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Vanilla Ⅰ

现代都市背景

上司维克托×职员勇利

平行架空世界 私设有

HE短篇

 

 

[01]

 

      清晨六点二十九分。

 

      带着凉意的手指抚摸上自己的脸庞,湿漉漉的还挂着水珠,胜生勇利望着镜子,这里只有他一个人,镜子里也是他一个人。

 

      一模一样的面孔,他试着眨眨眼睛,扯动嘴角,镜子里的人也照样做出相同的动作。

 

      可他还是忍不住一遍遍确认镜子里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这说起来很奇怪,明明模样是一样的。但是他又感觉得到镜子里的那个人和自己有着不同之处。

 

      望向彼此的目光都是一样的清澈,然而他的眼角微微弯着,透露出一种快乐的情绪。那是从内向外焕发出的欣喜,让眉眼都柔和起来。勇利觉得自己的眼睛模糊了,使劲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再去看镜子。

 

      ……好像没有什么不同的。

 

      镜子里映出他微微皱起来的眉毛,睁大的眼睛,勇利向前凑近,想要看得更清楚。那人也凑近了,睁大着眼睛贴过来。

 

      勇利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有些愚蠢,他脸上浮起红晕,别过眼睛不再去看镜子。

 

      外面传来母亲招呼他吃早饭的声音,他只得放下手中的漱口杯,抓起旁边架子上的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急匆匆地出去了。

 

[02]

 

      难得的休息日,对于上班族来说是十分珍贵的时间。勇利在自己房间里坐着,抽出书架上那本最近正在读的书,翻到夹着书签的一页,摊开放在桌子上。低下头去读,入眼的文字排列成行。一行行顺着往下看去直到翻过几页时,他才惊醒,刚才读过的东西在脑海里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大白天就这么明显的走神,勇利晃晃脑袋,索性将书本合上,托着下巴把目光望向窗外。东京今天的天气不错,他听得见其他庭院里传来的客人们的欢笑声、交谈声。周末生意会更好一些,生活在大城市的人们总愿意泡泡温泉放松一下。

      他漫不经心地移开视线的时候,余光瞥见窗户的玻璃上有什么在闪动。目光再次落回去,那上面的一角就像是投影上去的老电影,模糊地展示着一个场景。勇利下意识握紧手,仔细去看,却一时分辨不出那场景是什么。

 

      两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上面,又瞬间消失不见。像是放映电影的机器被拔掉电源,玻璃上又回归一片正常。

 

      是有人在恶作剧吗?他意识到脑门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勇利起身走到窗台前,试着把手放在玻璃上,平滑的、带着凉意的,正常。他又推开窗户往院子里看去,没有任何人,抬起头环顾四周,没人。

 

      一切正常。

 

      那么不正常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看来最近真的是太忙了,勇利在心里暗自叹气。什么时候回一趟家乡,去看看长谷津的大海,也许心情就会好吧。

 

[03]

 

      胜生勇利一个人从超市里结了账出来,拎着沉重的一大包东西。他手里还拿着母亲写的需要他帮忙买东西的清单,低着头和小票对照,查看着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没有遗漏的东西,他把小票和清单放进口袋里,抬头继续走路。

 

      商场的一层是各式各样的品牌店,店铺都装修得精美华丽,或者低调婉约,总之从内到外都在彰显着格调与金钱的挂钩。勇利平日里的工资普普通通,本身也没有对这些商品的需求。他扶了下眼镜,看见前面有几个行人驻足在一家店前,望着橱窗。

 

      “你快看,这条项链真漂亮。”一对情侣也站在橱窗前,女孩的眼睛闪着光,兴奋地拉着她的男友说着。

 

      “啊,是蛮好看的……但是我也没钱给你买啊。”男孩抬起手抓抓头发,引得女孩一阵抱怨。

 

      勇利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扭过头也向里面看了一眼。明亮的灯光下,是一组店家展示的首饰。他心里想着,看上去是挺好看的,怪不得大家都在看。他的目光扫过橱窗里的一排展示品,在其中放在白色盒子里的两枚金色戒指上停留了几秒,然后转过头,脚步没有停下地走开了。

 

[04]

 

      转眼到了上班的时候,勇利穿着工作要求的西装,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繁华的都市,上班时间的高峰期,路上尽是和他一样的工作族,身着规范的衣服,拿着公文包,手腕上戴着手表。好像除却他们的面孔长得不一样,其他的地方都一模一样了。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总有一天会升职吧。

 

      公司楼下有一只贵宾犬。蹲在门口,冲他摇着尾巴。勇利试着摸了一下它的头,那只狗舔了他的手。他有些担心这只狗待在这里会被人牵走,又特地去问了保安。

 

      “你问这狗是谁的?一位先生把它留在这,然后到里面去了,说一会儿就回来。”

 

      勇利又嘱咐保安,“这里人很杂乱,麻烦您看好它,别让它走丢了。”

 

      保安答应下来,勇利看了一眼手表,快要到时间了,向里面走去。

 

[05]

 

      勇利回了家,把领带一扯,直接向后倒向床。眼睛很酸涩,明明告诉自己不能因为这种事哭,却偷偷地躲在厕所隔间里哭得泪流满面。

 

      可是真的很累了。精神抖擞地去上班,却狼狈地回家。

 

      自己负责的策划里总有几个人拖拖拉拉,从不按时完成任务。最后交上来的东西也是有好有坏,他只得亲自改了一遍再改一遍,从没抱怨过什么。

 

      上周的策划,还差最后一个人没有完成,一直拖到截止时间前十分钟邮件才发过来,勇利将他负责的部分并入,快速地浏览了,改动了几处明显不规范的地方。又用两分钟打印出来,将纸质稿交到上司那里。

 

      最终的结果是被上司叫到办公室训斥了一顿,理由是交的太晚以及质量不齐。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的脚步都有些虚浮,拖着酸麻了的腿,一步步往回走。

 

      勇利还没走到自己的办公区就听见那个最晚交的人说着:“胜生肯定又被上司责骂了,哈。”

 

      有的人为勇利出声维护:“这也不能怪胜生啊。”

 

      “哦,那你说这件事怪谁?怪你写得不好还是怪我交得晚?”

 

      之后是一阵沉默,最初说话的人笑了几声,“谁让他是负责人呢。”

 

      夜晚渐渐降临,屋内没有开灯,勇利在床上翻了下身,把脸埋在枕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真的好烦……”抱紧了被子,在床上缩成一团。

 

[06]

 

      这天早晨勇利叼着牙刷,眯着眼睛站在镜子前。他本来在刷牙,不经意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眼睛红肿。这副样子去上班肯定又会被那些人议论,勇利揉揉了有些酸的眼睛,再次睁开眼睛时镜子里的景象却是另一幅模样。

      镜子里的他也是哭过之后的样子,却不是难过的样子。他嘴角微微地勾起来,抬眼望向他,眼神里是对着某个人无可奈何的温柔宠溺。

 

      勇利睁大了眼睛,镜子里的人也睁大了眼睛。勇利抖了一下,嘴里的牙刷直接掉进了水槽里,他慌乱地低下头去捡起来。再度抬起头的时候,镜子又映射出他的样子。

 

      没有任何差别。

 

      勇利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我一定是累坏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青年竖起食指若有所思半晌,然后拍了一下手掌作出定论。

 

[07]

 

      来了一个新的上司,勇利所在的部门的原领导,也就是曾经训斥过他的原上司被调任了。勇利刚走进办公区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同事拉着他说个不停,他温和地笑着作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他是总部派来的呢,是个俄罗斯人噢,据说长得很帅……”

 

      女同事们则是偷偷地在座位上补妆,时不时互相交头接耳说些什么,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笑。

 

      过了会儿办公区终于渐渐平静下来,虽然人们还是在各自心里想着事情。负责办公室的秘书过来叫了勇利。

 

      “胜生,上司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勇利起身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许多道目光直直地戳在自己后背上,他有些僵硬地保持不和那些人的视线对上,连忙去了办公室。

 

      勇利先是在门外深呼吸了一次,整理了一下衣服,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然后敲了两下门。

 

      “请进。”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抬眼看他,勇利先是被他的容貌和气质冲击了一下,银发的男人看见勇利进来,站起来,露出微笑:“你就是勇利吧?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然后伸出手,勇利连忙把手递过去同他握手。

 

      “请坐,不必拘谨。”维克托到办公室自带的茶水间里接了杯咖啡,又问勇利,“要放糖吗?”勇利下意识地拒绝:“不用……”其实他想说的是不用麻烦您了,维克托就端起咖啡走回来放到了他面前。

 

      他不得不喝这杯没加糖的咖啡了,他从小就不喜欢很苦的东西,偏好甜食。入口时的味道苦涩得让他感觉舌头都要麻掉了,眉头也轻轻皱起来。

 

      维克托看见青年的表情变化,也没拆穿他,问道:“怎么样?还合你口味吗?”

 

      勇利咧嘴回道:“嗯,很好喝。谢谢。”继续犯难地捧着杯子,盯着杯子里的咖啡看。

 

      “勇利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蛋糕?”

 

      “香草……诶?”也许是因为维克托的语气过于亲昵,也许是因为勇利面对咖啡的心情过于沉痛,回答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来。

 

      等勇利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之后,他放下了杯子,这样对上司太不礼貌了,他正打算道歉。

 

      办公室很宽敞,背着门口的方向是玻璃幕墙做的,勇利抬起头看见的时候,怔愣在原地。

 

      那是一幕清晰的景象。

 

      他看见宽广的冰场,观众席上座无虚席。而他站在聚光灯之下,冰场中央。

 

     

 下一章:Ⅱ(已更新)

 


 

 

评论 ( 12 )
热度 ( 255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