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蛋糕独白

ABO年下 咖啡店店员×上班职员 

正统AO配 19岁×23岁

   世界和平,恋爱自由。

 

[01]

 

胜生勇利实在无法理解在距离考勤结束时间还有三分钟时仍然坚持来买咖啡的想法。

 

“咖啡是生命之光,点亮我黯淡的生命,开启新的一天!”

 

披集说出他的咖啡宣言,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划动着,虽然是来自泰国的黝黑皮肤小伙子,眼下仍带着深深的黑眼圈,当然这要靠近了去看。他昨晚又熬夜刷SNS了,这会儿调出新收藏的点单攻略,说无论如何也要到这家新开的人气咖啡店饮上一杯。

 

“唔嗯……”勇利看看腕表,眉毛皱起来,“但是马上要迟到了……”

 

“不用担心,下单之后可以让他们送到办公室去的。”披集眨眨眼睛,笑容里透露着多年不变的孩子气,“况且有组长和我一起迟到,完全不用害怕!”

 

披集又问道:“勇利要喝什么?”

 

“我不知道……你看着帮我点就好。”勇利偏过头,目光落到屏幕上又很快地移开。虽然迟到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仍然不能心情愉悦地去点杯咖啡,这太有负罪感了。

 

披集吐槽一句:“你总是这样,随便啦,什么都好。”

 

勇利还没来得及开口回驳,就被披集带上前去,他抬头对上一双蓝色的眼睛。

 

“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呢?”

 

他的声音让勇利想到无数白鸥飞掠过海面,淙淙溪流在山谷回响。他的气息清新而温柔,是Alpha中难得一见,没有一上来就富有攻击性的。在浓厚醇香的咖啡味中,仿佛是冬日扑簌扑簌的雪花。

 

单身二十三年的Omega勇利被迷昏了头,他从不愿意让任何人踏入自己的领地,也不愿向别人主动敞开心扉。如同森林深处的一块隐秘湖泊,波澜不惊,千年如同一日。却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防备地坠入了爱河。

 

一瞬间世界万籁俱寂,只有心跳擂鼓般轰鸣。

 

[02]

 

【图片】

 

【图片】

 

【WOW——】

 

【勇利你把这个Alpha拍下来了!我就说他很好看吧!】

 

【偷拍地不错哦,虽然画面有点抖。】

 

【不过离我的拍照技术还差很远呢。】

 

【不、不是的——!我只是想问你他是男人还是女人来着!】

 

【……】

 

【……什么,勇利连这都看不出来吗?】

 

躲在茶水间门后的男人看了一眼披集发来的“被吓到”的动画表情,深深地低下头,把脸埋在手里。过了许久终于把手放下来,露出通红的脸颊,重新把视线移回到手机屏幕上,那上面已经有了对方发来的一串消息。

 

气泡在屏幕上连成排,一条接着一条。

 

【好啦,你应该注意到我用的是“他”不是“她”咯。】

 

【虽然他留着长发但明显是男性呀,勇利对信息素也太不敏感了吧。】

 

【你注意到他的胸牌了吗?我想一下他的名字是什么……】

 

【Victor Nikiforov】

 

【趁着还没有多少年轻的小姑娘发现这个迷人的家伙,赶快行动吧 ;-) 】

 

[03]

 

“您好,请问怎么称呼?”勇利握着披集塞过来的手机,屏幕还亮着,不知道是对方第多少次重复后,他终于听到一次,回过神来。

 

“啊,胜、胜生……”

 

“胜生小姐吗?”

 

披集在一旁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先生。”他一笑勇利的脸更红了。

 

站在收银台后的店员也笑着,他笑起来时,蓝色的眼睛就弯成了水里月亮的倒影。勇利还微微张着嘴,他这个时候发愣起来显得有些傻气,披集连忙用胳膊肘捅捅他,“点单!”

 

勇利这才想起来自己手里头还握着披集的手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排到他们了披集要让他来点单,明明披集事先做了这么多准备。还好屏幕上很清楚地把他们要喝的列出来了。勇利捧着手机念出有些拗口的名字,然后把手机还给披集。

 

然后像个等待老师批改作业的学生似的,挺直地站在柜台前等着不笑就把他迷得心砰砰跳,一笑起来他就要昏古七的店员在机器上确认订单。

 

“您要的是摩卡是吗?”

 

“嗯嗯。”勇利点头。

 

“大杯对吗?”

 

“嗯嗯。”勇利再次点头。

 

披集原本笑眯眯地听着勇利读出自己选出的两杯饮品,这可是他精挑细选了好久的,绝对是这家店的人气搭配——然而大杯摩卡完全不是他让勇利点的单!!!

 

他看看欲语还休,脸颊浮着浅红色的Omega,又看看温柔地笑着却毫不掩饰地散发自己信息素的Alpha,披集无声地一巴掌糊在自己脸上,决定做个暂时失聪又失明的Beta。

 

“请问付款是微信还是支付宝呢?”店员下好单,抬眼继续注视勇利。

 

“嗯、嗯,那个……”勇利的脑袋里又开始烧起来,运转超负荷,噼里啪啦地转了好几秒钟也没决定出一种。

 

披集及时恢复健康,开口道:“叽付宝!”

 

店员又笑起来,勇利羞得巴不得躲到披集身后去,可他不行,披集比他还小三岁,他应该有属于成熟男人的担当。

 

披集递给店员一张名片,“麻烦帮我们送到这个地址去,就在出门左拐走几步的那家公司,谢谢。”

 

店员收下名片,话却对着勇利说:“OK——那我们稍后再见哦。”顺带附上一个wink,用漫画情节来表现的话,大概会有小星星从他的眼里飞出来。

 

勇利握紧拳头,第n次点头:“好、好的!”

 

披集觉得他的眼睛和耳朵突然又不好用了。

 

[04]

 

他们推开门走出去,冷风从树梢经过,挟走了数片红叶,纷纷扬扬地坠向铺满了落叶的小道。

 

“我说啊勇利……”披集在门口拿手机咔咔拍了几张店铺的外观,准备等下到了办公室收到送来的咖啡之后也拍几张照片一起传到SNS上。

 

勇利魂不守舍地看过来,条件反射般蹦出来一个“嗯?”

 

披集努力地去挤出一个如平常一般的微笑,“你不觉得你刚才点的……”

 

“胜生先生——”身后传来呼喊的声音,青年一路跑过来,在勇利面前停下,伸手递过来一个盒子,“先生,送您的赠品忘记拿了。”

 

“诶,还有赠品吗?”勇利接过来,“谢谢。”

 

是一个精致的小陶瓷杯,装在棕色的纸盒子里。

 

披集看了一眼就认出来是这家店的限量季节杯,远不是只买两杯饮品就能得到的赠品。

 

他决定为了Beta最后的尊严保持沉默。

 

[05]

 

那之后勇利就成了这家店的常客,本对咖啡没什么兴趣的他,却比谁去得都勤快。从披集那里要走了点单攻略和搭配攻略等一系列攻略,做了十足的研究,承包了全办公室点单的任务。

 

在勇利第三次去的时候终于提出来:“不必叫我胜生先生,也不用对我用敬语。”

 

勇利一直觉得维克托的年龄和他应当差不多大,说实在的他其实看不出维克托多少岁了,但只不过是顾客和店员的差别,更不愿意维克托是因为他是omega就对他这么温柔,他不希望维克托对他这么客气。

 

“那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呢?”维克托转身把咖啡杯递给勇利,手指抽离的时候轻轻地擦着勇利的手掠过去,“嗯?勇利?”

 

“这样可以吗?”维克托似是想了一下,又冲勇利笑道:“勇利。”

 

他的名字被Alpha念了两次,次次都滚烫而熨帖地落在他心上。

 

Omega的耳尖悄悄地红了,觉得对方的冰雪气息更好闻了:“好。”

 

[06]

 

维克托的学生证就放在他大衣左边的口袋里。他们一块去游乐场,勇利坐在长凳上,抱着维克托的大衣手足无措。

 

“我回来了,”维克托一手牵着线上缠着小灯串的气球,一手捧着香蕉船,“勇利你要从哪边吃?巧克力还是抹茶?”

 

勇利还沉浸在维克托实际年龄比他小四岁的震惊中,就被维克托一勺子递到嘴边,他下意识张开嘴就一口咬了进去,被冰淇淋冻了个激灵,感觉从头顶到脚底都在发麻。

 

维克托还没拦住让勇利慢点吃,看到这一幕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管它呢,不管他是十九岁还是二十九岁、三十九岁,勇利捂着被冻得微微发疼的牙齿,佯装生气地要抬腿踢过去。

 

他想留住这个Alpha,连同他那些谎话和真假参半的说辞一起。

 

[07]

 

他们之间的告白是胜生勇利先说的,当时维克托正把他压在咖啡店储藏间的后门上,低头假装去吻他。

 

勇利闭上眼睛,心底紧张而又期待,过了许久却没动静,睁开眼发现维克托比他还要紧张。难得的维克托也红了脸颊,“勇利,我可以吻你吗?”

 

“……”勇利别过头,“……当然可以。”

 

他的声音小小的:“毕竟我喜欢你。”

 

“——!”维克托用力地抱紧胜生勇利:“我要幸福地开花了。”

 

他的眼睛中闪着光,嘴角毫不抑制地向上扬起,仿佛下一秒他的身后就能凭空出现一大簇鲜花,快乐地摇动,抖落下纷纷扬扬的花瓣。

 

“然后呢?”

 

“开了送给勇利呀。”


于是他们在一起拥抱了十分钟,忘记了还有一个亲吻。

 

[08]

 

胜生勇利的信息素是蛋糕味道的。

 

不是某一种特定的糕点,就只是那种泛泛而谈的属于蛋糕的香味,松软香甜,温暖可爱。

 

在咖啡店做兼职的维克托有些烦恼,因为他经常对着放进商品柜的各式各样的甜品有发情的冲动。

 

[09]

 

这周维克托轮休,从学校上完课回来之后就急冲冲地赶了回来,一路风风火火,背包直接甩到沙发上,惊起了小憩中的贵宾犬。

 

“抱歉马卡钦——”

 

他甩掉鞋子,慌忙踩上拖鞋,跑进卧室。

 

勇利快要进入发圌qing期了。

 

香甜味道太浓郁了,就像是房间里放了一百个刚出炉的蛋糕,无时无刻不在向维克托招手,快来,他就要成熟了。

 

勇利缩在床上,盖着Alpha的被子,身边堆了一圈维克托的衣服,像是临时营造起来的堡垒,缓解着Omega内心的不安。

 

维克托把脸埋在勇利后颈的地方,嗅了嗅。真想一口咬下去。

 

于是他就咬下去了,然而并没有真正地刺破腺体,而是用齿尖摩擦着那块细软的皮肤,轻轻柔柔地抚慰着躁动的Omega。

 

勇利往旁边移了一些,转过头,他的眼角有水光,他开口,似浸满了果酱的甜点,又似沙漠里的风,勇利抓紧了维克托的衣襟,喊他的名字。

 

“维克托,请你帮我……”

 

接下来Alpha的气息便笼罩了他,维克托轻轻地咬着他的嘴唇,低声呢喃,仿佛施一个魔法咒语,“一切都交给我吧。”连同你的胆怯和不知所措的彷徨。

 

[10]

 

一周之后胜生勇利返回到公司上班,人人都感觉到了他身上信息素气味的变化,欣喜地向他道贺。

 

披集告诉他,他的味道变得闻上去更加好吃了。不过Alpha强大的气味存在于上面,没有人会品尝这个已经有了归宿的Omega。

 

勇利想他不再是一块普通的蛋糕了。

 

他是冰淇淋味道的蛋糕了。

 

 


Fin.





反正也没什么人看就写简单点吧,这么想着,一晚上写完的,是近来一段时间最快的速度了。我的第一篇文章是在16年的11月12日发表的,是我写维勇的第一篇文,也是我写同人的第一篇文。

一年来无论多么低产,一直都坚守着维勇,没写过其他cp。其中有很多过去的文章已经成了黑历史,包括去年今日的那篇,都被我封存起来了。或许哪天我有勇气把他们全都修改一遍,重新变得漂漂亮亮的,会再放出来吧。

虽然现在还在看维勇的人已经减少了很多,但大家的支持依然是我最大的动力,有人能发表对文章观后感的评论会很开心,超想要观后感。很早之前在的人现在也还在的,经常和我互动的人,这些我都记得。

我始终在不断改进着我对同人文的定义,也在不断地寻找适合自己的写作方式和风格。希望接下来也能用自己的创作愉悦自我,愉悦大家。

谢谢你们的喜欢(鞠躬


这篇文里的支付方式来不及查资料对证实际是什么了,看看就好,别当真。“连同你那些谎话和真假参半的说辞一起”是微博上看到的。

哇最后废话怎么这么多!!((跪   亲亲@火火_九本 希望你早点好起来~

评论 ( 46 )
热度 ( 372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