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蛀牙

*热恋期的甜蜜

*两个都从没看过牙医的笨蛋

*陪伴看牙医的维克托×牙病患者勇利

*科学性错误会有 OOC属于我




      胜生勇利在自己23岁时有了蛀牙。


      勇利一直认为成年男性患蛀牙是很丢人的事情。这种事情,大概发生在小优家的三姐妹身上看起来还比较符合。

      

      清晨醒来站在洗漱台前,黑发青年迷迷糊糊地挤出牙膏,闭着眼睛直接打开水龙头,接了水,挤了牙膏。杯子、牙刷都是维克托买的情侣款,当初维克托笑着以“粉色是可爱的颜色,勇利这样可爱当然要用粉色”为名把粉色的全给了自己用。深深怀疑当时在超市看到这些他就想好了要给他粉色的,面对维克托从不会拒绝的他当然只能收下。


      一口水喝进嘴里漱口,冰凉的水流触碰到口腔内部引起神经剧痛,疼痛感一下子让他清醒过来,也同时意识到刚才接的是冷水。可能是牙龈发炎了吧……勇利紧皱着眉头,不过这滋味可真不好受。


      “早啊,勇利。”维克托伸着懒腰走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镜子里的青年大开的衣领下健康的蜜色肌肤上布满了情色的痕迹。都是自己昨夜留上去的痕迹。维克托又看见勇利眉头紧紧皱着,嘴边还残留着刷牙产生的泡沫,手里举着牙刷。问道:“怎么了勇利?”青年摇摇头,“没什么,好像牙龈发炎了。吃点药就好了。”


      早饭后特意在家里的药箱里找了治疗牙龈发炎的消炎药吃,虽然感觉还是有些隐隐的疼痛,但也不大碍事。在西郡家的冰场的换衣间内,两人靠在一起更换滑冰鞋,热恋期的人,无论在一起做什么事情都很甜蜜。接触在一起的身体,体温都是相交融的。勇利低着头边绑鞋带,一边偷偷地看维克托的俊美侧脸。维克托早已看到了他的小动作,转过脸,四目对视,青年的脸颊突然泛出红色,目光也开始躲躲闪闪。维克托仍是笑着,慢慢地凑近,咬住勇利的上嘴唇,用自己的舌尖撬开了他的牙关。


      勇利闭上眼睛,心扑通扑通跳着,好像无论多少次,总是感觉自己正在和一直憧憬的、那个世界瞩目的优秀男人交往的事实像是梦境一般,美好的像是在云端。他的眼睫小幅度地颤抖着,像是蝴蝶的翅膀。


      这个吻绵长而带着情欲,点燃了两个初尝情果甘甜的身体,热火一寸寸地弥散开来。勇利沉溺在这片情欲中,即使是梦,那么自己也死而无憾了。从开始的轻柔相触到几乎要把他连皮带骨吞入腹中,维克托掌握着主动权。青年在这场接吻中仍然青涩,没多大一会就气喘吁吁,脸颊一片绯红。身体已经被撩拨得没力气,手抬了抬,轻轻推了推维克托。维克托发出不满的轻哼,继续用舌尖深入,在勇利的上牙膛刮过,不知道触碰到了哪里,勇利早上时的疼痛又被带了出来,维克托感觉到了勇利的猛然一颤,察觉到不对的地方,放开了他,额头抵着额头,呼吸交织着呼吸,用湛蓝色的眸子望着青年,“牙齿疼吗?”


      勇利感觉有些难为情,不会是蛀牙了吧?但今天吃了消炎药也没有作用,剩下的结果只可能是这样了。于是小声地说道:“好像是有些……”


      维克托向后退了一些,拉开点距离,让勇利正视自己,神情也严肃起来,挑了挑眉毛:“好像是?”


      勇利怕他露出这样的表情,连忙改口说:“我牙疼……”


      “勇利这几天好像吃了不少糖果还有巧克力呢。那么我们去看牙医吧。”维克托抚掌微笑着说道,好像看牙医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便决定把今天的训练取消了。


      在牙医诊所,勇利躺在治疗椅上,看着一旁台子上的各式各样的工具十分苦恼,该不会要把牙齿拔掉吧,因为紧张而胡乱想着,以前也从来没有坏过牙齿,看过牙医什么的情况。就在此时一旁响起维克托的声音,就像是小学生在课堂上举手发问一样声音嘹亮,“医生——勇利的牙齿要拔掉几颗?”引来旁边不少人的目光,勇利差点就要从治疗椅上坐起来。医生边准备要用到的东西边对维克托回道:“我们要先检查了才知道。”


      “好的,医生。”维克托站起来又走到勇利身边,趁医生和护士转过身时在他脸上落下飞快的一吻,“别害怕哦勇利,我会陪着你的。”勇利望着维克托的眼睛,那双眼盛满了温柔与爱意,心里忽然就有了勇气。


      有维克托在我身边,没什么好怕的。


      勇利这么想着,视死如归一般闭上眼睛,期间钻头转动的声音和冰冷的器材在牙齿间触碰,让勇利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看牙医了。最后医生说:“有蛀牙,已经把杂物清除了。填充了药物。下一次再来补上就行了。”


      “不用拔牙吗?”勇利和维克托几乎是异口同声问道。


      “不是什么蛀牙都要拔牙的。”


      周围传来了隐隐的笑声,勇利拉着还想继续问医生的维克托交完钱几乎是落荒而逃。


      街道两侧的树木的叶子从红色到黄色,一层层的变化,树根下堆积着落叶,维克托帮勇利整理好围巾,嘴角扬起弧度,“不用拔牙呢,我们去庆祝一下吧。”黑发青年抬头望着自己的恋人,维克托身后是一棵叶子全红了的树,叶子的火红和他双眸的清澈蓝色,俨然成了自己眼中世界里最美的色彩。


      勇利也笑了,“好。”


      两人的手十指相扣,向远方肩并肩走去。


      “这次还吃那家店吗?你很喜欢的那家。”


      “好啊,听勇利的哦。”


      风吹过,树上一片红叶飘转而下,落入大地的怀抱。






FIN.

 


评论 ( 4 )
热度 ( 164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