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雨天的感冒与发烧

*温馨日常向 同居设定

*努力撒糖 做小甜饼的生产者

*勇利生病到维克托生病

*百fo感谢

 

      昨夜一场雨让树上的叶子彻底红了,昨日还鲜艳挂在枝头的一些一夜之间掉落,在树根下堆起厚厚的一层。一场秋雨一场寒,风中夹杂着寒冷的湿意,让室内的温度也减上几分。天空仍旧阴暗,雨断断续续地下着。

 

      早上,窗户上朦胧着一层水汽,勇利是被冻醒的,抬起有些沉重的眼皮,戴上眼镜,发现自己身上盖的是被子的边缘,剩下的多数被床上的另一个人卷走了。勇利揉揉眼睛,扭头望着身边人的睡颜,额前略长的银发有些乱地搭在眼前,眼睛闭着,长长的眼睫随着呼吸微微地起伏,心里想着是要换床厚被子还是要和维克托分被子睡觉,不过后者维克托肯定不同意吧,他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突然鼻子中一阵搔痒,只来得及用手遮掩一下便打了个喷嚏,勇利眨眨眼,抽了抽鼻子。与此同时维克托听到声响,眼睛还闭着就伸出手去触碰勇利。勇利本来就坐在他的身旁,维克托一把将他拉入自己怀里,用胳膊将他整个人环绕起来,牢牢地将他抱住,呼吸尽数都喷洒在勇利的耳边。

 

      勇利挣扎着要起来:“维克托,我感冒了,会传染给你的。”维克托睁开眼睛,勇利对上那双澄澈的眼睛,似乎是有魔力一般,他又不能继续说出拒绝的话了,一下子没了声音。维克托笑了,凑上前来要触碰到勇利的唇,“还没刷牙啊……”。

 

      “没关系,勇利什么时候都很甜哦。”维克托含着勇利的嘴唇混糊不清地说道,唇齿之间热气交融,再进一步是相接相触,维克托带着勇利在一起交缠,勇利笨拙地却又尽力迎合着。从体内翻滚而上的情欲伴着温度升高,仿佛两个人都要像蜂蜜一样融化在一起了。

 

      患了感冒,鼻腔呼吸不通畅,勇利被吻的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维克托这才放开了他,起身把勇利塞回到被窝里,盖好被子,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一双漂亮的眼睛完成温柔的月牙,轻柔地拍拍被子,“勇利乖乖地躺好,我来照顾你。”

 

      勇利有些无语,“我又不是小孩子……”,往下缩了缩,用被子遮住半张脸,只露出眼睛瞧着还是一点也不移开地瞧着维克托。

      维克托冲着勇利笑了笑:“在我心里,勇利永远都是小孩子啊。”故意挤了挤眼睛逗得勇利更加脸红,心情好的走出去准备早饭。

 

      过了一会儿维克托端着早饭回到床边,他看见勇利的脸颊还是红红的,觉得有点奇怪。勇利是个很爱害羞的人,这点他深深知道,但是感觉这样子,好像有些不对。

 

      维克托问:“勇利,你很热吗?”

 

      “不啊……”相反地勇利觉得身上有点发冷,虽然躺在暖暖的被窝里。

 

      维克托把饭放在床边的小桌上,俯下身,一手抚上勇利的脸颊,另一只手拂开勇利额前的黑发,用额头抵着额头感受着对方的体温。维克托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勇利的心,他感觉自己脑门和脸热热的,身上发冷,维克托的修长手指划过勇利的额头,触碰带来的一点点凉意让他觉得很舒服。

 

      维克托直起身,脸上的笑容被收起来,一本正经地看着勇利说:“你发烧了,要吃药。”语气是难得的严肃和认真。

 

      勇利眨了眨眼睛,“诶……?只是有点热吧。”他自己却没发觉自己现在的动作已经有些迟缓了,愣愣地望着维克托。

 

      “先把早饭吃了,之后量体温。”维克托带着不容商榷的语气说道。

 

      总之勇利在维克托的监督之下乖乖地吃完了饭,这过程中感觉到自己脑袋愈渐昏昏沉沉的,到最后躺在床上维克托读出体温计度数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发烧了。

 

      “38.4度。”

 

      “呃……”

 

      勇利钻进被子里,说着“我睡一觉就好了,这点病算不了什么。”维克托把勇利从被子里抓了出来,“不行哦——先把药吃了。”

      勇利看了看维克托手里的水和药,皱了皱眉,这个小动作被维克托发现,维克托笑了笑,问道:“难道勇利害怕吃药吗?”

 

      “这怎么可能。”勇利嘴上说着,心里想的是从小到大,自己看上去好像很健康,也总会很容易就长肉,但是到了这种季节没少生过病,吃药什么的还少了吗,就是有些反感吃药罢了。勇利一边在心里给自己找借口安慰自己,一边把药就着温水吞了下去。

 

      维克托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叉着腰舒了一口气。“好,那现在就可以睡觉啦。”

 

      勇利惊恐地看着维克托朝自己扑过来。“等……等等啊!做什么?”

 

      “啊?当然是睡觉啦。”维克托双手撑在勇利身体两侧,在勇利身上低着头看他,又慢慢地向他凑近。

 

      “不……不是,我现在在生病……下、下次吧……”勇利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地从嘴里一个一个字地说出这句话。

 

      维克托愣了一下,也不说话,就那样直直地看着勇利,看得勇利心虚。

 

      什么啊……维克托在想什么啊,勇利别过头,错开维克托的视线,红红的耳垂依然出卖着自己的内心。

 

      “噗嗤。”

 

      维克托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从勇利上面翻身下来躺倒在他身旁。

 

      勇利恼羞成怒地转过脸来看维克托,“哈哈哈哈……是你自己想歪的哦……”维克托渐渐停缓下来,肩膀还在微微颤抖,勇利发现他居然都笑出泪水了,闷闷地说:“有这么好笑吗……”

 

      维克托又凑近过来,一双蓝色的眼睛里似乎盛了阳光进去,“你真是太可爱了。”他又在勇利唇和脸颊上落下一个个亲吻,就像是为自己最喜爱的人烙上印记一般,一遍遍地确认心爱之人的归属权。

 

      勇利躺在维克托的臂弯里,头靠着对方的胸膛,听到他心跳的声音,沉稳而有力,充斥在自己身边的都是维克托的味道,这样熟悉的味道,他的心跳声,让他渐渐合上眼睛睡了过去。

 

      窗外的雨还在断断续续地下着,屋内的两人相依入眠。枝头落下一只麻雀抖抖湿了的羽毛,风吹过又带走几片叶子坠入大地,一切都安静而美好。

 

      次日。

 

      “38.4度,维克托,你发烧了。”

 

      勇利已经恢复了精神,站在床前一脸担忧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维克托。“起来吃药。”

 

      维克托抬头望勇利,抱紧被子,仍旧笑着,低声说。

 

      “Love make us strong.”

 

      爱给我们战胜一切的力量。

      窗外的天空放晴了,阳光透过乌云的缝隙一点点洒向世界,照到人的身上,暖洋洋的。麻雀从枝头振翅而飞向天空,树下的叶子无言地砌起灰暗土地上的艳丽色彩。

*写在最后的话:

      生病梗来源于我多日吃药病也没好的怨念。

      很高兴能看到YOI这部作品,能和他们相遇。

      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们。

      本篇文是作为百fo感谢而发,谢谢每一个喜欢我文字的人。今后,会更加努力的。

 

评论 ( 9 )
热度 ( 226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