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离经叛道

【白起×你】等风也等你(一篇全)

*高中恋爱设定


 

你第一次萌生了想要逃课的念头。

夏天的尾巴总是拖得很长,阳光穿过茂盛的枝叶,斑驳地落在地面上。你站在梧桐树下面,一边把水瓶的盖子拧紧,一边抬头向对面的教学楼望过去。

天气还是热,体育老师把平日里的任务删删减减,没一会儿就宣布解散自由活动。

朋友蹲在你的脚旁,百无聊赖地用揣出来的诗词小册子扇风,正想同你聊天,就听到你扔下一句:“下节课见。”抬起脸只看到你奔出去的背影,还有回过头时的笑。

“等下还要集合的呀——”

“就说我去厕所啦!”

                           

说走就走,实际上你是趁着老师不注意一溜烟跑了出去,一直跑到高三教学楼的三楼,在转角扶着墙呼哧呼哧地喘气,等气息平稳了才向六班的教室走,脚步带着你都没发觉的轻快。

想看看白起上课时候的样子。

每间教室靠近走廊的一面都开了宽敞明亮的窗。高三六班正在上数学课,计算分析写了满满一黑板。

你四处看看,确保走廊没有其他人在,接近了后门的位置便弯下腰,蹑手蹑脚地潜行到窗户边。

白起和你说过他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地方大,不用在一排排桌子间的空隙中危襟正坐。

 

你鬼鬼祟祟地扒在窗台沿上,露出一双眼睛往里看。

坐在靠右最后一排的少年胳膊抵在桌面上,拿着笔在铺开的卷子上不停地记些什么。

你还没见过白起学习时候的样子,他眼里的认真让你一时看着了迷。

可能是你的视线太过灼热,也可能是白起对环境过于敏感,你偷偷地笑还不出半分钟就被他发现了。

白起朝你看过来,双眉轻轻一蹙,似乎对你在上课时间出现在这里的行为很不认可。他表情有点严肃,冲你摇了摇头,作出一个“回”的手势。

你的眼睛却笑弯了,趁着前头老师转过身擦黑板,露出脸来对白起用口形说:“体、育、课。”

这一露脸不光白起看清了,教室里的不少人都注意到窗户边站了个好看的小学妹,有人已经小声议论了起来。

你怕被老师发现,赶快再一字一顿地说:“等、你、下、课。”便把头缩了回去,又弯着腰退离窗沿下的区域,直起身心满意足地等着白起下课。

日光雪白,把校园照耀得灿然一新。几个搬着作业本的男生从远处楼下的阴凉里走过,笑嘻嘻地打打闹闹。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铃响,各个教室的门开,呼啦一下走廊上就堆满了人,你却能在人群里一眼看到白起。

“下次不许这样了。”白起想说你也说不出口,教训的话又沉沉地坠回去。他舍不得,只好把手放在你头顶,揉了揉你的头发,说出来的话也变得毫无震慑力。

你笑着地答应,满心都是见到白起的欢喜,像只欢快的小鸟说起来今天的趣事,好像要提前把本在放学后的话都说完了。

一边无意识地跟着白起走,一路穿过了小操场,发现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前。

你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怎么说话间就被白起送回来了,有点不满地对白起说:“我还没看清你们教室什么样呢。”

“有什么好看的,都一个样。”白起往你手里塞了一把奶糖,“到下学只能吃三颗,剩下的明天吃。”

路过的学生三三两两地投来好奇的目光,有人认出来白起是传说中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问题学生,慌忙拉住旁边的人咬耳朵讲八卦。

“好,我知道啦。”

你听话白起就高兴,他又想摸摸你的头,碍于场合不太好,只好把手垂落在身侧,对你说:“放学等我来接你。”

预备铃已经响过了,你向白起挥挥手送别了他。一旁还站着看热闹的人,你毫不犹豫地问:“看什么呢?”顿时引得他们作鸟兽散。

你在白起面前可以是个柔顺的小猫,转头就能对不怀好意的人露出锋利的爪牙。

 

到了放学,你和同桌在校门口分别,往东走,到了小巷里酥油饼铺前,掏钱买了三个,一个甜的两个咸的,装在油纸袋子里。

白起不太爱吃甜食,像这家的酥油饼不要钱似的放砂糖也只有你能享受。他吃过一次被甜味腻到,并且十分提防你会有蛀牙的问题,一周只允许你买两次。

再过十分钟,高三年级也放学了,你站在门口等,一只老猫慢悠悠地踱过来,在你脚边蹭。

“白起!”

离老远就看见了骑自行车来的少年,自从你和他在一起之后,他就不让你再叫他学长,说是内心有罪恶感,当时你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哎别……”

你不等白起停车就一跃,稳稳当当地坐在后座上,手里还抓着酥油饼,另一边抱住了他的腰。

“说了多少次了,等我停车再上来。”

你靠在白起的脊背上,耳朵贴得近,听到白起说话时带动的嗡嗡声。

“可我每次都能完美着陆呀。”

“你不怕,我怕,”白起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你也笑:“有你在,我就不怕。”

自行车平稳地向前行驶,远处太阳渐渐西下,你们骑着车在梧桐树下穿过,开着拉链的校服衣摆被温热的风吹得晃晃悠悠。

 

早起上学白起也会接你,你接过白起每早要你喝掉的热牛奶,捧着玻璃瓶小口小口地喝,听白起在前面对你讲话。

“午饭要多打点菜,你吃得太少了。”

“今天是不是要练琴?”

“我叫韩野给你送点东西过去,省得你晚上又嚷嚷饿死了。”

“以后不准再在体育课上过来找我。”

“其他课也不行,不能逃课。”

“晚上给你买草莓。”

你一一应下,心里却像是有块小石头在沙沙地磨。两个年级的教学楼之间隔了一个小操场,课间上堂课老师拖拖堂,下节课老师再提前来一会儿,总共就没几分钟,你没法跑过去见他。这意味着从早上分开到中午规定的午休,又到下午放学,你一直都见不到白起。

你掰着手指算了一会儿,白起半天听不见你吭声以为你生气了:“午休给你送草莓好吗?”

“啊?”你茫然地抬起头,和草莓有什么关系,“我在想一天里有十八个小时没办法见到你。”

你看见白起的耳垂红起来,他咳了一声,说:“我会努力,能让我们,”他想起来那个词。

“我们朝夕相对。”

 

作为学生中口口相传的可怕学长,他本人其实和恶霸形象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不代表他就是彬彬有礼、谦让恭敬的。

白起会打架,也会受伤。

韩野跟在他后边吱哇乱叫,仿佛白起身上受的伤落在了他身上,脸也皱成一团。

“大嫂,大嫂!快帮白哥包扎!

白起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毫不留情地拍了他一巴掌,叫他好好说话。

韩野还是大叫:“我晕血!快快快,快把血止住!”

你无奈道:“你把眼睛闭上。”

“噢——”

一回生二回熟,你现在已经能手稳地为白起处理伤口了,虽然每次心里都在惴惴不安。白起的伤,你看着就像疼在自己的皮肉筋骨上。

“怎么搞得……”你把最后一圈绷带缠上去,忍不住说韩野,“你怎么也不帮着他点。”

韩野在一旁拽了块纱布浸透了水,糊在自己脸上,面色苍白:“对对对不起大嫂。”

他猛地想起白起刚才给自己的一掌,哆嗦了一下把布小心翼翼地揭开,先是观察周围还有没有血红色才说:“我是真的晕血啊,看见白哥身上沾了血就走不动路了。”

“不过你别担心,衣服上的血是别人的,喏,就这儿……”

韩野低头就想找出那块血迹为自己大哥证明,没想到一眼就撞上了那块刺目的红,身体一软又重新倒回了沙发里。

你觉得白起的头号跟班小弟很不靠谱,白起见你担心的神色,便把你拥入怀里,在你耳边认认真真地说:“我一定会尽力保护自己的。”

你现在不知道的是多少年之后,夜里昏黄灯光下,你还会牵着他的手为他包扎。

白警官再一次向你说同样的话,和几年前的景象恍惚重叠,你无奈地握住他卷起你一缕长发的手指:“你呀。”

 

“我们一起逃学吧。”

白起正往碗里加醋,闻言壶盖啪嗒一声掉到了面条上,醋也哗啦啦地全倒进了碗里。

“说什么……”他从旁边餐巾盒里抽了几张纸巾放到沾了醋的桌面上,想招呼老板重新要一碗,“你还想点别的东西吗?”

“不要啦,够吃了。”你抽出几张纸帮他擦桌子,鼻腔里充满了酸酸的醋味。

“我想和你一起逃学。”

白起不说话了,靠回到椅子上,直直地看着你,脸色大有变差的趋势。

他半晌才轻轻开口,声音发冷:“是我带坏了你吗?”

肆意张扬的少年不知何时在你面前变得束手束脚起来。

你连忙安慰他别生气,越过桌子勾住他的小指:“因为明天周末又要补课。”

白起的眉头压下来说:“那你今天也要好好上课。”

“白起白起白起白起……”你一迭声叫唤,勾着他的手指晃,“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们出去玩吧。”

果然他败下阵来。无论如何白起也是少年心性,或许时光流转到数年之后,他能够更沉稳地面对撒娇的你。

 

你在楼下的大花瓶后面等着白起,听见白起叫你到名字便跑出去,从几层台阶上跳下来,扑到白起好好张开双臂接着你的怀里。

门岗大爷问你们要到哪里去,你装作肚子痛,把脸埋在白起背上,虚虚搭在少年肩头的手苍白无力,身体裹在宽大的校服里透出病弱感,真像是那么一回事。

白起说:“她急性肠胃炎犯了,要去医院。”他第一次帮你撒谎,面上表情控制不好着急的程度而显得有点凶神恶煞。

大爷又看了看你们没说话,往旁边挪了两步让开了侧门。

 

公交远远地进了站,车上空落落的,只几个人零零散散地坐在座位上。

白起牵着你在后排落座,翻了翻口袋拿出一小包饼干来。

“饿吗?先吃点东西,等到了下一站的超市去买水。”

你拿了一块仰起脸笑:“学长的演技还不错。”

白起没想到能得到你的称赞,摸了摸鼻子,话在舌尖滚了两圈还是说:“明天要好好听课。”

再次上车的时候,白起拎了一大袋吃的给你,还有一杯温热的绿豆汤。

你也不问要去哪里,侧着头看窗外的树疾速而过,光和影子落在白起的脸上。

 

等抵达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白起带着你走走停停,生怕你会累到。

风中带着微咸的味道,废弃的塔旁盘旋着一道阶梯,他牵着你的手拾级而上。

角落里有一只油灯,白起叫你离远点,掩住鼻子吹去上面的灰尘,轻车熟路地点燃了它。

“你以前经常来这里吗?”

“来过几次,”白起拍拍手,还在裤边蹭蹭,似乎是想到什么又说道:“带其他人来还是第一次。”他把手搭在脖颈后面,错开目光。

你张开胳膊从前面抱住他,脑袋抵在白起的胸膛上,笑得灿烂:“那我真是好幸福呀。”

渔船上的灯如繁星,落在暗色的海里。海浪不息地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发出令人心安的声音。

 

你缩在白起怀里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把火借我用用。”

白起盯着你看:“你要做什么?”

“啊呀你给我就是嘛……”

白起把打火机拿出来在手中上下抛,一边按住你不安分的手说:“东西拿出来。”

校服宽大的衣兜总是能装许多零零碎碎的东西,你变魔术般地抽出来一把烟花棒:“锵锵!”

“你要点这个?”

白起本来想问你装一把铁丝在兜里做什么,不卫生又不安全。

这不能怪他,看了半天从记忆里搜刮出少得可怜的印象,邻居家的小孩过年时点过这个,这才让一点点浪漫细胞苏醒过来。只剩下对你偷偷装了这些东西过了一天的无可奈何。

他从你手里抽出一根,点着了递给你,听见你说:“你也要点,我们一起。”

“好。”

于是白起又点起了一根,嘴角带着笑。

远处的海浪声温柔地响,他把手拢在火光周围,金色的烟火似是要烫着了他干净的眉目。

 

火花的势头渐小,最后一根烟花棒燃到了最后,你亮着眼睛问他:“你开不开心?”

“开心。”

“那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白起握住你的手,吻了一下,“喜欢得不得了。”

 

你扔了燃尽的烟花,上前勾住他的脖子,让他低下头来和你对视。你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砰,像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白起离你越来越近,你不得不闭上眼睛,脸颊染上羞红。

吻像是细碎的风,轻轻地落在你的眉心处。又像是雾中的一团火,携着无比珍重烙下。

你的心里像装进一个缺了一小口的松软蛋糕,明明你想要……你想要的不是这样的吻,你有一丝丝失落,不过很快就转瞬即逝。

 

起风了。

灯塔上挂着的空架子被风吹得吱呀响,海上的灯在浪里起起伏伏。

白起握住你的手说:“该回去了。”

你回握住他的,指尖还带着暧昧的温度,和白起踏上了回程。

 

你不知道,少年吻向你的时候,心也跳得同你一般快。

他有一腔爱意等你,他想留得你久一点,便只能亲亲你的额头。




Fin.




评论(7)
热度(149)
  1. 海芋和猫卷茶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我恋爱了!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