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夜色特征

*是之前抽到的酒后乱x R18

是之后要发的一篇新文的番外

*架空

人物设定部分是点文

 

BGM:  Meant To Be  / Under A Violet Moon

 

塔上的钟响了七下。

钟声拖着长长的尾巴掠过整座小镇,平日里洪亮的回响被淅淅沥沥的雨遮去大半。

自从这座小城进入了梅雨季之后,镇上的人们出行到哪里都要带着把伞。谁也不知道这漫天的雨会下多久,什么时候停止,什么时候开始,一场接连着一场,没完没了。红彤彤的油纸伞、缀着蕾丝的洋伞,普普通通的黑伞,被雨幕中朦胧的灯光也披上了一层微弱的光。

再往上看是横跨街道的彩旗,从两旁的小楼一头到另一头,不同的颜色一层叠着一层。屋檐下大多挂着暖黄的纸灯笼,或是雕花精美的铜座上盛着明亮的电灯。即使是雨夜,镇上也充满了光和绚丽的色彩。小镇虽小,仍然也有光亮照不到的地方。

雨水顺着墙边突出来的一块瓦片啪嗒啪嗒地掉落在地上的小水洼里,远处是曼陀铃伴着风琴的声音,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女人的歌声。昏暗中的烛台上只有一颗火苗在冷风中颤抖,搭在竖立着的伞柄上的手指动了动,似是随着小酒馆传来的节拍敲打了几下。

人们在雨夜聚集,欢声歌唱,翩翩起舞。

他试着出声哼唱,很轻很弱的声音,在寂静的角落里显得更加孤独。飞奔在墙头的猫碰掉了一块碎瓦,细微的歌声戛然而止。

胜生勇利抬起头,褐色的眼睛里有跳跃的火光。

他身后是雕着玫瑰花纹的门,勇利把手里的伞提起来,刚要搭在肩上,想起上面沾满了雨水,又放了下来,低头看着水珠沿着伞尖落下来,在他站的地方有一小片水迹。

油漆斑驳的窗台上放着几盆无人照看的花,她们本是娇生惯养的品种,随着这座房子荒废也掉没了花瓣,只剩下草一样的根茎歪歪斜斜地耷拉在盆沿上。

胜生勇利沉默不语,晚餐时喝下去的酒悄无声息地发酵,满心都是苦涩,好似现在驱之不散的晦暗梅雨季。雨幕像层隔断,把他和外头的世界隔开来。可不远处酒馆的歌声和音乐声还是止不住地飘到他耳朵里。

花一般青春的少女脸上是花一般动人的笑容,她们都把目光投向吧台边的俊美男人。舞池里裙摆飞扬,旋转成鲜艳的圆,他被人流挡住,进退两难,周遭热闹非凡、觥筹交错,转身独自饮下几杯酒,悄然退场。

勇利在那里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雷声轰隆隆地响起,闪电把雨水照亮,他才好似被猛然惊醒般地抖了一下。

雨下大了。

勇利抬眼向巷子的尽头望去,细密的雨丝叠加着灯火辉煌。他将微敞的领口拢紧了些,拿起伞向台阶走去。

“勇利——”

“你在吗——”

男人的声音是在杂乱的雨势里的一记定音锤,千万个彷徨的心在瞬间安定着落下,伞下的青年不可置信地回头。

身材高挑的男人一只胳膊压在身旁的金发少年肩上,少年显然早已烦躁至极,一手撑着伞,一手抓着男人的衣襟,正要把人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然而维克托看到眼前的人,隔着两步的距离扑了出去。

嗤,演技太拙劣了。

尤里翻了个白眼,手插回衣兜里,对勇利说:“这家伙就扔给你照看了,”他转身沿着来路离开,“走了。”

勇利在原地茫然无措地扶着维克托,男人冲过来的时候身上被雨水淋湿了不少,维克托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与其说是勇利扶着维克托,这个姿势看起来更像是怀抱。他们两个人紧密地相拥在漫天大雨中,本该是略有寒意的温度却忽得热起来。

“维、维克托……”勇利低声叫他,“你还好吗?”

男人身上沾了酒味,本被湿冷空气浸透的鼻尖一下被酒的气息占据,霸道而又张扬。维克托含糊不清地说着:“勇利……干嘛要丢下我一个人,终于找到你了……”嘟囔完又勉强直起身子笑呵呵地盯着勇利。

“……”胜生勇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任凭维克托就那么看着他。

吧唧。

维克托一口亲在勇利脸颊上。

“远看近看勇利都好看,真好啊。”

“……”胜生勇利现在连自己的手和脚该往哪里放都不知道了。

但可以明显地看出来维克托喝醉了,虽然不知道原因,一直在这里站下去不是个好主意,勇利撑着伞带着维克托又返回到拱券下。

 

勇利俯下身把门口的台阶上的灰擦了擦,好歹有个地方可以坐下来。“维克托,我们先在这……”他说着要回过头,却被身后的人止住了动作。

维克托贴着勇利的耳边呼出一口热气,带着醉人的气息和温度:“勇利,为什么要躲我……”而他的声音低沉清冽,根本没有一丝醉意。

惊天动地的雷轰然炸起,闪电再次映亮天空,暴雨从夜空中瓢泼而下。

啪嗒一声,雨伞倒在地上。

※是链接!

……

雨势转为细密,如银针般从天空静谧地坠向大地,彩色的三角旗被水浸透显得更加艳丽,横竖交错小街的灯光是夜里流动的银河。吐出的气息像是沙漠里的风,曼陀铃的乐声飘荡,举起帽子和酒杯,彻夜起舞。

或许是夜色太过撩人,勇利露出笑容,再度吻了上去。



fin.


* 人物部分设定是@火火_九本 的点文,之后会有系列正文,身份暂时不透露。

评论 ( 11 )
热度 ( 132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