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行歌尽落梅Ⅵ(番外)

近代历史架空

商人维克托×游妓勇利 27岁×19岁

战争背景

古早狗血产物 ooc慎入

 

正文:[00]&[01] \  [02]  \  [03]  \  [04] \   [05]


[00]

 

      天气渐暖,白桦树的树枝上有了星星点点的绿色。贵宾犬趴在透过落地窗洒进来的暖洋洋的阳光中,在清晨打着盹。楼梯上传来脚步声,贵宾犬的耳朵动了动,睁开眼睛,摇着尾巴迎上去。

 

      身着睡衣的青年弯下腰摸了摸它,笑着道:“早上好,马卡钦。”

 

      然后走到餐桌旁边坐下,他的黑发凌乱,有些顽皮的翘起来,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胜生勇利打了个哈欠,眯了下眼睛,睫毛被生理性泪水微微沾湿。

 

      系着围裙,身材高挑的男人把最后一样餐点端过来放到桌子上,走到勇利身前,一手把勇利额前的发撩上去,凑过去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双手向下游走勾住勇利的腰肢,蓝绿色的眼睛深情地望着勇利:“早安,我的爱人。”

 

      青年脸颊微红,笑得灿烂,“早上好,维克托。”双手也自然地搂住维克托的腰,然后他抬起头,向上探去,试着去触碰维克托的唇。男人轻笑了一下,那声音低沉地在自己耳边响起,呼吸扑到脸颊上,带起勇利的一阵酥麻。

 

      他们闭着眼睛,嘴唇相触,舌头难舍难分地纠缠在一起。已经熟悉了的对方的味道在呼吸中如潮水般将自己淹没,甜蜜一遍遍洗刷着神经。互相搂着对方的腰,站着的男人的吻带着侵略,在勇利的口腔里扫过每一处。

 

      一吻结束,勇利气息有些不稳,红着脸说:“该吃饭了,吃完饭还有事情要做呢。”

 

      维克托笑着走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开始在面包上涂果酱,“刚才摸马卡钦了吗?洗手去。”青年只得起身到洗漱间洗了一遍手,再次回来的时候自己的餐盘里放着维克托涂好果酱的面包片。

 

      他刚想咬一口面包片,对面的男人又出声提醒说:“先喝汤,对胃好。”勇利抬眼去看他,看见维克托一手托着下巴也不急着吃饭,就看着自己,然后他把一个碗端过来递给自己。

 

      早餐期间是很安静的,美味可口的精致早餐,热气氤氲的汤食,两人之间偶尔交谈几句,祥和又温馨。勇利一边用汤匙搅着蘑菇汤,一边望着碗出神,好像这样的生活已经很久了,久到他都快要忘记了那些逃离的兵荒马乱了,久到他好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维克托进入到自己的生命里来了。好像他毫无征兆的闯进了自己的世界里,然后一切都顺理成章、顺其自然地过了下去。

 

      春天快要到了,俄罗斯的白桦树开始有了返青的迹象,但是他望着那些树木时,总能想起来那个白雪覆盖的庭院里,那株开得艳丽的梅树。还有那枝被他小心翼翼剪下来又扔进雪地里的梅花,不过好在,我们已经在一起了。那时候自己胆小而又脆弱,他回想起来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对过去的自己露出笑容,带着无限的包含之意。

 

      如果他能和那个他再次相遇,他大概会握紧他冰凉的手说:“我很幸福,谢谢你。”正因为是那个他,他才和维克托在生命中结下羁绊而走下去。勇利意识到自己想的太远了,又收回思绪,继续吃饭。

 

      “怎么了?笑得这么高兴。”维克托放下叉子便看见对面的青年嘴角弯着,饶有兴趣地问道。

 

      勇利无意识地摩挲着右手无名指上的金色指环,回答:“没什么,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抬起头对维克托露出一个笑容。

 

      两人吃过早饭,换好衣服,走之前给笼子里的梅花雀投喂了食物。一起出门,走在卢布廖夫的大道上,树林投下的阴影在地上斑驳成一片。

 

      维克托换了个姿势,把手臂搭在勇利肩膀上,“下午去探望你父母吧。”

 

      “嗯,这次别再带那么多补品了,他们吃不完的……”

 

      “毕竟我去了要吃炸猪排盖饭啊,这是饭钱。”维克托的手又不安分地在勇利的脖侧移动,勇利被他弄得有点痒,他连忙往左边躲,却直接躲到了维克托怀里。

 

      男人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发现青年的个子不知觉间长高了不少,接着把下巴抵在他肩膀上,“能为你做些事情,付出再多我也不心疼。”

 

      勇利忍不住笑出来,脸上是好看的红。眸子里一片水光潋滟,回道。

 

      “我也是。”

 

      旧时的岁月,过去的硝烟杂乱,在寂静空气中流下的泪水,再也不复。漫漫长夜,梅花在寂静的雪中开放,又在春的脚步里凋落,伴随着他们的笑容,暖阳晴照,在白桦林的温柔注视下,迎来新生。

 

 

 

      FIN.

 

 

 

 


评论 ( 19 )
热度 ( 257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