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念念(02)

*独角兽维克托×水手胜生勇利

*he 下章R18(


Summary: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前文:01

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候,勇利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独角兽的怀抱拥住了,自己舒舒服服地靠在柔软温热的皮毛上睡了一夜,手还抱住了独角兽的脖颈。他一抬头就对上独角兽湛蓝色的眼睛,连忙松开手道:“早上好。”


独角兽低头蹭了蹭他,凑近了舔他,也向勇利道早安。


“哇啊,别!我还没洗脸——”


胜生勇利向独角兽提议到森林四处走走,他从昨天醒过来就一直只在固定的范围里活动,对这座森林其他的地方一无所知。到处走走,说不定就能找到出去的路……勇利心想,再者万一森林外面就有人类居住的村庄,那样离他回家更近一步。只要别被困在这座森林里,他总有办法回家的。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走一步算一步吧。


可是他离开的话,独角兽怎么办。


勇利不动声色地看向在小溪旁饮水的独角兽。


它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难过吗,它会因为自己的不见而寻找吗。说不定……它能够和自己一起走?


这念头刚一出现,紧随着冒出来的想象光影引起心脏的欢颤,即刻又被理智残酷地打碎。


勇利抿了抿嘴,垂下眼眸,不可能的。


它是独角兽啊,不是任何其他的事物。


既然独角兽无法和自己出去,到人类的正常生活里。那么自己又能在这里留下吗?他又有什么理由留下来?


我和它原本就不会相遇,这不过是一场意外降临的美梦罢了。


胜生勇利还未站到分别的岔路口,便心慌意乱起来,只是一想到就手脚发冷,头脑的思维都变得迟缓,隐约的杂音在耳朵里嗡嗡地响。


他站在原地努力平复着一切黯淡的、寂寥的、落寞的心情,开口的嗓音有点哑:“我们沿着溪水向下游走,说不定能碰见更大的鱼呢。”勇利踌躇了一会儿,终是扬起笑容看向独角兽,“现在就走吧,趁着天气正好。”


他们吃了昨日摘的浆果做早餐,踩着松软的土地,沿着溪水流去的方向走。


这座森林看上去与千千万万个森林并没有差别,不过这里有太多勇利叫不上名字来的东西,比如同时开着三种颜色的花、站在枝头歪着脑袋、全身披着金黄羽毛的鸟雀。他知道这座森林是与众不同的,是他生命中遇到过的最特别的地方——因为他在这里遇见了独角兽。


勇利折了几束花枝,在手中鼓捣着,一边用温和的声音同独角兽说着话:“这片森林可真大,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吧。看上去是祥和的地方。”


“祥和的地方,总是安静又温柔。”他的声音到最后含糊不清,似乎是专心于手上的动作,而后一抬头,将编成的花环轻轻地戴在独角兽头上。“就像你一样。”


胜生勇利向前探身,凑近后马上离开,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停顿。


绯红色跃上脸颊,他偏过头,说:“走吧。”


独角兽却偏偏不如他意,凑上去蹭他,可能太高兴了,它垂下来的毛发滑落到勇利的脖子上,惹得勇利发痒,又笑起来。边笑边说:“我说的话还是收回来吧,你太好动了。”


勇利其实很想问问它,如果他要离开,独角兽会怎样。可是嘴里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像被胶水黏在了喉咙里。即使他说出口,独角兽会怎样,会直接离开吗?它跑起来太快了,勇利心想,我可追不上他啊。


冥冥之中似有什么在阻止自己,要他在这美梦里再多沉浸一会。


水流顺着地势向下偏转,越向下游走,两旁的树木越稀疏,阳光在枝杈间分为一片片光斑,落在肩头。


勇利便这么同独角兽说着话,步伐轻快,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出了很远。脚下突然被绊了一下,险些摔倒。低头看,古老的树木盘根错节,许多截树根生长在地面之上。


这时候身边的树木已经和他之前待的范围内的完全不同了,勇利抬头打量这树,将手贴到粗粝的树皮表面。


“已经生长了好多年了吧……嗯?怎么了?”


身后的独角兽低头咬住他的衣角向后扯,力道不重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强硬。勇利忙把手收回来,有些无措地在衣服上蹭了蹭:“这棵树也有毒?”


……


独角兽用头顶开勇利攥着衣角的手,然后仍旧咬他的衣角向后扯他,稍后放开又急躁地在原地转了个圈,用蹄子摩擦着地面。


方才还亲昵地同他耳鬓厮磨的它现在似乎很不安。


勇利意识到,这是独角兽第一次在他面前展示出这样不安的情绪。


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


相比独角兽不安的举动,胜生勇利心中更多的是茫然不知所措,还有,密密麻麻的疼痛,先是悄然潜入最深处,再蔓延出来,将他整个人攫住。


独角兽注视着有些怔愣的青年,它不能忽视突然袭来的恐惧惊慌感,有如实质般带动着心脏猛烈地跳动。


这恐惧不是源于它自身,而是害怕它不能够保全对面那人。


一道利箭蓦然穿越密林飞掠而来,贴着青年的耳际擦了过去。


这一变故太过突然,独角兽抬起前蹄,发出尖锐的嘶鸣声,将勇利护在身后,俯下身子,细长却无比尖锐的白角指向前方。


不远处传来马嘶声,紧接着又是利箭破空之声。披着深色皮衣的猎人驾马向他们冲过来,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再度抽出背后的下一支弓箭。


胜生勇利迅速做出反应,他拍了一下独角兽的脊背,独角兽却比他更快一步地俯下身来。黑发青年翻身而上,“快走——!”


他们手无寸铁,唯有逃离这里。


常日徘徊在此处的猎人没想到独角兽终于出现了,或是说这里真的存有独角兽。更让猎人意想不到的是独角兽的身旁居然有一名人类,不管是同行还是其他人,现在那个青年阻挡了他砍下那只角的道路,就要被除掉。


这么想着,他觉得自己浑身的热血都涌上来了,独角兽就在眼前,只要砍下那只角来,他就能得到永生不死的奇迹。


响亮的口哨声穿透树丛的屏障,凶狠的猎犬从远处赶来,闻到猎物的气息,带着狂吠,撒开腿狂奔向前。与此同时又一发弩箭射出。


胜生勇利回头望,忍不住抓紧了独角兽:“向左转!躲开它!”


然而躲闪不及,飞来的箭直直射中了独角兽的后腿!独角兽身形微微一颤,脚步却不停,依然载着勇利飞快地向前奔跑。


眼看着猎犬要追到跟前来,青年倏而纵身,从独角兽背上骤然跃下,躬身落地,顺势翻滚,在树根处停下,猎犬见到人类下到地面上来,转而向勇利冲去。


独角兽猛地停下脚步,忍不住向勇利嘶鸣,转身就要跑回来。


"先走,别过来。"勇利站直了身体,与呲着牙的猎犬对峙着,“我马上去找你。”


下一刻就见他旋风般冲了出去,临到跟前灵活一闪,侧身用力踹出一脚,猎犬被掀翻在地,勇利连忙回撤,却不防猎犬狂吠着咬向他的小腿,牙齿刺破皮肉。勇利顺势将狗压到,没有丝毫迟疑或恐惧,精准无比地扼住它的喉咙,一拳闪电般重重捣上了它的鼻子!


猎犬惨叫放开了勇利,这时独角兽冲到他身侧,胜生勇利咬牙翻身一蹬跨上独角兽的脊背。他们没有任何停顿,背后传来猎人高声大骂,弩箭嗖嗖地射出。独角兽不断迈动强健有力的腿,像一道银白色的光,披荆斩棘而去,向森林的更深处,很快消失在了重重叠叠的树林间。


他们穿过溪水,踏起的水花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风呼啸着穿越森林,扬起尘埃又定,世外的纷扰杂乱逐渐消失在风中。


胜生勇利没想到这座森林的深处,或是说绕过这座森林后,竟有一座不小的山。在林间穿行不知多长时间,顺着淙淙流水声,转过最后一片密集的树林,眼前赫然出现了山洞。


洞口太小,勇利要是继续坐在独角兽背上是无法穿过的。他翻身下来,不小心碰到腿部的伤口,轻声闷哼一下,独角兽忙低头来要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勇利摆摆手,一同和独角兽俯下身子穿过山洞口丛生的杂草。


他们向里走,还好数十步后洞口扩大,空间容下他们两个绰绰有余,地面仅有几分潮湿。勇利扶着山洞的岩壁缓缓地坐下来,长舒一口气,呼吸带动胸前一片火辣的疼痛,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多了许多不知何时产生的伤口,大概是与猎犬搏斗的时候被划伤的。


勇利低头检查那处的伤口,却觉眼前视线不清,把意识也开始模糊,他扶着额头,低声嘟囔:“我还不能……”紧接着便没了声音。


独角兽急躁地在原地转个圈,俯身卧在他身旁,将青年整个人用怀抱环住,小心翼翼地避开他的伤口,低头去蹭胜生勇利的额头和脸颊。勇利在昏沉中只觉寒冷,下意识地贴近了更加温暖的地方,整个人几乎蜷缩在独角兽的怀中。


独角兽用蓝色的眼睛注视着怀中的青年——不对,勇利呼吸不平稳,甚至有些急促,眼睫轻轻颤动,冷汗从鬓发中渗透出来,沿着略显苍白的侧脸滑落而下,他的体温正在逐渐上升。


——胜生勇利受着伤,发烧了。



tbc.




发的很匆忙,之后会修文,错别字可能也会有,bug是有的。


评论 ( 21 )
热度 ( 136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