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念念 (01)

*独角兽维克托×水手胜生勇利

*he 后期有r18


Summary: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正文:

 

人们常称赞水手,他们有着大海般的胸怀。

 

风平浪静的海面波光粼粼,天空被雨水洗涤后变得澄澈碧蓝。再加上展翅飞翔的白鸥,夹杂着咸湿气息的微风,大海的确美好到足以令人愿意把它盛放在心里。

 

除去沙滩上七倒八歪的树木,还有堆积在水沙交接处的地方似乎是船只的残骸,几乎不能发觉昨夜里那场心惊胆寒的暴风雨曾经肆虐过这里。背着壳的软体动物从沙滩上绕过突起的石块一溜烟钻回到它栖息的洞穴里。没人来这里查看,也没有人来搜索昨夜迷失在航海程中的水手们。

 

有着大海般胸怀的倒霉水手这时候正倒在千里之外的林间溪流旁,他的意识陷入昏迷,看来除了天和地,没有谁能知道这个年轻人是怎么从暴风雨夜的海面被水流冲到这里来的。

 

他有着亚洲人的明显特征,黑发打湿了贴在脸颊上,显得他的面孔更加年轻。全身上下有多处擦伤和撞伤,深棕色的衣服皱皱巴巴的像海藻一样挂在身上。因为遭遇的一场灾难而面色苍白,只有微弱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

 

昏沉中的旧时光,回忆里的影像片段化作枝头飞起的扑棱棱的鸟翅膀,席卷而来。

 

夏季中旬,日光雪白明亮,却在回想中没了炎热的温度。小小的孩子站在树荫里抬头望,眼前的身影便倒映在视网膜上。

 

“勇利,来洗澡咯。”

 

母亲出声叫他,从井里打来了水,沾湿布巾,俯下身擦拭孩子沾着汗水的和泥土的脸颊。

 

灰扑扑的小脸上,一双褐色的眼睛发亮。

 

“妈妈,再讲一个故事吧!”

 

男孩一笑脸颊上就堆起肉,显得可爱极了,这幅模样让人难以拒绝。

 

树顶上的精灵,冬天里在雪地中走过带着银铃响声的麋鹿,梦幻般的独角兽,屋檐下的妖怪,还有爱偷吃的神仙。他的笑眼弯弯,就像母亲所说的,不论是他故乡的东洋岛屿还是他们一家人现在所在的大陆,都有属于各自的传说故事。

 

儿时的他总是愿意相信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着的。

 

于是走在花间小路,猜测花团锦簇里有没有躲着一个带翅膀的小人。躺在沾着露水的草地上,嘴里咬着随手折来的叶子,想住在天上的神仙此刻正在做什么。甚至到他第一次出海,踏上甲板,把目光投向翻滚的浪花里,他心想,是否下一刻就能够看见人鱼的闪着光的尾巴。

 

他生来在天地间肆意畅游,伴着光彩陆离的想象,最终归于大海的航程,成为了一名水手。

 

风吹云动,方才还亮着的天空转瞬间暗沉下来,有几点雨丝从云端坠落,落在水手的脸庞上。他皱了皱眉,脑袋还枕在硬邦邦的砾石滩上,像是嫌弃这睡床太过坚硬,又几滴雨丝落下来,胜生勇利这才悠悠转醒。

 

勇利睁开眼,认不出自己身在何处,起身的动作牵扯到身上的伤口,他低头看了看,擦碰流的血已经凝结在了皱皱巴巴的衣服上,看着吓人,实际上他并没有很大的伤口。天色不好,怕是要下场雨。勇利艰难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移动到旁边的树荫下,每步走起来都浑身疼痛,终于坐在了这棵繁茂的大树下面,缓慢而沉重地吐出一口气。

 

福大命大,他在暴风雨中活了下来。

 

然而更重要的是该如何活下去。

 

胜生勇利撕破了衣摆,把容易出血的伤口包扎住。环顾四周,分析起他所在的环境。自己的嘴唇上头都是盐,干渴极了一舔就是咸味。勇利苦着脸呸呸吐了几口,抹了抹嘴,又看向不远处的溪流。

 

也不知道能不能喝……

 

看起来挺干净的。勇利下意识又要舔嘴唇,忽地想起那股咸味,舌尖刚伸出就缩了回来。说不定我在漂流的过程中还吞下去了活鱼呢。勇利安慰自己,一个水手怕起来这些,听起来挺有趣的,他却没力气扯动嘴唇笑。

 

勇利又回到溪边,这溪水清澈到透明,他不再顾忌,伸手捧了一捧便喝下去,之后便是第二捧、第三捧,实在欢快得很,于是索性一头把脸扎进水面,喝够了借着水洗了洗脸,才直起身来。

 

水稀稀落落地顺着脸颊往下流,勇利抬手随便一抹,移开头的视线里却猛然撞上一抹银白色。

 

不管是人还是鬼,还是凶穷恶极的猛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离自己三步远的地方也够吓人的了。来不及站起来,勇利坐着向后慌忙退了退,拂开湿漉漉地贴在眼前的黑发,眉睫上还沾着细碎的水珠。

 

绵长的云流动带走阴暗,太阳又重新露出。

 

他抬眼望过去。

 

这一眼,只觉脑中轰隆一声,震得耳中听不到任何声音,脑中只剩下满目银白,在阳光下耀眼得他此刻所思所想全无,他脑中的所有画面顷刻间被全部抽离,很久之后,才疯狂地涌入眼前的景色。

 

那是一只独角兽。

 

胜生勇利可以毫无疑问地确定。

 

银白色的鬃毛如同瀑布从高耸的脊背奔流而下,在阳光下显得通体发亮,碧蓝色的双眼深不见底,如同世界之巅最纯净的湖水,温柔又惊心动魄。然而浑身肌肉如同白玉雕琢而成,优美而不失力量感。最引人注目的是它额头上象牙白色的螺旋纹角,细长尖锐,倾斜而上直指天空。无比神骏,仿若是从天而降的神祗一般。

 

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屏障在这一刻被闯入他视线的独角兽撞破。

 

年少时无数次的幻想,黑夜中不经意间的回忆,多少个想象都不及亲眼所见。

 

白鸽呼拉拉地飞过去,穿透微微失神的身体,把梦中的独角兽带到了眼前。在勇利看呆了的同时,独角兽也在看着他。对上独角兽的视线,如梦初醒,勇利喉咙发紧,颤抖着睫毛挪开了视线。然而无法控制的是,他的心跳得太快了。

 

砰砰。

 

砰砰。

 

雷鸣般击打着胸腔。

 

骏美的独角兽向前迈了一步,离胜生勇利更近了些。如果它要攻击自己怎么办,勇利紧张地心想,他爬起来连三步都跑不过,更不要提他还没站起来就被独角兽掀翻在地。

 

独角兽向他走近,勇利握紧了拳头,准备防御。或许是他现在实在狼狈,衣服半干,斜斜歪歪地挂在身上,或许是眼中闪过的恐惧,让独角兽放缓脚步,像是怕惊跑了这个人类,它慢慢地底下高昂的头颅,凑近了勇利嗅了嗅。

 

勇利满脸通红,这时候他身上只有鱼腥味罢了。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独角兽嗅完之后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一下,惊得勇利要从地上跳起来,牵扯到肋骨处的伤口一阵疼痛,勇利又咧着嘴忙去捂伤口。

 

独角兽向后退了退,用前蹄在地面前后磨蹭几下,似乎有些急躁,又看了勇利一眼,转身走到溪流旁边,缓缓地俯下身子,低下头,将那只独角探入清澈的溪水中。

 

勇利愣在原地,没明白这只独角兽想要做什么,随后他睁大了眼睛。修长纯白的角探入水中,带起细小的波纹荡漾开来,像是阳光映照的溪水成了一面银镜,此刻碎开成了随波飘荡的星屑,勇利却知道那不是溪水本来的颜色。

 

是它的角。

 

传言中,独角兽之角有治疗能力,它的角探入水池,这里的水便可治愈疾病。从角上挫下来的粉末可以解百毒,服下粉末即可抵御疾病,百毒不侵,甚至能够起死回生。魔力令人们对这只离奇的角发狂,每个贵族都想拥有独角兽角做的酒杯,每个猎人都妄想有朝一日独角兽落入他的陷阱。

 

勇利开口,声音低哑:“这、这是……请我喝吗?”

 

独角兽昂起头,看向胜生勇利,身姿依然低俯在岸旁。蓝色眼睛中是无限的沉静与包容,它顺服的姿态是在邀请这位人类,饮下由它的角祛除尘埃、施加治愈效力的溪水。

 

勇利站起来走到独角兽身旁,缓缓地跪下去,捧起了清水饮下。

 

“独角兽……”

 

他默读心心念念的词语,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这是一只独角兽,是他最为向往的独角兽。血液在血管内潮鸣电掣,把暖流从心脏送往全身各处。

 

他终于遇见了一只独角兽。

 

人们传言独角兽是由大海的滔天白浪孕育出来的纯洁美丽生物。它们独来独往,只身过一辈子。不论人们怎样议论它、传说它,独角兽便是高傲、孤僻性格的代表形象。

 

勇利从没听说过还有这样黏人的独角兽。

 

树根处的平地上已经摞起来一堆浆果,独角兽从树林间回来,口中衔着一根缀满了饱满红果子的枝杈,低头把枝杈放在了同样的地方,然后走到勇利身前邀功似的蹭了蹭他,欢快地打了个响鼻。勇利看着那堆小山般的果子,还是忍不住笑出来,抬手抚摸上独角兽的脑袋,“谢谢你。”

 

勇利拿了几个果子到溪水边洗干净,多亏了独角兽的赐福,他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又坐回到树荫下自己吃一个,伸手递给旁边的独角兽一个。

 

独角兽从他手里咬走浆果,同勇利一起喀嚓喀嚓地嚼。

 

“说起来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呢,”勇利顿了下,“你应该能听懂我讲话吧……?”

 

独角兽轻轻打了个响鼻,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勇利。

 

勇利自嘲般地笑了下,“啊,不管你是否能听懂,反正这里就你和我呢。”闭上眼睛抚摸着身旁这个大家伙柔顺的皮毛,“我叫胜生勇利。”他认真地念出自己的名字。

 

“你又叫什么名字?

 

独角兽抬头在他耳畔蹭了蹭,伸出舌头舔勇利的脸颊,惹得勇利发痒,“停停停,你怎么总爱舔人,要不然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他说这话时脸上本是笑着的,却硬生生地止住了将要说下去的话。

 

这只独角兽终将不会是属于我的,我没有权利给它名字。

 

那些在梦想成真之后飞扬的心情,蠢蠢欲动的念头,顿时像是被无形的手扼住猛然按进深无边际的海里,呼吸都顿住,胜生勇利一下子清醒过来。

 

“……你觉得今天还会下雨吗?”胜生勇利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话题转移地十分突兀。

 

即便独角兽能够开口回答他,这也是个浪费时间的问题。

 

乌云不知道被哪阵风吹到了哪里去,初夏的阳光明亮,整座森林都沐浴在绚烂里,答案显而易见。

 

独角兽似乎有些不解,转身衔了新的果子凑到勇利跟前要给他,勇利笑了,接过果子摸了摸它的头说:“现在不吃果子了,去看看水里有没有鱼吧。”

 

于是他们沿着溪水向下游走。独角兽紧紧地跟在勇利身边,勇利停下来它也停下来,勇利向哪边走它也跟着向哪边走。终于在一段水流平缓的地方看到了水中游动的鱼,岸上的树丛垂下来一片阴凉,几只看上去肥美的鱼就在那里聚集着。

 

勇利随意挽起裤脚下了水,水面没在他的小腿肚处,他微微弯下腰去接近鱼群所在的地方,身后的独角兽看得有趣,也将蹄子迈进水里,甩了甩身后的尾巴,向勇利跟进了几步,带起水面的震荡却惊动了不远处的鱼群。

 

勇利眼下的鱼一下子迅速散开,他有些无奈,直起身回头对独角兽竖起食指:“嘘嘘,安静点——鱼都被你吓跑了。”

 

独角兽本还想凑到勇利身旁来,听了这话立刻站在原地不动了,身姿甚至有些僵硬,似乎要把自己定格成雕像一样。

 

“……不用紧张,放轻松。”

 

勇利摆摆手,转身向鱼游走的方向跟过去,在浅滩急流中站在水流过去的方向,用脚踏水,惊得鱼钻入石头缝里,勇利弯腰伸手,轻轻抵住再抓牢了取出。那条鱼便稳稳当当地被握在了他手心里,他抬手朝不远处的独角兽扬了扬,绽开一个笑容。将鱼扔到远离岸边的陆上,又转身去寻找下一条鱼了。

 

独角兽安静地望着黑发青年的身影,他望向自己时迎着光,一双褐色的眼睛眯起来,笑容里都带了小得意。身上挂着水珠,在阳光下被他白皙的皮肤一衬,都闪着耀眼的光芒。

 

那头的青年发出惊喜的呼声,好像有了大收获,“嗨快看我抓到了什么——”他转身的动作太急,脚下一滑就失去重心歪着身子要跌进水里。几乎是同时间,独角兽动了,向勇利的方向冲过去。

 

还是差了一点点。

 

独角兽咬住勇利的衣领的时候,勇利已经跌坐在了溪水中,身上的衣服大半都湿透了,然而手里还紧紧抓着那只活蹦乱跳的大鱼。独角兽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勇利显然还有点懵,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它怎么突然到了自己身旁。

 

勇利眨了眨眼睛,他感觉到独角兽有些生气。

 

它是因为自己只顾着抓鱼而不小心滑倒了吗?

 

勇利也不觉得身上摔疼了,他跌进的不是冰凉的溪水,而是一罐蜂蜜里,甜的要命。

 

借助独角兽的帮扶,胜生勇利捧着鱼从水里站起来,挪开视线想说些什么,支支吾吾半天,最后又转回来,把脸贴近了独角兽的耳侧,在柔软的毛发上蹭了蹭。

 

这是一个非常亲昵的动作。

 

勇利的耳朵尖红透了,他抬起头,眼睛看着独角兽:“我们有了一条很大的鱼了,很棒吧。”然后露出一个笑来。

 

独角兽心头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也同勇利刚才对他那样,用大脑袋在勇利脸上蹭了蹭,发出愉快的鸣叫声。

 

他们的晚餐的食材十分充足了,哪怕只有鱼和浆果,也够勇利美滋滋地吃上一顿了。

 

身上的衣服因为下水湿了,勇利挑了一处光秃秃的枝杈,正对着日头,脱去了身上的衣服,展开了挂在树枝上。

 

反正这里除了一只独角兽和他自己之外,别人谁都没有。勇利身上就一件贴身的内裤,他赤脚四处走动着去捡柴火。

 

勇利常年出海,肌肤却白皙,除了衣领、袖子等衣服和露在外的皮肤交接的地方有浅浅的暗色痕迹之外,根本看不出他常常风吹日晒,倒是像个书卷气息厚重的学生。他背对着独角兽,脊背光滑细腻,蝴蝶骨的曲线完美地往下延到腰窝,他走动时那曲线也随着他而动,最终隐没在那块布料下令人遐想的地方。

 

独角兽依然跟在勇利身后寸步不离,勇利没有发觉它这会儿沉默多了。

 

“这是什么?”

 

暗绿色的叶子下挂着一簇簇细小的果子,颜色艳丽,勇利伸手摘了一串拿在手中看。身后的独角兽却用头把那串果子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它脚旁,然后被毫不留情地踩碎在蹄子下。

 

独角兽在勇利身旁踩着碎步绕了个圈,似乎有些急躁,凑过来把勇利的手指细细地舔干净。

 

勇利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啊,这个有毒不能吃?”

 

独角兽在他手心蹭了蹭,他抚摸着它连忙说:“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

 

森林的白昼沉没至地平线下,夜晚徐徐上升。溪水从森林中间流淌而过,岸旁的视野开阔,繁星像一把亮沙撒在夜空中,鸟雀归巢栖息,好像连花都坠入睡眠,除了风声就只有靠在树旁的青年的轻声低语。

 

“……所以说我们家就搬到这个国家来了。”

 

勇利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他有些困倦了,再次伸手摸摸独角兽:“今天到这里吧,该睡觉了。”

 

独角兽卧在他身旁,安静地将头枕在勇利的腿上,闭上了眼睛。

 

“晚安。”

 

他睡意朦胧时模糊地想到独角兽总会把它的脑袋靠在少女的裙摆上入睡,因为它们喜欢纯洁与天真。

 

自己可不是少女。

 

真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独角兽……

 

溪水缓缓流淌,倒映着静谧的夜空,便成了一泓星光。待勇利睡熟之后,独角兽睁开眼睛,望向身旁的人类,月和星的光镀在他脸上,描摹出柔和微亮的轮廓。它蓝色的眼睛在黑夜中依然明亮,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青年的睡颜。

 

从远方的风又吹来,吹动溪水、吹动树叶,窸窸窣窣地响,衬得一颗未眠的心跳动的声音更加响亮。

 

砰砰。

 

砰砰。





tbc.


02已更新


^ ^好久不见! 

因为明天要开始教英语课所以之后也没有大段时间能写文,川说我成为卷老师了哈哈。就把存稿先发一部分~或许是试阅,还没决定好要连载还是等全写完再发> < 这篇会收录到下半年大概会有的小册子里!

所以希望收到大家的感想!

小小的更新一下! @火火_九本  @一盏川 





评论 ( 30 )
热度 ( 192 )

© 卷茶 | Powered by LOFTER