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Darkness&Brightness Ⅵ

*现代都市私设
*总裁维克托×吸血鬼勇利
R18注意 上车请抓紧
*连载


现公开情报: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27岁,俄罗斯TIS公司总裁。

 胜生勇利:23岁,吸血鬼,原日本九州某便利店职员,现无业游民在长谷津的家里,将来职业:???


前文:

Ⅰ.我从白天迈入黑夜

Ⅱ.与你坠入深渊

Ⅲ.黎明破晓之时

Ⅳ.白色鸢尾

Ⅴ.归栖之处

 

Ⅵ.心脏连接之处

 

 

      萧瑟的季节里,天空到了傍晚时分就已经昏暗,树叶处于由绿色到黄色的过渡,有些叶子早早地就已经落下来,别院的温泉池热气升腾。麻雀飞落在枝头,啄啄身上的羽毛,歪着脑袋看亮着的灯光的房子内。

 

      几个人围在饭桌旁边共进晚餐,维克托吃完最后一口炸猪排盖饭,满足地放下空碗,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星辰,“唔,真是非常好吃。”神情中流露出一丝孩童般的稚气让宽子妈妈看了更加心喜,“这可是勇利最喜欢的饭呢,自从他回来之后他每天都要吃呢。”

 

      一旁的勇利低垂着头,默默地夹起泡菜放到嘴里,面前放着的属于他的那份炸猪排盖饭却没动几口。

 

      “勇利,今天怎么不吃炸猪排盖饭啊?”宽子妈妈这才发现勇利面前的饭没怎么动,仅仅是喝了味增汤,吃了点白米饭和泡菜。又露出来担忧的表情。

 

      “啊,没事,中午吃的太多了。晚上不太想吃罢了。”

 

      勇利连忙抬头解释。却一下子对上对面坐着的维克托的视线,维克托托下巴,身体稍稍向前倾着,嘴角勾着懒懒的笑,在宽子妈妈看不见的角度冲勇利飞快地眨了一下右眼。

 

      男人的荷尔蒙简直隔着饭桌都要溢到他这里来了,勇利接收到维克托隔空传来的电波,脸颊不可控制地红了起来,整个人的脊背僵硬地挺得更直了。

 

      宽子妈妈只觉得勇利看上去不太好的样子,出于对儿子的关心说道:“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勇利忙不迭地点点头,就要起身回去。

 

      “天色不早了,维克托也早点休息吧,让勇利带着你回去。”

 

      为什么还要带着他回去?他又不是不认识路。勇利起身的动作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又答应妈妈:“好……我知道了……”然后垂丧着头,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维克托笑眯眯地起身,自然而然地绕过来揽住勇利的肩膀,然后向宽子妈妈说:“我们先回去了,晚安。”

 

      宽子妈妈回以慈祥的微笑,勇利被维克托揽在怀里,怎么想怎么觉得别扭,明明是一只狡猾的狐狸还要在这里装作忠诚的好人。他腹诽着,却按捺不住扑通扑通跳得很快的心。

 

      两人一路无言地走到维克托所住的房间门口,勇利这才发现原来他和自己住的房间相隔不过几步远,既然到了就要各自回各自的房间了。勇利犹豫着该怎么开口道个晚安什么的,却看见维克托转过身来,看着自己。

 

      “诶?”

 

      暖黄的灯光下,维克托一步步向勇利逼近,身影在眼中越放越大,勇利不得已只好一步步地向后退,直到贴在了坚硬的墙壁上才意识到无路可逃,脸上露出紧张不安的表情,一双眼睛瞪大看着维克托。男人慢慢地凑近,一边抬起手擦过勇利的耳畔,轻柔的力度和肌肤的相触引起勇利的一阵微微的战栗,维克托把手撑在勇利身后的墙壁上,把勇利整个围了起来,勇利紧紧地贴在墙壁上,男人呼出的热气还是离他太近了,他脸上开始升温。


      维克托低下头来,他的嘴离他的脸颊很近,似有似无地摩擦过,然后凑到他耳边用着低沉的嗓音开口喊他的名字:“勇利……”


      “干、干嘛……”


      “今天是不是没有吃饱?”


      “……什么?”勇利迷茫地反问。他是问自己晚饭没吃饱吗?没有吃炸猪排盖饭让勇利用很大的毅力控制住了自己,这还不是他嘲笑自己胖才不吃的吗……啊不是这样,是我自己想减肥来着。勇利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


      维克托却伸出自己那根白天被划破的手指,在勇利微微睁大的眼睛注视下,他把修长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亲吻了一下,发出小小的“啾”声。正好是那个伤口的位置,也是勇利含到嘴里吸允血液的地方。


      勇利在猛得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的同时脸颊一下子红了。男人看向他的那双眼睛像是带着小钩子,让他的心尖止不住的微颤。在灯光的暗处里依然明亮,似乎燃烧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火焰。

 

      “只‘吃’了那么点,你一定还很饿吧。”

 

      男人的呼吸依然沉稳有序,慢慢地诱惑着勇利。勇利低垂着眼睛,眼睫小幅度地颤着,再次抬起眼的时候,不再犹豫,那种饥饿感再次浮出水面,伴着心底有什么东西清晰地破土而出,他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尝试着把手攀上维克托的肩膀,又慢慢收紧,他望向男人的眼梢带着嫣红色,嘴角扬起一个弧度。

 

      “是又怎样?”

 

      维克托的呼吸在顷刻间错乱一下,又努力恢复原样,但他知道他现在的呼吸频率比刚才的快多了。他把手从墙壁上撤下来,顺着勇利的后背下滑到腰部,勾住他的腰肢,又凑到他跟前,开口的声音略带被情欲渲染的沙哑。

 

      “我来喂饱你。”



然后请走这里:

微博

 

简书



 

      次回:

Ⅶ.有你的地方



*写在最后的话:

      发的晚了,晚上抽时间飞速码出来的。躺倒。

      谢谢喜欢。

 

评论 ( 9 )
热度 ( 321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