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行歌尽落梅Ⅳ

近代历史架空

商人维克托×游妓勇利 27岁×19岁

战争背景

古早狗血产物 ooc慎入




[00]&[01]

[02]

[03] 



[04]

 

      外面的雪终于停了,乌云消散开来,露出了冬日里的太阳。温度寒冷,阳光洒向大地的时候也为行走在露天处的人们增添了几分暖意。积雪还一层层的堆积着,并没有多少融化松动。江户的街头依然清冷,久违的晴天里也没有更多人出来。

 

      勇利走出店门的时候被阳光照得恍惚了一下,有多久没见过阳光了呢。站在前面的维克托回头来看他,勇利停驻在门前的台阶上,肌肤本就因为营养不够显得苍白,虽说近日他想着法得给他带好吃的东西补身体,然而成效也没有这么快。勇利站在阳光下面,肌肤更加白皙,还未从少年人脱离出来的轮廓柔和,棕色的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颜色更浅,透着琉璃般的晶莹。

 

      维克托问:“勇利,怎么了?”

 

      勇利这才回过神来,闭了下眼睛晃晃头,然后看向维克托,“没什么,终于放晴了啊。”

 

      那双眼睛看着自己,维克托和勇利对视着,表面上露出温和的笑,“是呢。”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跳的更快了。

 

      勇利今天穿的是维克托给他买的那套西式服装,合身的衣服把他身体的线条轮廓勾勒出来,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展现出他的身材之好。脱下平日里宽松的和服,换上西服,青年愈发透出属于成年男性的成熟气息,翩翩而不失风度。额前的黑发也被撩起来,露出清秀的眉目。维克托越看越喜欢,却又想拿外套把他兜头盖脸的罩起来,不让别人看见才好。不管是穿着和服还是西服的勇利,只给自己一个人看就好。

 

      维克托伸出手拉过勇利的手,像往常一样,把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冷不冷?”勇利笑着回:“不冷,你应该担心自己冷不冷才是。”维克托出门前把他的围巾围在了他脖子上,有些长的围巾把他裹得厚厚实实的,说这话时勇利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露出遮掩不住的喜悦。

 

      这是第一次维克托带他出去,好像是说要去和别人吃个饭什么的。不过去哪都没关系,维克托带他外出的喜悦占据了心头。

 

      到了一家看上去很豪华的公馆,胜生勇利从没来过这种地方吃饭,并且他也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还会有这么大的店开着门。掀开门口的帘子,一侧传来婉转的鸟鸣声,勇利抬头去看,里面是一只红色的鸟,仔细看羽毛上还缀着许多白色的点,在笼子中歪着头看着自己。

 

      勇利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问道:“这是什么鸟,真好看。”

 

      维克托扭过头看了一会儿说道:“梅花雀吧。”

 

      “嗯。”维克托知道的真多啊,勇利向维克托投去敬佩的眼神,维克托十分受用,接着说:“你要是喜欢,改天送你一只。”

 

      “啊,不用了。”勇利连忙拒绝,自己连照顾自己都难,哪还能养得了一只鸟呢。

 

      维克托以为他是不好意思,没有多说什么,想着到时候直接给他,他也不会不要的。

 

      在侍者的指引下维克托推开了一间包间的门,里面是日式的方桌,温度够暖和,几个男人坐在方桌四周,最里面的位子还是空着的。勇利见到的时候往后缩了一下,他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那些男人身边都带着女人,或是亲密地贴在一起,或是揽在怀里,都是一副声色犬马的样子。在维克托推门进来的时候,男人们像是被吓了一跳,推开旁边的女人,立刻站起来迎接维克托,脸上堆起来谄媚讨好的笑,恭敬地,直到维克托带着勇利在最里面的位子上坐下,他们才坐回去。

 

      其中一个男人喊了一声旁边一直站着的一个女人,那个穿着红色和服的女人就踩着碎步来到维克托身边,扑面而来的是她身上带着的芳香,她软软地对着维克托笑,凑得很近,端着酒壶要给维克托倒酒。勇利坐在维克托身边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维克托的反应,手心却一阵阵的发凉。

 

      勇利感觉维克托的手放在了自己肩头,把自己揽入怀里,耳垂悄悄地红了起来。只听维克托用冷淡平静的声音说:“不必了,我自己来就好。”

 

      那个女人有些犯难地站在原地,看了看维克托又看了看他身边的黑发青年,立即又笑道:“那我给这位小哥倒点吧,这酒可好喝了呢。”说完就越过维克托,伸出手要给勇利前的空杯倒酒。

 

      她的手刚伸出去,还没凑到勇利跟前,就被维克托一把握住,女人感受到他的手劲,捏的她骨头疼,她忍着不叫出来,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男人抬眼露出一个绅士的微笑,做出体贴回绝她的样子,“他不能喝酒。”

 

      在旁人看来就是他轻柔地握住了女人的手腕,然后又推开来。女人被推开之后,退回到墙角处,把手背在身后揉着被捏的发痛的地方,也不敢再上前来。

 

      一边座位上的男人冲女人使了个眼色,女人便退出去了。在座的其他人虽然不说话,目光都在主位上的银发男人和他身边的青年之间徘徊,然后互相对视露出“大家都懂”的表情。又都笑开来,纷纷端起杯子向维克托敬酒。

 

      维克托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不过勇利看得出那笑意并未到达他眼底,勇利有些担忧地望着维克托,维克托对上他的眼睛,那笑容一下就变得真切起来,凑近了问:“勇利看看有想吃的吗?”勇利又看了看那一桌精致的饭菜,再看看桌边的那些贴在一起的男女,摇摇头说:“我不饿。”

 

      维克托知道他不想吃,在桌子下面握紧了他的手,“我也不饿,”冲他眨眨眼,低声说,“一会儿我带勇利去吃。”

 

      勇利愣了一下,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心里暖暖的:“好。”

 

      一顿饭两人都没有吃什么,动了动筷子夹些菜来也是做样子。倒是其他的男人们喝的烂醉,身边的女人也衣服凌乱,面色绯红。期间不停地有人向维克托敬酒,勇利渐渐听出来,维克托是名商人,来日本做了很大的生意,这笔生意做成了,那些人感谢他。他并不懂这些生意场上的事情,只是看着维克托一杯杯酒喝下去,眉头越蹙越紧。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维克托举起最后一杯酒,向座位上的人致意。其他人连忙热切地端起杯子,迎合着。又是一片喧哗。

 

      走出这家店,勇利紧紧跟着维克托,问:“你还好吗?”维克托十分潇洒地摆摆手,“这点酒算不了什么。”然后低下头,手抚上青年的脸,维克托的呼吸带着酒的味道,近在咫尺,勇利连呼吸一时间都忘记了,瞪大了眼睛僵硬在原地。

 

      一个吻如蜻蜓点水般落在脸颊上,男人在自己耳边笑着说:“委屈你了。”

 

      勇利涨红了脸颊,心里惊讶和欣喜两种情绪交织着。维克托在心里一边自责一边给自己开脱,不会吓到他了吧,可是他这么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啊。两人之间充满着暧昧的气氛,他们站的距离很近,青年抬起眼看向维克托,整了整围巾,开口想说什么。

 

      枪声是在这个时候响起的,划破了空气的寂静,随之而来的是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呼喝声,身着异国军装的士兵出现在视野内,端着枪支指向站在店铺门口的二人。维克托不爽的“啧”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站在他跟前的青年就有了动作,他向前迈出半步,挪动身体,站到维克托身前,伸出胳膊把维克托护在了自己身后。

 

      维克托睁大了眼睛,随即就发现青年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然而从他的角度看见的勇利的侧脸,那眼中的坚定不可摧摇,直直地望着对面的众人。

 

      在剑拔弩张的情形下,维克托却清晰地听见那颗心脏在胸腔里敲打的声音。各种各样的情绪在心里发酵,有着言语说不完的高兴,还有着些酸楚,搅得他的心微微疼痛。暖流又在心底注入蒸腾,氤氲成热气,把他的心都要融化掉。

 

      维克托抓住勇利的胳膊放下来,然后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让勇利的紧张不安缓解了一些,然后他再次开口时,流利的英语脱口而出,声音平稳低沉,又带着隐隐的怒气。

 

      “别拿枪指着我们。你们最好看清楚,要找的人在里面。”

 

      带头的人问:“你是俄罗斯人?”

 

      维克托颔首:“是。”

 

      “原来是盟友,”那人做了个手势,让身后的人把枪都放下,然后看向勇利,“那这个人是日本人吗?”

 

      维克托眯起眼睛,加重了语气说:“他是我爱人。”

 

      那军官耸了耸肩,没说话,带着一帮人进了公馆。

 

      勇利从维克托开口和那些拿枪的士兵交流的时候他就愣在那里,维克托和那人没几句话就让他们绕过了自己。

 

      原来维克托用不到自己保护啊……也是呢,自己那么弱小。勇利想。

 

      维克托牵着勇利的手,跑着离开了这条街,他不想让勇利听见之后里面发生的事情。直到两人跑出很远之后,转了好几个转角之后,他才停下来,有些气喘吁吁地,放开勇利的手,然后一把抱住他。

 

      “岁数大了,体力就是不行了……”

 

      勇利脸上又开始升温,维克托怎么动不动就喜欢抱着自己。

 

      他紧紧地抱着勇利,等到两人气息稳定之后,他依然保持着拥抱的动作,耳鬓厮磨,用着温柔的语调说:“勇利……”

 

      “唔……嗯……”小声地回应着。

 

      “勇利非常勇敢哦,我很高兴。”

 

      “不过下次不要这样了,很危险的。”

 

      “嗯。”勇利沉溺在温暖的怀抱里,但又害怕自己的心跳声被贴的紧紧的维克托听到。“你和那个人都说了什么啊?”

 

      “诶?我啊,我说我是很厉害的人,他们再不走开我就把他们都打趴下。”

 

      明知道他在说的话是逗自己,勇利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的难过一扫而空。


      维克托起身,看着青年的笑容,说:“去吃东西吧,吃勇利最喜欢的,是什么呢。”

 

      “啊,是炸猪排盖饭……但是不知道哪里还有了。”

 

      “这个不要担心,去找就是了。”维克托帮青年整了一下围巾,又牵起勇利的手,“走吧。”

 

 

       To Be Continued. [05]已更新

 


写在最后的话:

 

莫名一次的更新越写越多。

 

本篇接近完结尾声啦,下次更新大概就是完结章了。

 

谢谢你的喜欢。


评论 ( 19 )
热度 ( 232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