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东京晴日 Ⅰ

现代架空

酒吧老板×驻唱歌手

 

 

      虽说立秋已至,东京市的温度还是偏暖。

 

      风和日丽的天气里,趁着和煦的阳光在午后小憩一会儿,或是同家人朋友外出秋游,都是令人愉快的事情。总比挤上一班通往市中心的电车,几乎要窒息在混杂着各种味道的沉闷空气里好。

 

      胜生勇利肩上背着吉他,站在靠近车窗的位置。施加在肩带上的重量让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肩膀。前脚掌隐隐作痛,尽量向前靠着,以免身后的人将他的吉他作为靠背压着。一手抓着扶手时,口袋里传来消息提示音,他又从上衣兜里掏出手机,调出页面。

 

      是来自泰国友人披集·朱拉暖的一条位置消息,勇利点开地图看了一下,看样子应该很好找到的。他单手握住手机,用拇指在键盘上轻触几下,回复了一条感谢的消息。很快地收到了回信,是一个大大的仓鼠笑脸。

 

      “加油,祝你好运。”

 

      勇利的眼角弯起来,他抬头望向车窗外。楼群林立之外的天空湛蓝,没有一丝浮絮。倾注而下的阳光照耀着大地。

 

      今天是个好天气。

 

      从车站一路搭地铁过来,转乘几个路线,胜生勇利觉得他还是高估了自己。

 

      手机屏幕显示的地图上亮着的红标和他所处的位置标记已经距离很近了,他在这个街头已经来来回回走了许多遍,目光扫过两旁的一家家店铺,却没找到他要找的那家酒吧。

 

      勇利索性在行李箱边蹲了下来,揉了揉发酸的脚踝,背在身上的吉他碰到地面。勇利打算再从地图上看看,再不行他就去问路人。这时手机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

 

      “是勇利吗?”

 

      电话那头是个好听的男声。用真利姐的话来说就是那种听了能怀孕的声音,不过勇利可以肯定的是他所认识的人里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声音磁性低沉的男性,还这样亲昵地叫自己的名字。

 

      勇利一头雾水,仍礼貌地问对方:“是的,您是哪位?”

 

      “勇利蹲在我家店门口做什么呢?”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还要不要面试了?”

 

      蹲在地上的青年身体一僵,下意识地抬头,便看到对面的门从内被推开,一个男人向他走过来。

 

      在手机听筒里的声音和眼前的男人说出的声音完美重合地响起。

 

      他笑着对勇利说:“我可是等了勇利好久了呢。”

 

      果然声音好听的人长得也很好看啊。

 

      勇利怔愣地望着男人,脑海里就剩下这一个想法。

 

      在没有走进来的时候,勇利怎么也不能相信店面装修的看上去充满了复古风,甚至有种历史厚重感的店是一家酒吧。他在大街上转来转去的时候,一直以为这是一家卖古董或者书籍的店。

 

      这与他印象中的酒吧的样子大相径庭。

 

      刚才出来的人便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是俄罗斯人,有着银发蓝眸,全名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勇利犹豫着开口叫他“尼基弗洛夫先生”的时候,男人摆摆手,说称呼他的名字就行。

 

      维克托给胜生勇利拿了一杯热牛奶,勇利有些拘谨地抱着自己的吉他坐在高脚凳上。白天的这个时候这里是停止营业的,说实在的,勇利自进来之后见到的人只有维克托一个。

 

      维克托像是看出了勇利的疑惑,主动开口说:“那几个家伙,这时候不知道都在哪做自己的事情。到晚上的时候会过来的。”

 

      勇利抿了抿唇,低声说了句:“抱歉。”

 

      “怎么突然道歉?”

 

      “因为我迟到了,本来约好的是三点钟的。”

 

      维克托笑起来,说:“勇利不算是迟到吧,我可是亲眼看着你在这条街上多次走过店门口哦。”

 

      勇利抬起头,顺着维克托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店门处安装的玻璃是单向可视的,从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情况,从外面却一点也看不到里面。所以说刚才勇利在外面抬着头打量着两边的店铺,拖着行李箱许多次走过了正确的地点全部都被维克托看在眼里。

 

      ……勇利忽然觉得没有丝毫愧疚感了。

 

      接下来便是进入正题。最后维克托问勇利会些什么乐器,勇利告诉维克托自己会弹吉他,见维克托没有反应,又连忙加上一句。

 

      “还会一些弹钢琴……不过家里没有钢琴,弹得很少。”

 

      勇利说这话时神情间流露出些许请求的意味,脸颊微红,看起来生怕维克托连他的表演听都不听就拒绝他。维克托看在眼里觉得有几分兴趣,说:“不为难你,会弹吉他就够了。”

 

      维克托转了下座位的角度,身体向后微微倾斜靠在吧台上,抬手掌心朝上向勇利示意,“我愿意听一听勇利的歌。”

 

      青年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维克托没有对他的经验提出很高的要求。紧接着立马反应过来,端正脊背,勇利随手拨弦试了下吉他的音,确定音色正确之后,修长的手指弹奏起吉他。

 

      维克托双手交握,看着青年垂下眸子时细长的眼睫。阳光透过窗子斜照进来,显得他的肌肤白皙,脸颊上还有着未消退的红晕。

 

      “乘着摇晃的电车直到镰仓,寻找躲藏在紫阳花丛中的,你的身影……”虽然只有简单的吉他弦乐伴奏,声音包含感情,让人恍惚间忘记这仅是清唱。

 

      到最后时吉他声与歌声短暂停歇,再次响起时,他的声音带着沙哑,一双明亮的眼睛睁开望向远处,如同所唱的歌词中祈求着:

 

      “时间啊快停下吧,让我回到过去。然后,告诉我这一切都是谎言。”

 

      “求求你。”

 

      弹奏的吉他声还在继续着,渐渐渐渐,声音愈来愈低,直到消失。

 

      掌声响起来,惊醒了还沉浸在这首歌的感情中的勇利。

 

      维克托伸出手,笑得温柔,对他说:“勇利,欢迎加入。”

 

      胜生勇利大学四年学习的并不是声乐专业,他的人生里从来没有去专门地学习过任何关于声乐的知识。但是他喜欢着音乐,热爱着音乐。

 

      追随梦想,总要从第一步开始。自己要在日本本地找一个酒吧做驻唱歌手,最后还是曾经在他的大学做过交流生的泰国朋友介绍的酒吧。披集说过他和这家店的老板认识,所以推荐勇利去他家的酒吧做歌手。

 

      勇利坐在沙发上心想,自己的能力真的被维克托认可了吗,或者说是维克托看在披集的面子上接纳了他?

 

      眼下他正在维克托的家中,这位老板先前说好会提供住处。勇利拎着行李跟着维克托过来的时候还天真地以为维克托给自己提供的是单独的套房,还在酒吧的后面,走路就能到。心说这待遇也太好。

 

      打开房门的时候注意到完全就是有人生活过的地方,维克托接过勇利手中的行李,对勇利有些抱歉地笑笑说:“酒吧也没有多余的房间了,我自己住这么大的地方也是空闲。”

 

      虽然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要和自己的老板住到一起。不过勇利也没什么可介意的,出去住的话,他也承受不了东京这个地段的房租。

 

      家中母亲的朋友奥川美奈子知道了自己来到东京做驻唱的事情,在电话里提高音量问勇利:“自己一个人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那你为什么不到我的酒馆来做驻唱?——”话音落下两人都沉默下来,勇利觉得自己喉咙发紧,握着的手机都开始发烫。

 

      因为他们都知道,在唤作长谷津的小镇里,如果坚持做一位驻唱的话,很难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勇利露出一个笑容,却笑得苦涩,放轻了语气说:“美奈子老师,我总不能挣你的钱啊,你要给我发工资吗?”

 

      美奈子听懂了他的意思,顺着回复说:“你这家伙,我才不给你发。”

 

      维克托正好从浴室里出来,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勇利正同美奈子说着话,看见维克托突然结巴起来,维克托见状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这声音被电话那头的美奈子听到问:“你和谁住在一起啊?”

 

      “是、是酒吧的老板啦……”

 

      “啊,把手机给他,我和他讲几句话。”

 

      勇利只得把手机交给维克托,双手合十向维克托用口型说:“拜托了。”

 

      维克托接过电话后美奈子向他讲了几句希望他能多多关照勇利的话,维克托很温和地一概同意下来。

 

      最后电话挂断,维克托扬扬手机,笑着问:“是勇利的女朋友吗?”

 

      “不不不、不是的!”

 

      “那就好。”维克托看了一眼慌张的勇利,把手机抛给他,转身向他的房间走去,“去准备一下,我们该去酒吧里了。”

 

      勇利站在原地想了一下维克托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在这里做驻唱歌手的还有要是单身的要求?反正这项他也符合。之后起身向另一头自己的房间走去。

 

      天色黑下来,他即将要进行自己的第一次表演了。

 

 

 

 下一章:

 

 

写着写着想起来点文还没写。(捂脸   @九本  我更新啦,明天出门没办法更新(x

新坑希望你能喜欢! 之后会有原作的其他人物陆续登场的。

歌是:湘南が远くなっていく-七尾旅人。

评论 ( 18 )
热度 ( 128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