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东京晴日 Ⅱ

现代架空

酒吧老板×驻唱歌手

  两个声控谈恋爱的故事

 

前文: 


勇利把经常架在鼻梁上的蓝色眼镜摘了,换上了隐形眼镜,换了白衬衫和休闲裤,害怕背着吉他会把衣服压皱了,就把吉他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维克托见到他的时候端详了他一番,弄得勇利犹豫着问:“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维克托笑了笑,说:“没有,一切都很好。”他揽过勇利的肩膀,似是开玩笑地说:“不过别人看大概会觉得勇利只是个中学生。”

 

“怎么可能——我都二十多岁了。” 

 

东京城亮起万点灯火,五光十色的霓虹映得天空染上紫红色。这家酒吧亮起暖黄色的灯光,陆陆续续有客人前来。

 

勇利上台前同酒吧的工作人员认识了一下。在后厨做些餐点的意大利男人是米凯莱·克里斯皮诺,他的双胞胎妹妹萨拉是这里的服务员,然而米凯莱经常因为担心自己的妹妹在点单时遭到陌生男性的骚扰而举着大勺从厨房里冲出来。

 

米凯莱今天也是对着维克托说:“维克托,你帮我看着萨拉的身边,当然——你也得和萨拉保持距离。”

 

维克托回道:“希望你今天能做到不在上班的时间从厨房冲到客人的座位去。”

 

勇利有些尴尬地在一旁听着米凯莱和萨拉拌嘴,忽然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回头正对上一张放大的脸庞,勇利下意识地向后缩了下,那个男人勾起嘴角,直起身来,目光依然落在勇利身上打量。

 

他问维克托:“这就是我们的小明星吗?”

 

维克托转过身扫了他一眼,告诉他:“克里斯,顾客在等着点酒,赶快回到你的位置上去。”

 

叫做克里斯的男人耸耸肩,对勇利眨了下眼睛:“期待你今晚的表演。”

 

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交谈着喝酒。勇利知道他该上台去了,回头看了一眼维克托,他在等着酒吧的老板开口叫他上去,实际上他也听到了。

 

维克托将手放在勇利肩膀上,然后轻轻地将他向前推了一下,勇利感觉自己就稀里糊涂地走上了台子,坐到了话筒前的位置上。

 

勇利怀里抱着他的吉他,抬眼看台下,稀稀落落的小部分人把注意从自己的事情中投向了这个陌生面孔上。台上的灯光有些亮,勇利伸出手把话筒的位置调了一下,手掌心被冒出的汗水打湿,他随手弹奏出几个音调,台下又有几个人听见了声响抬起了头。

 

他暗自深呼吸,缓缓闭上眼睛。

 

开口唱出的歌声响起的那一刻,现场齐齐一静,顷刻间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在舞台上弹唱的青年身上。

 

维克托站在台下,望着灯光下的青年,勇利专注于自己的歌而没有注意到台下人们的变化。最初因为些许紧张,尾音有些飘忽,却给人一种悠扬的感觉。渐渐沉浸到歌曲的感情中,便忘记了紧张,也忘记了自我。

 

临近结束时,转手弹奏的吉他降低了几个调,勇利睁开眼睛,澄澈的双眼在灯光下似乎含了一汪清水,紧接着视线猝不及防地撞入维克托蓝色的深瞳里。

 

原来他一直都在看着我。

 

勇利唱出最后的词,心里想到。

 

一曲结束,没有人鼓掌叫好,他手足无措起来,茫然地扫过台下,最后视线追寻到维克托身上。

 

维克托依然看着他,抬手带头鼓起了掌,其他人如梦初醒般地反应过来,雷鸣般的掌声夹杂着叫好声响起来。

 

勇利这才想起来自己上台来忘记说些什么就开始唱了,慌忙中起身向台下鞠躬感谢,握着话筒开口补开场白,那副样子又惹得客人们哄笑起来。

 

负责安保工作的让·雅克·勒鲁瓦端着一杯威士忌从门口溜过来,撞了下维克托的肩膀。维克托转头看他,他说:“嘿,他还挺受欢迎的。不过还是不及我和乐队在这里演唱的时候的风头。”

 

“JJ,上班时间不准再喝酒了。”

 

“啊——?”

 

维克托从他手里抽走那杯酒,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诶,等等,为什么啊——?”

 

勇利同台下的观众说了几句话,重新拿好吉他,开始了下一首歌。歌声响起,人们在音乐中与同伴碰杯饮酒,仍有不少人依然望着舞台这边,到了高潮处还会一起同勇利唱。

 

三首曲子过后,到了暂停的时间,勇利从台子上跳下来,维克托一直在旁边等着他,冲他招招手,带他去了后面的休息室。

 

一口气喝掉一杯凉茶,勇利擦了擦嘴,转过头看维克托,目光里带着期冀,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维克托笑说:“勇利做的很好,我很满意。”

 

勇利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了明确的答案,今晚的表演得到了维克托的认可。然后就转身向外面走去,打算继续开始下一节的演唱。勇利觉得今天晚上自己有着浑身使不完的力气,走路时都快要跳起来。

 

他刚转身迈出两步,便感觉被人从后面抱住,脸颊腾地一下红起来,也不敢回头去看。

 

勇利声音微微发颤:“呃,维、维克托……?”

 

“那个……我背上出汗了……”

 

维克托没动,过了一会儿,下巴搁在勇利肩膀上,凑近了勇利耳边低声说:“勇利表现得过于好了……”说出的声音伴着呼出的热气,惹起一阵酥麻。

 

不能理解,自己表现得好不应该是他想看到的吗?

 

“……看样子能给我带来不少收入呢,这真是太好了。”维克托松开勇利,笑得一如往昔,拍了两下勇利的肩膀,“去吧,要努力挣钱哦。”

 

说到底还是财迷性质啊。勇利无奈地笑了下,转身拉开门走出去了。

 

不多久场外响起来勇利与台下客人们的互动声,青年外表乖巧懂事,说话又得体礼貌,定是得到许多人的喜欢。维克托站在原地没动,摩挲着下巴认真思考着一个问题。

 

胜生勇利太受欢迎对自己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BAD.

 

大写的BAD.

 

全场结束后,一晚上唱了十首歌的青年怀里捧着不少礼物,鲜花甜点礼盒中间还夹杂着好几张卡片,被维克托全都挑出来。

 

含蓄点的写的是“感谢你的表演、非常棒、请继续加油”这样的话,占了大部分。

 

直接点的就是手机号码或是其他联络方式,只是少数。

 

克里斯感慨说:“年轻人的恋爱啊,散发着青春的气息。”

 

勇利眼看着维克托将一张张卡片看过之后合并整齐,然后全都放进他自己的衣兜里。

 

“诶、诶?那个……”

 

维克托难得正经地同勇利解释:“工作的时候收到的东西都是要交给上级的——也就是要交给我的。”

 

“啊,是吗,那这些也……”勇利犹豫地看了眼花和甜点盒子,有些不舍似的递给维克托。

 

“这些吗,花回去找个瓶子插进去,放到我们的餐桌上就行——话说我买回来的那个好看的花瓶放到哪里去了。哦,还有这些甜点,看上去不错的样子,我们一起吃了吧。”

 

勇利高兴起来,觉得维克托的主意不错。

 

克里斯擦着玻璃杯,默默将头转到了一边去。

 

“嘿——这些花可真美,是哪位女士送给我的吗?”让·雅克·勒鲁瓦刚送完最后几位客人,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得到的是两人整齐划一的回复。

 

“不是。”

 

窗外有夜风吹来,东京在深夜时还有着属于它的喧嚣声,细瘦的月亮悄无声息地悬挂在城市的溢彩之上。勇利站在床前,朝着那轮月伸出手,五指微微张开,月的微光便从他的手指缝隙中倾露出来。

 

他又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些傻,飞快地放下手,脸上仍是有大大的笑容。拉住窗帘,躺回到床上,关了床头的橙黄色灯光,整个房间便陷入黑暗中。

 

晚安,明天也一定是个好天气。



下一章:



说好不更了.....还是挤时间写了一些。 @九本 我有更新噢。

这个连载是短篇的,就讲讲我脑海里他们有趣的故事罢啦。


 


评论 ( 16 )
热度 ( 136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