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东京晴日 Ⅲ

现代架空

酒吧老板×驻唱歌手

   两个声控谈恋爱的故事

 

前文:

 

拉住的窗帘遮挡住外面的阳光,房间内光线昏暗,木色的吉他斜靠在墙边,时钟的指针滴滴答答地走,床上的青年好像依然睡得深沉。 

 

朦胧中听到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勇利继续闭着眼睛,睡梦被声音吵醒竟没有烦躁,反而是下意识地用耳朵追寻着那个声音。

 

讲的不是日语……听起来……好像是俄语。

 

能在早晨的意识从睡眠中渐渐醒来的时候听到这样的声音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勇利又翻了个身,迷糊地想,再躺一会儿吧。

 

他接着在床上滚了一圈,似乎很享受这张床的舒适度,再次毫无顾忌地翻身。

 

声音真好听——

 

勇利还没来得及把这句话感慨出口,便和带着凉意的地板“咕咚”一声来了个亲密接触,脸朝下地摔下了床。挥舞的胳膊又咣当一下撞到旁边的衣柜,撞击触碰带来的酸麻痛意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疼疼疼……”勇利用尚且完好的胳膊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一抬头看到了维克托。他本来在外面通话,听见勇利房间的动静就冲了进来,手上还拿着手机,快速地向那头说了两句话,也不管对方的回应便挂断了电话。

 

勇利坐在地板上,抬手摸了摸脸颊,然后就看到维克托来到他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不让他乱动,仔细地将他看了一遍,“还好没有伤口……”被蹭到的地方微微红肿,可能是被撞疼了,眼底也泛着红色,鼻头也红红的,像是哭过一场。

 

维克托的嘴角扬起来,“我是不是该考虑和勇利睡在一起,以免勇利再次从床上摔下来。”说着轻触勇利的皮肤,指尖在肿起来的地方划过,带起身体的微微颤抖。勇利连忙说:“不、不用了,下次我会小心的。”热度从耳根窜起来,烧到脸颊上,染红一片。

 

维克托松开了手,依然笑眼弯弯的看着他,仿佛在问:“真的不用吗?”勇利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几乎是落荒而逃出了房间。

 

直到站在洗漱台前照镜子勇利才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几缕黑发在头顶不安分地翘起来,磕碰到的地方现在红肿得更加厉害,最要命的是嘴边还有睡觉时流出的口水的痕迹。

 

一是实在是没眼看自己的惨状,二是想到自己这幅样子被维克托近距离地看了个一清二楚,勇利抬手捂住脸颊,手掌刚碰到疼痛的地方,他又咧着嘴放下手。

 

出来的时候,桌上摆着已经做好的早餐,维克托在桌旁低头看着什么东西。勇利走过去,想到自己起床很晚,早餐又是维克托做的,心底又生出些愧疚感,开口说:“抱歉,我今天起晚了。”

 

维克托抬头看勇利,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勇利迎上维克托的目光说:“明天的早饭我来做吧。”

 

维克托似乎有些意外,接着欣然回复:“好啊。”求之不得。

 

靠近阳台处铺了毛茸茸的深灰色地毯,勇利便脱了鞋子,抱着吉他坐到那上面。从这里抬头正好能看到酒吧后院上的天空,偶尔有几片云出现在视野内,再次抬头望过去的时候不知被风吹到了哪里去。

 

他低头翻动手下的乐谱,因为低下的动作露出一片白皙后颈,维克托从后面走来入眼就望见那片肌肤和黑色的发尾,心里想着想要把手放上去,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一手轻扶在勇利的后颈处,另一手拿了裹了冰块的毛巾碰到勇利脸颊上红肿的地方。

 

前头冰冷的触觉和后面维克托手掌的温热将勇利夹在中间。他被凉意刺激得向后缩了一下,却更加贴近维克托的手,近距离的接触让勇利觉得有些不自在,然而如果再往前移就是冰冷的毛巾,勇利试图寻找到一个恰当的位置无果,僵硬在原地,任由维克托的处置。

 

维克托在他身后向前倾身,抬手举着毛巾贴近勇利的脸颊:“勇利不敷一下就要肿成小猪了哦。”过了一会儿维克托换了个位置,扶在勇利脖后的手放了下来,勇利暗自松了口气,却看见维克托在他面前半跪下来,再度将隔着毛巾的冰块靠近肿起来的地方。

 

蓝色的眼睛里是满是专注,专注看上去又深情,像是静谧的海吸引人陷入其中。

 

不知不觉间放松下来,勇利感觉到疼痛感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凉意带来的舒适感。被这样温柔仔细地对待,似乎自己的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惊扰了维克托。

 

最后毛巾被撤去,男人向前俯身,飞快地在最后冰敷的那一处落下轻柔的吻,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离。

 

维克托眼中含着笑意,对胜生勇利发问:“痛痛飞走了吗?”

 

天还未完全黑下来,酒吧内亮起来灯,墙上的木格子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勇利托着下巴坐在吧台边上,试图数清一排到底有多少瓶酒,令人眼花缭乱的标签上标着数种语言,看起来包揽了多个国家的酒。

 

萨拉拿来洗净的玻璃杯放到吧台里面,瞧见在愣神的勇利,笑着与他打招呼:“Hi,勇利,晚上好。”

 

勇利也微笑着回复:“晚上好。”

 

萨拉眨眨大眼睛,凑近了说:“你唱歌真好听,昨天你一开口,大家都被震惊到了呢。”

 

“啊,谢谢你。”青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也没有那么厉害啦。”

 

萨拉问:“呐,我能不能点歌呀?”

 

“这个……”勇利不用回头都能感受到有人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回头去看。

 

米凯莱正好从厨房走出来,看见眼前这一幕,冲过来问:“你们在做什么?”

 

“米奇——我想让勇利帮我唱首歌给你。”

 

“哈?为什么要他唱,要唱萨拉唱给我就好。”米凯莱毫不犹豫地回驳了萨拉的提议。

 

“因为勇利唱歌很好听啊……”

 

勇利不动声色地起身走开,留下他们兄妹二人在原处大声争论。

 

他下意识地回避着维克托的视线,也尽力减少同维克托主动对话。不为别的,仅仅因为每次想到维克托,那个吻的触感便浮现在心里。当时一触即分的感受早已经模糊了,不知为什么想起来的时候就能够清晰地再现,暖流冲刷过体内,带起隐约朦胧的情愫在心底蔓延。

 

左边、眼梢的下方……就在眼镜框的下面……

 

勇利发觉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手指已经抚上脸庞。

 

慌忙放下手,环顾四周看有没有被别人看到,维克托就在他前面几步远处站着,一手插在口袋里,看似随意地靠在拐角处的展示柜边,目光沉沉地看过来。

 

维克托看见勇利看见了自己,眼睛一下亮起来,正要开口说话。

 

酒吧门口的推门被人从外一脚踹开,让·雅克·勒鲁瓦本来靠在固定的那扇门边同一名年轻女性交谈甚欢,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险些洒了杯中的酒,好在他晃了两下保持住了平衡,转头就要对踹开门的家伙怒目而视。

 

站在门口的是一位金发少年,好像浑身上下都带着戾气,细长的碧色眸子危险地眯起来,直直地看向维克托。

 

维克托走到他对面,笑着说:“我告诉过你,未满十八岁的孩子是不能出入酒吧的。”

 

他嗤笑一声:“我怎么没在别的酒吧听说过这破规定?”

 

“这是这儿的规定,我的酒吧。”

 

他发出不耐烦的啧声,身后站在店外的青年走上前来,黑发黑眸,沉稳地开口说:“算是我带他来的。”

 

“还有我已经十八岁了。”

 

这家酒吧的老板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下一章:

 

 @九本 大概还有两...章完结...?

这篇的年龄设定都是遵循原作走的。


评论 ( 10 )
热度 ( 117 )
  1. 蜜蘋果卷茶 转载了此文字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