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东京晴日 Ⅴ/完结

*现代架空

*酒吧老板×驻唱歌手

  两个声控谈恋爱的故事

 

前文:


微博整合阅读版戳我

 

 

睡觉之前特地用手机定了闹钟,响起来的那一刻勇利没有动,睡得太晚了,现在感觉连眼皮都不想抬起来一下。躺在床上,脑子里迷迷糊糊地想今天定闹钟是要起来做什么。

 

他忽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眼睛还闭着,伸手摸到了眼镜,反应了两秒钟睁开眼睛,戴上眼镜,接着下床出了房间。尽管整个过程心里十分眷恋他的床,动作还是不拖泥带水。

 

天晴了,窗外的微风轻轻吹过,两三片叶子从梧桐枝头悠然落下,融进地上还绿的草里。

 

勇利刚洗漱完出来,就看见维克托从他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脚步有些不稳,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向勇利打招呼:“早上好,勇利。”

 

勇利僵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不知道维克托是否还记得昨天晚上说给自己的话,不过看这幅懒散的样子大概是忘记了,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点低落的情绪,露出微笑说:“早,维克托。”

 

男人用鼻音嗯了一声算是回复,晃晃悠悠地走到沙发边坐下,怀中抱着靠枕又合上眼睛看起来困极了。勇利打算去做早饭,距离开饭也要一段时间,他便问维克托:“要不要回去再睡一会儿?”

 

勇利见维克托没动,想必是夜里没睡好,现在连房间的床也不想躺回去了。勇利想着要不要帮他把枕头和被子抱出来,让他在沙发上躺下睡会儿。

 

勇利还没来得及作出决定,就听见维克托缓缓开口说:“现在勇利爱上我了吗?”

 

说完这话维克托又闭上了嘴,双唇紧紧地抿着,神色晦暗不明,重新闭上眼睛,也不打算听回复的内容,是决意要睡他的回笼觉了。

 

心脏跳动得很快,话语就梗在喉咙中,再差一点点就可以说出来了。勇利又将它囫囵地咽回去,快步走去厨房。他的指尖发烫,对着料理台发愣,心底却一遍遍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时候,现在不该说这些。

 

吃饭时两人好像又变成了刚认识时的状态,不,比他们刚认识的时候还糟糕。勇利心想,那时候维克托还会笑着问自己蹲在他的店门口做什么。这会儿谁也没笑,谁也没说话,就这么安安静静、相对无言地吃完了这顿饭。

 

维克托起身的时候,勇利听见了一声叹息,那声含着沉重感情的叹息轻的像羽毛,被风吹散在空气中。勇利在原位坐着,或许是自己听错了,却感到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紧了,痛苦从心底弥漫出来,灌满了胸腔,勇利张了张嘴,没说话。

 

维克托把椅子推回到桌边说:“我出一趟门,为酒吧置办些东西。”

 

勇利想都没想,立刻开口说:“我也去。”

 

维克托愣了下,勇利连忙接着说:“……我可以帮你拿东西。”

 

“好啊,”他终于笑了,眉眼温柔,一如往昔,“不错的主意。”

 

他们经过酒吧出去的时候正巧碰到尤里和奥塔别克从二楼下来,互相问好之后,维克托问尤里:“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金发的少年反问:“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维克托伸出食指说:“或许能顺路呢。”

 

尤里瞪了他一眼:“顺路也不和你们一起走。”

 

“好巧,我也是这么想的。”维克托笑眯眯地发表感想。

 

奥塔别克和尤里去外面吃日式早餐,两拨人在酒吧门口分开。勇利听说他们几人从俄罗斯过来到日本,一是旅游,二是想把维克托带回到俄罗斯的家乡去。不过这个想法已经没有实行的可能性了,米拉昨天晚上醉醺醺地拍拍勇利的肩膀,高深莫测地说:“因为他已经找到留在日本的理由了啊。”

 

勇利当时笑着回应:“啊,是这样啊。”

 

……是这样呢。心脏加速地跳动了几下。

 

天空是蔚蓝色的,漂浮着几片绵薄细长的白云,雨后清新的空气里能闻到泥土湿软又晒热后的味道。他们去了中心区的商业街,肩并肩地走过繁华的大街,穿梭的人流中有各种口音的通话声,嘈杂喧闹,他们两个人靠在一起边走边说,像是根本不会被周围的环境打扰到。维克托对这一带很熟悉,他带着勇利转过几个拐角,最后来到的地方是一条看上去很有年份的街。

 

店门口挂着的招牌是日文,这是家卖酒的店,等走进去会发现这里的酒的种类许多。维克托去和老板订酒,勇利俯身对着酒瓶上贴着的鬼画符似的汉字研究。

 

“怎么,勇利要买这个吗?”

 

“啊,不不。”勇利回头见到维克托站在他身后,正看着勇利面前的那瓶酒。

 

维克托思索了下说:“如果勇利想喝类似的,我回去可以帮你调。”

 

调酒?维克托也会调酒吗,从没见过维克托动手调过酒,不知道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勇利支支吾吾地说好,问维克托酒订好了吗。

 

“OK,都解决了。”维克托牵起勇利的右手,就那样十分自然地,牵起来,握在自己的手中。“接下来我们出去随便走走吧。”

 

维克托拉着他往外走,勇利在他身后看两人牵着的手,对于维克托的建议迟了数秒钟才轻声说:“好。”

 

说是随便走走,他们倒是买了许多东西,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有许多也是没必要的。维克托买完一样转身就交给勇利拿着,在他手上再加一个袋子,勇利全都微笑着收下——这可是他自己说的,帮维克托拿东西。

 

维克托空着手在前脚步轻快地走,勇利在后拎着大包小包。忽然维克托的脚步停下来,旁边是一家乐器店,宽大明亮的橱窗里一眼就看见店中央摆着的钢琴。

 

维克托问:“勇利要买钢琴吗?”

 

勇利忙说不用,生怕维克托再要自己想办法把钢琴也带回去。然而视线还是隔着橱窗落到里面的钢琴上。维克托笑了,一把拉过勇利,顺势接过他手中的几个袋子,推门迈了进去。

 

椅脚边堆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两人坐在钢琴前的长凳上,勇利试着抚摸琴键,光滑微凉的黑白色就在指尖下,待他察觉到自己嘴角扬起的时候,维克托已经在一旁看了他许久了。勇利脸颊迅速染上红色,又别过头去。

 

一旁维克托试着按下几个音,一段简单的节奏就流淌出来。

 

勇利微微睁大眼睛看向维克托,维克托笑说:“可能不太熟练了。”随即抬手放在琴键上,熟悉的节奏响起来,如流水般的琴声萦绕在厅室内。男人修长的十指在琴键上跳跃,从容地弹着钢琴,眼中带着笑意。

 

他们一人弹完了一曲,另一人再继续弹。轮流弹过几首之后便四手联弹,心情快乐的像是被海风鼓起的白帆。不顾及他人的目光,不在意时间的流逝。橱窗外经过的路人驻足观看,店员也倾听只属于他们二人的演奏。手下的动作未停,弹出的曲子早已不按照所学到的乐谱来,无法言说的默契统合两人的演奏。随心所欲,只要他们高兴,他们便弹。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他们没人说话,只是拾起他们来时带入的东西起身。然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琴声停止后,火热的感觉还在体内四处奔流。店员对他们最终没有买钢琴好像并不计较,甚至称赞了他们,之后二人就离开了这家店。

 

刚从店里走出来,维克托突然拉起来勇利的手,将自己手中的购物袋全都交到了他手中,转身便飞快地跑了起来。勇利怔愣了一下,这可是耍诈,随即展笑颜开,喊着维克托的名字,迈开双腿,追了上去。

 

好像返回到了十七岁。

 

路旁栽着梧桐树,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落下来,垂到地面,汇聚形成一道道细长的光柱。他们在街边奔跑,迎面的清风像海浪般起起伏伏,吹拂起头发和衣服。

 

维克托停住了脚步,转身回望勇利,勇利在他面前两步远处停下来,微微喘息。阳光晃得勇利睁不开眼,看不清维克托的脸庞,但是勇利知道他在笑。

 

笑容和阳光像是金灿灿的蜂蜜,一股脑的全都灌进了勇利的心里。

 

勇利往前一扑,抱住了他,嘴唇贴了上去,吻住了他。

 

东京今天的天气很好,电线杆和蓝天倒映在路旁的一滩积水中,他们在蓝天中接吻。

 

维克托没有再问胜生勇利那句话。

 

我要告诉他,我爱他。

 

胜生勇利心想。

 

 

 

 

 

 

FIN.

 

 

 

 

 

 

 

 

 

《东京晴日》完结啦。 @九本 

这个结局是最初就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是我很喜欢的结局。

写到的文中谁也没说出告白,不过他们还是相爱了,最后让他们接了个吻hhhh(

中间几度想停止这篇文了,但是想要讲述的故事总该有个结局。

非常谢谢喜欢这篇文的你!(比心

我们之后再见!

评论 ( 18 )
热度 ( 157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