

“我真的很害怕,只要勇利没事就好……”勇利感受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外面空气微凉,他们抵着额头对视,弥漫在蓝色里的水汽聚拢,他看着勇利,眼圈发红,哽咽着说出:“勇利,我爱你。”

 

勇利抬手拭去他的眼泪,嗓音沙哑:“我也爱你,维克托。”

 

铺天盖地的纷扰、明暗中的斗争,还有费尽心思的猜测,好像一切都在这场雨中尘埃落定了。



之后的部分请走链接!

微博








 @九本  这个短篇完结啦!各个章的字数分配问题就不要在意了,胡乱来了。

不知道大家理解Summary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的意思了吗。

点个小红心留条评论吧,让我看看是哪个小可爱喜欢这篇文呀!

 


评论 ( 29 )
热度 ( 260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