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念念(04/完结)

*独角兽维克托×水手胜生勇利

*HE


Summary: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前文:01    02   03


夏日的太阳西挪下落,为世间万物都镀上一层温暖的光,风声从远处迫近,吹动树叶刷刷地响。洞口的杂草摇晃几下,把风尽数都挡在了外面,似是叫它不要打扰室内的宁静。

 

山洞里的光线更为昏暗了,靠着墙壁的地方,一个长发白袍的男子端坐着,面孔俊美,他半合着眼,睫毛遮下来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最过于奇特的是他额头上竟有一只似兽角的象牙白色的螺旋纹角,不同于有角动物的是,那只角象牙白色细长尖锐,暗含攻击性的同时又优雅无比。他身旁有一黑发青年枕着他的腿睡着。

 

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那长发男子在一瞬不瞬地望着青年。

 

胜生勇利无意识地发出一声轻哼,意味着他将要从睡梦中醒过来。维克托顿了一下,俯下身低头看他。

 

……!

 

说实在的勇利被吓了一下。睁开眼睛,那张好看的脸庞就在眼前,单论颜值的杀伤力来说就足以让他清醒过来,他们的距离这样的近,还有他又看到维克托的角了。

 

勇利心里有点犯怵——因为他从昏迷中醒来见到维克托的人形的时候,维克托是没有把角露出来的,后来的后来,到了最动情之处,也就是维克托情绪最激动的时候,属于独角兽的那只角出现在了人形状态的他的额头上,比独角兽形态的角要小也要短,看上去正好适合人类的形体。

 

当时勇利想都没想,就伸手摸了上去,然后……似乎还舔了他的角,如果能回到当时,勇利一定要一巴掌扇醒自己。因为维克托之后的攻势就更加猛烈,简直不像是人类能做到的——好吧,他的确不是人类。

 

勇利不愿多想,耳根仍是红起来,维克托似乎看透了他在想什么,冲他灿烂一笑,接着说:“早上好呀勇利,太阳都晒屁股了哦。”

 

“什么……”勇利有一瞬间真的以为自己一觉睡到了第二天,随即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时候,他坐起身,只感觉全身一阵酸痛,最糟糕的是身后腿间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勇利身体一僵,忍不住瞪了一眼维克托。

 

维克托一脸无辜地回视。

 

勇利站起来,身形晃了一下,维克托随着他起身也站起来,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勇利,与其说是扶住,不如说是抱住。

 

忽然气氛里就带了些暧昧在他们周围隐隐地流动。勇利眨了眨眼睛,好似没有察觉,终于真诚地说出自己的请求:“我想去洗个澡。”

 

维克托:“……好,这附近有河水,我抱勇利过去吧。”

 

“不用了,我的伤都已经好了。”勇利拍拍胸脯,以证明自己没事了。独角兽的治愈速度实在很快,勇利原来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这时候已经恢复到几乎看不出来的地步,再过上些许时间就能完全消失。

 

勇利又想起来什么,低头看向维克托的腿部,“伤口好了吗?”

 

维克托笑了笑:“当然。”独角兽自身的痊愈速度是最快的,不过现在维克托心下微微遗憾起来。

 

勇利不放心要亲眼看一下,维克托一边向上提起裤腿,露出完好无损的小腿,一边说:“没想到勇利对我的身体这么感兴趣。”

 

“……”勇利别过头,语速却不自觉地加快了,“那我去河边了,你能帮忙找些木柴和干草吗?我想我们都饿了,该吃晚饭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独角兽看着青年走出山洞,勇利的背影挺拔,维克托却总感觉他的走路姿势有点奇怪,摇了摇头,接着随着勇利也出去了。

 

时间不早了,天色渐暗,暮云西行。夕阳远远地浮在一片云上,天边的颜色是橙黄色、红色、金色糅合在一起,余晖在树叶间跳动,世界在此刻别样的温柔。山谷间的河水欢快地流淌着,尽头被遮挡在蜿蜒曲折之后,大概是延伸进森林。

 

胜生勇利站在岸边的浅滩上,清凉的水从他的脚面上流过,他弯腰从水里捞出他的上衣,抬头看远处的夕阳,心里突然很柔软。勇利默默地想,或许之后两人分道扬镳,各自回归自己的生活,有过这样一场梦般的相遇和相识就足够美好了。他会记得风声、鸟鸣声和夕阳在这一刻微妙又绚烂的角度,还有独角兽。

 

人总要知足,不是吗。

 

勇利拧着衣服,水淅淅沥沥地落下,表面他的神情平淡稳重,其实早就放空了自己。直到维克托站到了他身后的岸上叫他,勇利才回过神来。

 

“勇利——”维克托故意地把两个字念得很慢,第一个音上扬挑起,第二个音又拖着长尾巴落下,带着宠溺和一分无奈。

 

“你回来啦,我把衣服洗了……可能要明天才能干。”勇利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脸颊微红,他这会儿光着上身,却不自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白皙的皮肤上满是情欲的痕迹。

 

维克托把抓来的两条鱼放下来,洗净了手,脱下外袍披到勇利身上,动作十分自然,边说:“我抓到了两条大鱼,这可是我第一次下水抓鱼。鱼就交给勇利了,我再去捡些木柴来。”

 

勇利穿上了那件外袍,抬眼笑道:“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夕阳铺在地上,河水都荡漾着金色的光,维克托望着勇利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

 

他们之间似乎有所改变了,又似乎什么都没变。胜生勇利受伤、发烧昏迷不醒的时候,他选择了用自己的鲜血救他,当时情况紧急,青年的衣裳被伤口流出的血渗透,脸色苍白,额头直冒冷汗,维克托的心也备受煎熬。然而事后冷静下来,勇利还在熟睡的时候,他就想,那其中也有自己的私心作祟。

 

想能占有这个人类,能让他多在自己的身边留一会儿也好。

 

天地之间世界太大,胜生勇利不是他见过的第一个人类,维克托在人类集市节日的时候也曾经化成人形走出森林过,人类的生活充满了新奇、琳琅满目的事物,可没有什么东西能真的让独角兽停留脚步。维克托接近勇利,无关任何对人类种族的好奇,只因为他是他。在一步步地攻占的同时也在心底最深处隐隐地担忧,我这么做是对的吗,我这样做会让他高兴吗。

 

维克托并不知道人们有言,爱的第一步即是胆怯与自卑。

 

眼睛里的多少爱意被小心翼翼地隐藏了,多少言语在嘴边转了一圈又被吞咽回去。

 

等到他们生起火,架上鱼开始烤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了。勇利在附近的树下发现了野生的辣椒,有这样的发现比只烤鱼、什么都不放令人欣喜多了。

 

维克托抓来的鱼肥大饱满,腥味并不浓。火散发出热量,将鱼肉慢慢烤熟直至焦香。勇利取下来加了辣椒在鱼肉上,散发出的香味让人食欲大开。

 

他转身递给一旁的维克托,“好了,慢点吃,小心烫。”

 

维克托正漫不经心地吃着浆果,眼前被递过来烤的金黄的鱼,并没有接过来,他看向勇利说:“勇利吃吧。”

 

勇利摆摆手:“你先吃,我还在烤。”

 

他们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勇利忍不住垂下眼,睫毛颤了颤,把脸转过去一点,正要开口主动败下阵来的时候,维克托接下烤鱼又凑过去,“我喂勇利吃。”

 

“好啦……我自己来。”

 

太阳终于下山,天际末了的云彩转化成暗橙色,燃烧尽最后的火光。

 

他们的柴火还在烧着,发出轻微的脆响声,勇利捧着那条鱼吃着,双眼望着跳跃的火焰,不知何时又发起了呆,维克托微微叹气,探过身子来靠近了他。

 

勇利以为维克托突然要亲吻他,立刻从游离天外的状态回复过来,然而感觉到唇角被维克托温热的舌头舔了一下,“鱼肉沾到嘴边了哦。”维克托还把那一小点鱼肉在舌尖一滚,咂咂嘴咽了下去,认真地感受了鱼肉的味道,毕竟独角兽只吃林间的各种浆果就能饱腹了。

 

“诶?呃……嗯……谢、谢谢。”勇利的脸红得厉害,又想到维克托之前还是独角兽形态与他的亲昵,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他还是磕磕巴巴地,甚至感到匪夷所思地道了谢。

 

他真的很努力地去装作不在意。

 

维克托似乎很高兴,语气都变得轻快,“不用谢。”

 

第二条鱼也烤好了,勇利照样加了辣椒作调味料,他递给维克托,看着维克托吃下去第一口。

 

“……”维克托吐出舌头,眉头微微蹙起:“好奇怪的味道。”

 

“什么?”勇利愣了一下,“奇怪的味道?”他转念想了想又说:“辣味吗?”

 

“辣味?大概就是那个吧。”维克托低头看看自己咬了一口的鱼,又眼巴巴地看看勇利。

 

勇利噗嗤一声笑出来,最初的笑声还压制着,维克托也笑了,两人终是一同大笑起来。

 

这处虽然靠着山,抬头仍能看到一望无际的星空。火焰就剩下一个小小的火苗在原地照明,劈啪作响。远处的风吹来,草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勇利装作不经意地转头,看了维克托一眼。他蓝色的眼睛倒映着满天星光,勇利一下子就想起来,当他潜入海底,看到的矢车菊一样蔚蓝的海水都不及他澄澈的眼睛。

 

真的这样就满足了吗?

 

就这样回去熟悉的小镇上继续生活,足够了吗?

 

勇利沮丧地把脸埋在膝盖上,他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他甚至觉得有点委屈,这情绪说不清从哪里席卷而来,眼角偷偷地有点湿润。维克托也不说话,周遭只有虫鸣、树叶的沙沙声、河水的流淌声,还有风在吹。

 

快点说些什么啊。

 

他在心里催促自己。

 

勇利抬起头再次看向维克托,维克托也在看着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刚对上维克托的目光,突然就脆弱地一塌糊涂。

 

他什么都说不来了。

 

树叶摇曳,河水流淌。

 

“勇利。”维克托忽然叫他。

 

“你相信人类所说的命运吗?”

 

勇利愣住,“啊……?”

 

维克托觉得他该说出来了,一直藏匿在自己心里,后果只能是错过。于是他说便说得毫无遮拦,以至于很多年后他们都还记得这几句话,时常拿出来互相调侃一番。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维克托毫不犹豫,不急不慢而清晰地说出:“我觉得我是你的。”

 

青年的耳根又像火烧一样地红起来,在昏暗中看不明显,他躲躲闪闪:“怎么突然……”却被维克托一把抓住手腕,拉到男人面前。

 

“所以你愿意……认领我、驯养我,和我这只独角兽共度一生吗?”

 

胜生勇利的心在不受控制地跳动着,砰砰,砰砰,像有千言万语不得不无从说起。他看着维克托,嘴角上扬,他眼圈发红,水雾气蒙上了眼睛。

 

“我也是属于你的。”他有些哽咽地说,“这件事情,我乐意至极。”

 

星月银光交相辉映,倾泻在静谧的森林山海上,两道身影渐渐交织重叠,整个世界都被晕染上温柔的光辉。

 

他一直念念不忘,直到遇见了他。

 

他听见了回响。

 

 

end.

 

 

 

 

这篇文诞生的原因,是在高考的时候想写给考完的高三生读者。结果拖拖拉拉到今天哈哈。

总体来说我还是很喜欢的!虽然有很多bug和不好的地方(x

合集版会在修文之后在微博发出来,到时候想要txt的也可以私戳我^ ^

接下来的计划是点文的一篇未来星际设定的,还有啥fo感谢的一篇未来伪科幻设定的~

 @火火_九本 完结啦~



评论 ( 11 )
热度 ( 145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