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Vanilla Ⅲ

平行世界设定注意

上司维克托×职员勇利

现代都市背景 架空 有私设

HE短篇

 

前文:

清晨六点二十九分。镜子里也是他一个人。

 

也许真的存在一百万个平行世界,一百万种可能性,一百万个你我。

除却其他的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世界,我们以第一百万种方式在第一百万个世界中相遇了。

 

 

 

[00]

 

      当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千百万个世界就在脚下分裂生长开来。

 

[01]

 

      办公区的人们发现上司已经在两小时内走出办公室到外面五次了。

 

      “我想喝玉露茶,这里有没有?”

 

      “办公室的打印纸好像快没有了。”

 

      “我来看看这个计划的进度。”

 

      总之他每次走出来都有着一个理由,但是这些事情根本不需要他一个上司一趟趟出门亲自做。办公室的秘书怀里抱着一大沓打印纸,左手拿着报表,右手端着上司要的玉露茶,满心苦闷却保持微笑再一次劝解距离上一次走出来不隔四十分钟的上司大人,需要什么不必走出来和她说,直接给她发消息就可以。

 

      维克托慢条斯理地边关上办公室的门边告诉她:“我需要亲自去看一个工作,这是我必须去的。”

 

      秘书连忙道歉,并且表示您去哪里可以。

 

      然后她就看见上一秒还严肃地告诫她的上司脚步轻快地向办公区的胜生勇利走去。

 

[02]

 

      维克托走过去的时候,勇利正在和睡意做斗争。

 

      一直阴沉的天空露出了些阳光,透过幕墙上不遮光的窗户透进来,晒在身上暖暖的。

 

      男人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今天不研究超自然现象了吗?勇利。”

 

      勇利被吓了一下,睡意立刻飞走了,他想要坐直身子迎接他的上司,却发现整个人几乎处于上司的怀中。维克托从他身后握住桌子上的鼠标,凑近了看电脑屏幕上的内容,说话时带起的胸腔的震动就在勇利的脑后。

 

      “并、并没有研究那种东西……”勇利磕磕巴巴地试图辩解自己是清白的。

 

      “是吗?”维克托起身离开了他,正视着勇利说道:“那么你来我办公室一下,带上你本月的工作报告。”说完就留下一个背影回去了。

 

      勇利只得连忙从桌子上的文件夹里找出那份报告,确认无误后慌慌张张地跟了过去。

 

[03]

 

      一杯加了糖的咖啡。

 

      氤氲的热气翻腾升起,窗外的太阳又被乌云遮住了,天空再度恢复成暗沉的颜色。

 

      勇利有些忐忑地等着维克托看完那份报告,他看得仔细,每一行每一个字都读过去,半晌合上了文件夹。

 

      维克托将身体向后微微靠了一下,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再度开口的时候让勇利紧张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他对勇利讲着勇利工作中的每一处优秀还有不足之处,对他负责领域的未来建设提出了一条条建议。他说得语速不快,声音沉稳,不知不觉中勇利已经入迷的聆听着。

 

      待到说完的时候,勇利这才端起桌上的咖啡,热度已经有些冷却了,他没有任何介意,想端起来一口气喝下去,然后回到他的办公区继续工作。

 

      维克托却出声阻止了他:“冷了就不要喝了,我再去给你接一杯新的。”

 

      “不用麻烦了,就这么扔掉很浪费。”勇利接着伸手去端那杯咖啡。杯子却被维克托拿开,放到自己跟前,距离勇利更远的位置。

 

      “现在我决定收回这杯咖啡了。”男人按着那杯冷掉了的咖啡,对勇利露出一个笑容,然后端起来一饮而尽。

 

      “以及没有浪费。”

 

[04]

 

      到了下班的时候,外面却突然下起瓢泼大雨,房间内哀声抱怨连成一片。

 

      旁边的女同事担心她的精心打扮的妆容:“没有带雨伞,出门肯定要变落汤鸡了。”

 

      有的人问:“叫辆计程车来,开到公司下面就是了。有人愿意和我一起拼车吗?”

 

      还有的人在趁机秀恩爱,“我要给女朋友去送伞,今天出门前看了天气预报,特地带了两把伞。”

 

      “哇你这家伙——把伞留下一把——”

 

      勇利坐在座位上没动,从办公室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拼命地做工作,现在脑袋里有些混乱,半天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外面下了大雨,而自己也没有带雨具。然后继续思考该怎么样回去。计程车?叫计程车是个好主意,可是就他一个人花钱太多。女朋友?这种东西他也没有……

 

      最终决定还是乘地铁回家,从公司到地铁站跑过去也不会淋雨很久。

 

      勇利收拾完东西,拿起包就要离开。

 

      “勇利,你要到哪里去?”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维克托见到勇利一副魂不附体的样子要往外面走,并且他身边手上没有任何雨具,不禁出声喊住了他。

 

      “啊,我回家啊。现在不是下班了吗?”勇利有些茫然,回复说。

 

      维克托挑起眉毛,“回家?你怎么回家?”

 

      勇利面对上司的询问一直都是乖乖地回答:“搭乘地铁。”并没有察觉到维克托语气隐约的僵硬。

 

      “你的雨伞呢?”维克托接着问,勇利正要回答忘记带了,维克托接着说下去:“就算你有雨伞你觉得现在你能出去吗?”

 

      勇利开始手足无措:“唔呃……应该没问题的。”

 

      维克托直接把走廊上的一扇窗子打开了,大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呼啸着冲进来,远处的云层深处发出隐隐的亮光,接连的是打雷的轰隆响声。

 

      “……”

 

      窗户又被关上了,维克托又扬起挂在手指上的车钥匙,仔细看和上一次的不是同一个。

 

      “坐我的车,我送勇利回去。”

 

[05]

 

      虽说勇利认为自己体格还是不错的,但是在一夜失眠、疲劳工作、寒冷空气的接连施压下,他终于不堪重负地发烧了。

 

      从维克托车上下来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些头晕,与维克托道别的时候尽量不让他看出自己的异样,想着回家吃个饱饭,睡上一觉,明天就又是美好的一天了。

 

      维克托皱起眉毛望着眼神有些迷离的勇利,有点放心不下。车就停在外面的街道上,据勇利说再走几十米就到了。维克托车上也没有雨伞,他便下了车淋着雨绕到勇利坐的那侧给他打开了车门。

 

      勇利看见维克托的举动惊讶又着急:“你这是做什么?”

 

      “我送你进去,下车。”

 

      勇利不想让维克托淋再久,连忙跳下车来,也进到雨幕里去,他刚站定的那一瞬间,头顶的雨点就没有了。维克托脱下身上的大衣外套,撑在两人的上方,遮住了冰凉的雨水。

 

      维克托凑到他耳边提高音量问:“勇利,是往哪边走?”

 

      “往前面直走就到了。”

 

      一件衣服搭起来的一方空间内,两人在雨幕中相依靠着前进。

 

[06]

 

      在旅馆的门口屋檐下,维克托收起来那件已经湿了许多的衣服抖了抖,“原来勇利家是开温泉旅馆的呢,真好啊。”

 

      勇利看着维克托,抿着嘴在心里想着。

 

      我该怎么说?要说欢迎你下次来做客吗?还是先对他送我回来的事情道谢?

 

      “时候也不早了,好好休息,我走了哦勇利。”男人没有再次撑开那件衣服,冲勇利笑笑,不给勇利反应的时间,便转身钻进了大雨里,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啊、维……”

 

      雨还在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风雨中。

 

      勇利望着他离开的方向怔愣了一会儿,然后转过身慢慢地向家里走去。

 

      到最后还是没有道谢,也没有约他下次再来家里作客。

 

      ……甚至没来得及给他一把雨伞。

 

[07]

 

      吃完了饭,也喝了热水,吃了药。勇利窝在沙发上,昏昏沉沉地有些想睡觉。

 

      外面的雨势见小,却仍然下个不停。

 

      勇利歪过头看窗外的雨,心想他平安到家了没有,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离这里远不远。想了半天,勇利还是决定向拿出手机发条消息表达对上司的关心,他把屏幕解锁,编辑好短信,删删减减修改数次,最终确定好内容之后,输入联系人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新任上司的手机号。

 

      退出编辑,按下返回键。

 

      提示,您的信息没有有效的收件人,将被放弃。

 

      勇利犹豫了一下,按下“确定”键。

 

      信息删除。

 

[08]

 

      他扔下手机放在一旁,然后起身想去开窗透透气。

 

      漆黑的夜色,阴雨连绵,玻璃上贴着许多晶莹的水珠。

 

      勇利站在窗户前,水珠慢慢下滑,在光滑的表面上划过细小的水痕,和其他一滴汇在一起,继续下滑。

 

      他站在那,望着玻璃映出来的自己的倒影,玻璃上的水珠在他的脸颊上蔓延流下。

 

      看起来就像我哭了一样,他试着伸出手去触碰窗子,然而那些雨点都在玻璃外面,在他的指尖外面。

 

      他看见倒影里的他痛哭着,额前的头发被撩起来,露出来的眉梢抑下去,一双睁大的眼睛里都是泪水,像豆子一样往外掉落。

 

      他看见他一边哭一边喊着什么,他努力去辨认他的口型。

 

      “不要离开……”

 

      “陪伴……在我身边……”

 

      勇利艰难地分辨出最后一句话,断断续续地念了出来。

 

      是什么、是谁让你哭得这么伤心?

 

[09]

 

      雨还在下。

 

      屋内一片黑暗,躺在床上的青年早早地睡着了,因为生病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放在枕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您有一条新消息。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11 )
热度 ( 244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