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R18】半步之遥 1

*商战 双巨头设定

*年龄操作 33岁×29岁

*现代都市架空

 

Summary: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心爱之人胜生勇利被绑架了。

 


意识从无尽的深海中醒来的时候,胜生勇利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可真不怎样。


平日里戴着的近视镜不知道丢到了哪里,或许是被别人收走了,也说不定是在挣扎的过程中掉在原地了。眼睛被黑色的布蒙住,看不见一丝光亮。他尝试着活动自己背后的双手,捆绑住他的不是粗制的麻绳,而是冰凉的铁链,一节节细小坚硬,紧紧地缠绕在他的手腕上,擦得那处的皮肤微疼。脚踝上的触感让勇利知道双脚也被铁链绑了起来。他心下有些无奈,自己又不是有重罪在身的犯人,何必遭到这样的特别对待。

 

勇利感觉出来自己身处于移动的车厢内,这里飘在空中的尘土吸入到肺里让他皱了皱眉。也不知道距离他晕过去过了多久,或者说这辆车行驶了多长时间。他身上还穿着到公司开会穿的西装,胳膊肘处传来痛意,想必是被擦伤了。


周围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和汽车运行中的声音别的什么也听不到。手机、钥匙……身上的所有物品都被收走了,勇利试图转动身体,用捆在身后的手在周围摸索,寻找到能打开铁链的东西,然而他把这块地方摸了个遍,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既然如此,勇利重新靠到墙面上,回想着今天的经历。

 

公司高层临时有个紧急会议,勇利正好在家空闲着,也有几天没到公司去过了,也没叫司机来接,自己开车直接去了公司。散会后拒绝了经理请他吃饭的邀请,便向地下停车场去了。没想到的是有人在那挑好了监控录不到的角度,专门“等”着他来。几个人从身后悄无声息地靠近,他发觉到异样,转身抬腿要踹出去的时候,胃突然剧烈地抽搐了下,引起极大的疼痛,疼到想让人蹲下去,动作慢了那么一瞬,便被那些人制住了。

 

意识模糊之时勇利想的是这胃疼得真不是时候。那时候他抱怨胃疼发作不合时机,这会儿再想起来,心里叹气,骂自己活该。明知道自己胃不好,就不该连着两顿饭都不吃。

 

勇利在心里一个个地过最近和他家打过交道的人。牵扯到利益的复杂关系,免不了有对立。他在生意场上向来待人温和有礼,对真正帮过他的人有一份真情,反之在发展路上除去作对的声音时也毫不犹豫。胜生勇利做事的手段和方式被人拿去和俄国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比较。两家是出了名的处处对立,然而这两位做事的风格却如出一辙。

 

世人不由得评论说,正因为相近,他们才容不得彼此的存在,关系势同水火。

 

当初勇利亲耳听到这种评价的时候,还是在床上,众人眼中他的死对头,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亲口告诉他的。

 

有着银发蓝眸的俊美男人伸手拂开他额前略长的发,满是笑意地将他听来的原话复述给勇利。

 

“勇利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勇利被折腾狠了,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懒懒地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维克托。

 

“他们说你容不下我,”维克托说,“可是现在勇利就在这么做啊。”

 

勇利脸上还带着潮红,听了这话又红了几分,维克托缓慢地动了动。

 

“下面是,”维克托又将手贴在靠近勇利心脏的位置,“这里也是。”

 

“都将我容得好好的。”

 

气息温热,语意暧昧,他虽年过三十,一笑仍带着令人心驰神荡的吸引力。

 

勇利将掩在身上的被子又往上拉了拉,遮住通红的脸颊,只留一双明亮的眼睛在外,埋在被子里的嘴角忍不住扬起来。

 

世上没有人比他们彼此更了解对方。

 

 

 

勇利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长时间未进食让他的胃又开始隐隐作痛,幸好这车还算平稳,不然一路颠簸他可真要吐出来了。他的手下现在应该在想办法追查他的位置了……勇利找了个稍微舒适点的姿势,胃痛和沉闷的空气让他决定还是睡过去。


“是辆越野车,牌照是假的。根据停车场和路况监控来看是向市郊西区去了。途径A-118和E12道路的可能性极大。”

 

办公室中人人都在忙着自己负责的事情,人数不多,留在这里的都是胜生勇利的亲信。每个人同外部交换讯息的渠道都切换到了加密模式。电脑屏幕上显示出实时的路况监控,技术人员试图破解另一方施加的密码,通过远程开启胜生勇利手机的定位。

 

一墙之隔的外面,没人知道欧陆商界三大巨头之一的胜生勇利先生遭到了绑架。

 

门口处突然传来吵闹声,负责董事长办公室接待的秘书小姐试图拦住向里走的男人。他一个人来的,身旁不见他平时的跟班。秘书脸上没了沉稳冷静,几乎是惊慌失措地阻挡:“您不能进去!胜生先生下令,这里禁止任何外部人员进入——”

 

她刚才正好输入密码要开门,一股力量在她身后把门推开。她转过头,平时在电视或杂志上见到的他都是带着笑意,可从没见过这个男人这样的表情。

 

秘书伸出胳膊挡在男人身前,然而指尖都在微微颤抖。再加上这人与自家老板素来不合的关系,她根本不能让这男人进来——说不定他还会趁老板被绑架做些什么不利的事情。她打心底里害怕他,然而还是要拦住他。

 

男人停下步伐,垂下眼眸,好像这才看见了拦着自己的女人。

 

办公室的人都向这边看过来,却没人出声,一时间场面成了说不出的僵持。

 

有人突然想起来这可能会被外面的人看到去,连忙喊:“先把门关上!”

 

秘书咬了咬牙,也顾不了那么多,收回胳膊,匆匆地跑过去将开着的门关上。关上之后又想到这人已经被放进来了,他们几个总不可能将他再赶出去。他们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胆量。

 

“我想我对待女士一向很礼貌。”这话是说给秘书听的。

 

“今天我亲自来到贵公司,”这话是对在场所有人说的,“是来帮忙的。”

 

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在心里分析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句话的可信度有多少,接着才思考为什么维克托会知道胜生勇利出事了,然而时间紧迫容不得他们再耽搁,和他在这里计较并没有什么用处,转身又立即投入到自己的任务中。

 

维克托看了眼手机上最新收到的消息,他认出来勇利的助理,告诉他说:“我已经派人分析出了他们的目的地可能是哪里。在市郊西区,准确的说是A区或者C区。请你把以下的地名记下来。”

 

年轻的助理惊讶地睁大眼睛,连忙拿起笔,在本子上随维克托所说的记录着。

 

“A区马卡罗瓦、A区日丹诺、C区普什卡尔……A区布拉茨克森。”

 

“我们这就调取这些地点附近的监控。”助理拎着本子匆匆地走开了,又指挥着各个人查地图、规划路线、计算时间,联系外面的人员出发。电脑屏幕上又显示出来几个录像框。

 

维克托握紧了放在身侧的手,嘴唇抿成线,眼底的蓝像蕴含着寒冬的冰,一片冷意。

 

 

斜风裹着碎雪悠悠洒洒,落在人身上,又迅速融化。冷风吹得人脸颊发凉,呼出的白雾很快消弭于无形。

 

“帮我办件事,”胜生勇利拿着手机绕进了屋檐下面,“查一下新招来的那个司机。”

 

“我怀疑他是维,”勇利顿了一下,“我们对家安插来的人。”

 

挂了电话,他又站出去,继续在楼梯间口等车来接他。司机说到街口了,马上就能到这边来。一会儿的功夫,他也不想再上楼进到屋子里躲着。


视线所及的远处有车不间断地驶过,来来往往的车灯堪堪略过一个人影。勇利散漫的目光渐渐聚焦在那人影上,站在原地没动,双眉却微微皱起。

 

他不明白那人大晚上地出现在这里,并且在雪地里站着是要做什么。

 

远处的人发现了他,踩着积雪跑过来叫他:“勇利。”

 

“维克托,你在那站着做什么?”

 

“门卫说在这儿的住户才能进。”维克托不知道在雪中站了多久,衣服、帽子上沾得都是碎雪。“我在等勇利。”

 

说不准是维克托是兴头上来了,跑到这做戏来了。勇利又注意到他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头和耳朵,把到嘴边的反问又咽了回去。刚才一直在处理事务,他这才把静了音的手机拿出来看,一排同一个号码的未接来电,他没给这个号码加备注,是维克托的。

 

胜生勇利恰当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和疑惑:“抱歉,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邀请你吃晚餐,”维克托拍了拍肩头的碎雪,他仍旧站在雪地里,贴在身上的被拍下来,又有新的雪落上去。“看在我等了这么久的份上,勇利也要同意这个邀请。”

 

勇利心下满是疑问。那句话怎么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虽然维克托平时也没少向他献殷勤,不过这会儿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也迈进雪地里,微微抬起头迎上维克托的目光,说:“好啊,我的荣幸。”

 

后来的某一天,勇利翻看手机日历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个雪夜的当天是情人节。维克托瞧见背对着他的男人耳垂红起来,凑近了拿牙齿轻咬勇利的耳垂。他的手从勇利身上松松垮垮穿着的衣服里钻进去,弄得勇利全身发软,丢了手机倚靠在维克托身上。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密码被破解了!地点是涅瓦湾的AWP码头!”

 

技术人员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却被旁边的椅子脚绊了下,跌跌撞撞地冲过来向胜生的助理报告。

 

助理对着电话里迅速地讲道:“装备带全,剩下的待命人员立刻出发——”他转过头,看到站在监控器前的维克托,迟疑了一瞬,还等他未开口询问。

 

维克托将手机锁屏,收回到衣兜里,“不对。”

 

“……什么?”

 

“勇利不在那里。”

 

“怎么可……”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手机的定位难道就一定是他们所在的位置吗?助理不由得握紧了手机,他手心冒汗,“总要去看看,或许他们就在那边。”

 

男人看了他一眼,低声念出一个地名,转身离开。

 

“布拉茨克森。”




tbc.


下一章:2



是个很短的短篇,为开车而生的。  想尝试写成熟男性的恋爱!

还有 @九本  还没来得及写文评真是抱歉qqqq

题目感谢才华与美貌兼具的 @鲭木则 天使

如果你喜欢请给个红心/评论呀,好想知道大家的反响((




评论 ( 20 )
热度 ( 351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