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Spring Iris Poesy

现代架空

治安者/猎魔者维克托×冰系魔法能力者/魔物勇利

20161225贺文《Winter Alice Hymn》后续

 

年前的点文,抽到的是 @九本 和 @三禾火木 点的后续篇

 

《Winter Alice Hymn》全文

 

 

 

 

晶莹剔透的糯米内包着红豆馅,小小的一团缩在搭起来的叶子下。有酸奶油夹心的松软蛋糕表层加了透明的果冻,其中一颗颗饱满的草莓艳红诱人。还有淋了黄油的松饼,叫人咬下一口来满是牛奶和蜂蜜的甜味。这些准备好的点心把食盒装了个满满当当,更不要说街边趁游客量增加摆出的大排档,俄罗斯当地的美食、美式的、意式的,还有日本春季限定的糕点,全在樱花树下开卖了。

 

公会的治安者领袖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正和他的搭档、以及恋人,胜生勇利正在休假期间,他们来到了俄国的首都,五月当地的这时正值樱花开放,虽说维克托在公会内身居高位,但是他的假期也要由再上面的人批准,不然他倒是愿意每天都给自己放假,和勇利一同出门远游。

 

“那帮老头只批准了三天假期,我可是提交了两周假期的申请。”维克托从勇利手中举着的竹签上咬走最顶端的一颗团子,在口中咀嚼着,有些愤愤不平。

 

一旁的黑发青年手中依然举着那串团子说:“要是你两周不在岗,会带来很多麻烦的。”

 

“但是我们只有三天、三天!本来想去勇利的家乡赏樱花的……”维克托转头揽住勇利的脖子靠近他说。勇利把团子递到维克托的嘴边,维克托再次咬下一个来。

 

“可是首都的樱花也不错啊,我们已经看见了。”勇利仰起头,嘴角带着一抹浅笑。

 

像是雪堆砌在枝头的樱花开得烂漫,在浅淡的天空色下摇曳。胜生勇利注视着这重重叠叠的樱色时,脑海中总是想起熟悉的景色,在海上的桥背着包跑过,庭院的走廊前的台阶上落了樱花,甚至连温泉的水中也浮着花瓣。俄国的樱花开得要比家乡的迟很多,这时候那座小镇的樱花怎么样了,勇利不由自主地想,眼底划过一丝落寞。

 

随即感觉到挂在自己身上的胳膊稍稍用力了些,维克托靠近了勇利,在他侧脸处吻了一下,带着安抚的稳重力道。

 

“等年假我们就回我们的另一个家。”

 

他说我们的家,勇利笑起来,眼梢和脸颊都染上比樱花还要好看的红,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沙哑,开玩笑说:“谁说那也是维克托的家了?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维克托作出一副颇受打击的样子,身体向勇利靠过去。

 

“维克托你好重——”

 

他们手中提着的食盒是打算来到这找片空地休息时打开吃的,里面放了许多的点心,是两个人工作完晚上回家做的。然而到了这儿之后发现人很多,早已经没了位置,只能暂时先在路上走走。

 

大排档里的美食种类多得令人眼花缭乱,烧烤摊热火朝天,翻个面,刷上酱料,那香气就随着滋滋声冒出来,还有卖日式点心的,与樱花时节相呼应,人们都愿意掏钱买下来吃。他们两人站在一家摊位前等着师傅做好章鱼烧。

 

付完钱一手接过冒着热气的盒子,维克托拿起竹签叉了一个吹凉喂给勇利,见他吃下去后问:“勇利,这个做的味道怎么样?”

 

“啊,还……”

 

他的话还没说完,不远处传来巨大的碰撞声和尖叫声,维克托迅速转过身挡在勇利身前,眉头紧锁,向那处看过去。

 

周围的人纷纷惊慌地逃开,大声的尖叫和喧嚷声混成一片。烟尘弥漫,临时摊位撑起来的棚子塌陷成狼藉,其上站着一只近似人形的生物,不过它可比人的体积大多了,畸形的身体表面覆盖着脏乱的羽毛。

 

勇利微微眯起眼睛,在维克托背后轻声道:“是魔物。”

 

那只怪物转过头来,薄小的嘴唇掩盖不住口中的大牙,嘴边正不断往外滴着令人恶心的唾液。它又低下头,尖锐的爪子下牢牢地按着什么东西,急迫地咬进嘴里然后吞咽,喉咙中发出沉闷的呼噜声。

 

维克托从大衣内侧抽出他的枪来:“嘿,这可真扫兴,我的食欲都没了。”另一手将食盒和刚买来的那盒章鱼烧一起放到一旁的空桌上。

 

待他们看清它在撕咬的是什么之后,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严肃,心里沉重起来,同时也明确了心中的猜测。维克托吸了口气,“为什么这里会有Windgo……”

 

勇利上前一步,站到维克托身旁:“大概是它的冬眠期结束了,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顿了下,接着说到:“趁它还在进食,赶快疏散人群。”说完就只身朝魔物所在的方向走去。

 

“勇利做疏散工作,”维克托拉住了他,“我到那边去。”语气平和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态度,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勇利。

 

勇利深深地望了一眼维克托:“你要小心,我会很快过去和你汇合。”转身向奔散的人群跑去。

 

维克托将那支枪收回去,抬起手,一把长剑像是撕裂了空间一般,缓缓地现形在维克托的手中,通体泛着冷冽的光芒。他提剑向那怪物在的位置飞奔过去。

 

来这里的有很多外国游客,勇利用俄语喊过之后,再次用英语喊话:“Please go north! And try to find a closed space to hide——”疏散着人群的同时密切注意着维克托那边的情况。

 

这个年轻的亚裔人看似温和的面孔上是与他人不同的冷静,他站在那,身上带着令人平定的气质,喊话的声音沉稳有力,众人在惊慌中不由得听了他的指挥,迅速地寻找躲避的地方。

 

人群向北边奔逃,纷纷躲进街边的商店内。其中有的人情绪过于恐惧,浑身颤抖,被身旁的人连拖带拉的弄了进去。

 

那只魔物迅速地吃完了肉块,出于贪吃的本性,这点东西是根本无法满足的。它再度抬起头四处寻找猎物,直接就看见了手中握着长剑的男人站在不远处,跃下那片废墟,飞速地向维克托冲过去。维克托便向南边奔过去,引它远离人们避难的地方。

 

伸出的尖锐的爪子直直地想要刺入人类的身体中,维克托转身抬起剑,削铁如泥的剑刃与它的利爪碰撞到一起,怪物被撞出去,它的爪子上留下了深深的裂痕,却感不到痛似的,再度摇摇晃晃地起身。

 

它混浊的眼球在眼眶里转动一圈,张开口发出的竟是人类的声音,也不知模仿的是从哪里听来的女孩的声音,甜美的声音与它丑陋的外表结合起来怪异无比。

 

“I'd like some cakes——”

 

维克托毫不犹豫地再次挥剑挡住它的抓挠,说:“No, 你可一点都不可爱。”

 

然而怪物跃过维克托,飞速地冲到他身后去,它的速度太快了,以至于维克托还没完全转过身来,那只怪物就借着在树上的蹬力向维克托的背后袭击过去。

 

冰花在空中迅速转起漩涡,凝结成坚实的盾面,将Windgo的利爪阻挡住。同时维克托的长剑贴着盾面下方一扫,将它又砍了出去。

 

魔物窜上了樱花树上,中间的空地并不宽敞,两旁樱花树的枝头重叠地交叉在一起。它暴躁地在枝头间跳跃抓挠,寻找着下一个冲下来的机会。维克托和勇利背靠背地站着,眼睛都盯着它,作出随时应对它的防备。

 

勇利召出细长的冰枪,握在手中,横在胸前,他对维克托说:“我们得想办法制住它,它的行动太快了。”

 

维克托接过他的话说:“——然后用火烧它。”

 

樱花被吹来的风和魔物的冲撞而松动,片片如霏雪般洒落在空中,此刻却无人欣赏这幅美景。尖锐硬实的冰刺撞击到魔物身上不断爆裂,炸开的碎片在阳光下折射出光亮,将魔物的速度硬生生地减缓下来,同时长剑挥舞一次次地阻挡下它的攻击。

 

Windgo面向着勇利扑过来,勇利连忙以冰枪相抵,然而怪物挥舞的利爪擦过他的右臂,那处的衣服被撕开,在皮肤上划出一道不浅的伤口,鲜血迅速地流出来,传出的气息加剧了魔物的暴动。

 

勇利松开手,冰枪坠地砰然消失,他立刻用手按住流血的伤口,并且手心内汇聚细微的亮光,试图掩盖自身流露出的气息,冰花绽放在那道伤口后凝结,把他的伤口密密实实的遮挡了起来。比他更快一步的是维克托迅速地翻身挡在勇利身前,平日里一向礼貌的男人此时低声狠狠地骂出几句俄语,同时用自己的身体掩盖着勇利向空无一人的摊位处移动,“勇利,伤口怎么样?”

 

身后的青年说:“我没关系,血已经止住了。”

 

维克托心疼的不得了,下定决心要赶快解决掉这个半人半鬼的东西。问:“一会儿暂时将它固定在空地处,勇利能做到吗?”话音刚落,他挥剑将跟上来的魔物打出去。

 

“没问题。”冰枪再次在勇利手中凝聚成形,同时在那只魔物看不到的地方,数根锋利无比的冰刺在空中形成,环绕成一个圈,每一根的顶端都对准了不同的落地点。

 

“注意安全。”

 

维克托将长剑收起来,他伸手向背后,寻常人看不到的空间裂开,便拿出来一把弓箭来,又抽出一根箭矢。转身抬手从挂着的门帘上撕下一根布条,拿了桌上的酒精浸透,把布条结实地缠绑在箭头上。又将剩下的酒精倾倒在木炭里,火焰一下燃烧起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出三十秒便将燃烧着的火箭对准了魔物。

 

魔物似是不甘心一次次被面前的人类阻挡,喉咙里发出如同野兽般的怒吼,正向勇利冲过去。

 

维克托喊他的名字:“勇利——”

 

勇利抬起的右手向下一落,空中长而坚实的冰刺急速地斜下插入松软的泥土中,完美地将那怪物围困起来!

 

几乎是那冰刺刚定在土中,维克托的手指立即松开,箭矢带着燃烧的火光,如同闪电般飞出,划开空气,直直地射中了那只魔物。

 

火苗瞬间在它身上燃开,不惧刀枪的身体却在火焰的燃烧下迅速变得灰暗,它被困在高大的冰刺中,发出嘶吼,挣扎的身形渐渐消失在火光中,最终化成灰烬。

 

风吹过,那浅浅的一层灰烬散落在泥土中,冰晶化成点点亮光也随风扬起。树上落下的樱花在轻轻缓缓成扑簌。

 

勇利回过头,望着维克托向自己走过来。男人丢掉手中的弓,甚至等不及将它收起来,快步走到勇利面前,把他上下左右地好好打量了一番,又看了他右臂上的伤口,确定之后才迎上勇利的目光。

 

他们现在都很狼狈,脸上都带着些遮掩不住的疲倦。

 

维克托伸出手,勇利将手搭上去,随即被维克托向他的方向轻轻一拉,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勇利辛苦了。”

 

“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维克托的声音低沉:“是啊,先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青年靠在男人肩头的脸颊红的好看,笑眼弯弯。没有再说话。

 

他知道,维克托也害怕呀。

 

春天的樱花开得如霞似火,落到地上掩去一切,也落到他们的肩膀上。于无声之处,颜色绚烂。

 

 

 

 

 

 

 

FIN.

 

 

 

 

本文中Windgo的设定是根据百科的文字脑补的,不与其他影视作品中的相同。

谢谢 @一渣渣渣渣渣渣 太太提供帮助。有兴趣可以看一下: Windgo百科

或许有bug...能力有限,查了很多资料,问了不少人,搞得大家都以为我在吃烧烤(。

还有艾特川川小天使 @屿川 

评论 ( 14 )
热度 ( 222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